國光搶劫!彰雲水資源失控

(無奈的中水局副局長江明郎)




國光石化位於嚴重地層下陷及水源匱乏區,開發將影響彰雲兩縣,環保署決議召開專家會議釐清。但10日卻由水利署提出報告,與會專家質疑:「水利署為何要幫私人企業擔責任?」中部水資源局副局長江明郎無奈表示:「此案牽涉含政府開發的四個案件,基於行政一體、責無旁貸。」


為工業找水

中水局課長簡振源說明,彰雲地區除離島工業區用水由工業專管供應外,其餘公共用水由自來水公司提供。供水量為96萬噸/日,由地下水與集集攔河堰堰供應,目前用水已達94萬噸/日。


目前彰化自來水源為36萬噸/日、8萬噸由台中提供。雲林地區用水量為25萬噸/日,由地下水及林內淨水廠供應,其中地面水佔12萬噸,地下水為13萬噸,「但六輕在枯水期時會調撥農業用水」。


要注意的是,此用水量是核配量。彰雲地區實際用水為47.4萬噸/日。但彰濱工業區未來要新增2.2萬噸/日、雲林離島工業區將增加13萬噸/日、六輕五期增加13萬噸/日、中科四期需水15.5萬噸/日,國光石化需水40萬噸/日,以及二林精密機械園區的1.6萬噸/日,等於彰雲地區未來還須增加72.3噸/日用水量。已開發及將開發水源合計為119.7萬噸/日,超過目前彰雲地區水利設施所能供給範圍。


簡振源表示,「因彰化地區生活用水是地下水,為降低地層下陷,必須開發新水源」,將於草屯興建鳥嘴潭人工湖,以及興建大度堰提供中科四期、二林精機、國光石化及彰濱工業區使用。至於雲林地區地層下陷問題,待湖山水庫興建完成後,便可減緩超抽問題,若有剩餘,「會提供產業用水」


工業搶水滅農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員王佳真質疑中水局的報告看不出水權核配與來源,彰雲地區位於地層下陷的國土保安區,又是高比例取用地下水區域,不解水利署為何替開發案興建水利設施、變相造成國土保安問題。


讓人質疑的是,中水局報告後,主席李育明表示「國光簡單口頭報告」。國光石化總經理曹明隨後提出一份新案,將在濁水溪自強大橋下興建橡皮壩、豐水期取用15.5萬噸/日的水(林內與西螺的滲流水會受影響),並在廠內興建900萬噸蓄水池,以讓15.5萬噸的水平均枯水期水量後,還有8.84萬噸/日可共國光使用。此話一出引發環保團體抗議國光切割案件。但李育明說:「國光在環評書初稿明註除調撥農業用水外還可自行開發水源。」


地球公民協會副執行長王敏玲痛批:「這是荒謬的工業開發!」大度堰完成前,中科四期與國光都需調撥農業用水,「農田水利會一紙公文就給水,調度是偶一為之,為何變成天天抽?」她質疑大度堰若無法如期供水怎麼辦?「這根本不是調度,是搶劫!


王敏玲指出,目前濁水溪可用水量、生態基流量狀況都沒有評估資料,96年時的生態基流量已有無法維持下游生態之虞,工業不斷抽水,「請問濁水溪還叫濁水溪嗎!」


前水利署長吳憲雄隨後表示,水利法第2條規定,水資源雖為國家所有,但只要政府許可,私人也能開發水源。吳憲雄問:「國光石化既然要在濁水溪開發水資源,何不也『自己』開發大度堰?」


李育明於是改口:「不然國光初、中期用水今天不討論。」他說,目前國光的用水計畫仍與水利署協調、報政院核定中,不如併入專案小組討論。但環署綜計處副處長蔡玲儀已先行確認國光石化新案「依法不需環評」。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質疑,97至99年度彰化水利會已全年實施輪灌,不該調撥用水供國光使用,已違反水利會章程及水利法。雲林縣環保局也說,雲林枯水期有30萬噸/日調撥給工業使用,灌溉溝渠全乾枯,農民是被迫超抽地下水。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補充,水資源政策綱領核定版已明訂水資源應做總量管制,但中水局仍只做水源開發跟供應對策,完全沒有報告彰雲地區水資源量及使用分配比例內容。但水利署卻仍說:「農業既有水權都有優先確保。」


業者應自負全責

水利署強調,大度堰的水質不佳,國光石化雖是企業,「但也是使用者,它需要的話,國家能有的資源我們要做合理有效運用」。但水利署首任署長黃金山也質疑,大度堰水質不好,處理成本高,輸送又要多段加壓,加上河川豐枯逐漸難以掌握,在用水安全下,國光石化應配置長期廢水利用跟海水淡化廠。


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學系教授龔誠山直言,水利開發是「使用者付費」,若大度堰是給特定事業使用,須有合理水價計算。他指出,成本計算應包含輸水管路納入工業區的所有使用人成本、攔河堰使用費等。


龔誠山語重心長地「提醒」,大度堰水質不好,未來還會被中科廢水污染,未來大度堰要用輸水管路送至50公里外,台灣多地震、自來管線易破裂,「滲出髒水會否有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疑慮?畢竟水裡有什麼我們根本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水利署針對彰雲水資源問題僅表示「未來要多用水,卻沒提對環境及其他水資源或產業的衝擊」,委婉建議「把球丟給開發單位」。 


吳憲雄補充,水資源應該與工業開發整體評估,若水源無法開發,就不需工業,不解為何議題遭切割。他也指出,國光在自強大橋上游截水不可能。「4至11月集集攔河堰是無水權的,國光為何拿得到水?」中央大學榮譽教授歐陽嶠暉也強調,自強大橋下有2千公頃農地須用水,國光石化若抽水將再造衝突。


逢甲大學水利工程與資源保育學系專任助理教授蘇惠珍強調水利署應該「以供定需」,無須為目前未知的供水情況解套。台北科技大學土木系教授林震洋認為,地區的安全水量需維持,建議國光石化發展海水淡化。林震洋說,國光石化以「用電換水不環保」否決海水淡化提議,「但我要誠懇地說,大度堰拉管去大城,也是用電換水,自己的問題要自己解決。」


彰雲水資源失衡不用管 

可惜的是,即便專家學者都認同企業開發不應由全民負擔,但江明郎表示:「大度堰是政策問題。水利署義不容辭」。未來開發成本會反映在水價,已提高到8至9元。最後李育明決議下次再開專家會議,「但討論的是國光初、中期用水計畫」。原先應討論的彰雲地區水資源問題,僅須由水利署補充給環署即可。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批評,水利署本應是「掌櫃」,確知口袋有多少水源才能管理,但現在卻淪為找水角色,呼籲政府不應與財團結合斷絕台灣永續發展,落實「以供定量」,才能維持區域用水穩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