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地戰鬥




親愛的小豬姐姐獲獎了,而且是三冠王。這在業界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事。得知消息時人在台中,驚呼出聲後傳了短訊祝福她,回到家看到噗浪上同業一片慶賀與感慨,忽然熱淚盈眶。這個獎,小豬姐姐拿得太值得,而且某程度來說,是為了所有線上辛苦掙扎的記者同業而拿。


認識小豬姐姐是三年多前的事了。那時剛跑環保署,心裡有點忐忑,因為最初還是菜鳥、跑教育線時,在教育部受到前輩同業相當讓人不適的對待。也許是潛規則,教育部記者室人各有位,若是坐到年紀相仿的記者座位也就沒什麼事,但若不慎坐到資深記者的位子,即便整間記者室都沒空位了,該名記者來了,還是得讓位。那是權力在空間的展現。


我所受到的不適對待,則是因為我使用了「公用」電腦。那時還沒有筆電,跑線空檔時,之前的同事告訴我可以使用公用電腦,結果某天使用到一半,背後卻傳來一聲斥喝,幾位女記者站在我後頭臉色很難看地直問:「妳是誰?誰說可以用這電腦?」之類的問題,我回應了自己是立報記者,卻被回了一句:「要用電腦不會自己買嗎?」


脾氣不是很好的我當下沒有回嘴,但立馬收了東西離開教育部記者室。從此對那部會可以說敬而遠之。之後,那些記者托了前同事代為道歉。我沒有接受,只對同事說,要道歉不該由妳來。一般來講這是白目至極的回答吧,畢竟完全不給對方台階下;同事好像也提醒過,如果我先拜過碼頭可能就沒事了。但我本不是容易和人打成一片的個性、甚至盡量避免不必要交際的人。


要說難相處也好,但那是因為我開展關係的方式總是需要先觀察後再進一步的,因為不擅長搭話,裝熟裝HIGH對我來說非常辛苦。也或許是偏見,總覺得拜碼頭這件事也很奇怪,刻意地交換名片,難道會比兩人終於有了交集後,再交換會來得印象深刻嗎?


總之簡單來說,就是一種不適合在記者圈打混的個性。那次事件之後,雖然也經常到教育部寫稿,也忘了當初兇我的到底是誰,但與其他同業的關係,就停留在「噢,這個人好像是誰吧」這樣的距離。而心裡一直有著警惕:資深記者不要惹啊!


但到了環保署,小豬姐姐打破我對資深記者的印象。經過幾年的跑線,由於個性一樣沒有很好的原因,所以到環保署寫稿時,經常也不在記者室裡而是在外面的空間。那時候,遇到笑臉迎人的小豬姐姐,主動遞上名片,豪氣地說:「我跑這線很久了,有什麼事可以問我」。頓時的忐忑都消失了,而這麼多年後我一直有著一個想法,當關心自己線上事務的資深記者,能夠主動地對菜鳥釋出善意時,其實是找來更多夥伴和自己在這條線上戰鬥,進一步地守護自己捍衛的價值。


小豬姐看到新人,絕不是那種「你給我過來叫大姐(雖然她常開玩笑說,我是阿姐)」的態度;遇到環保署的長官來閒聊,旁邊有新人時,她一定會順帶介紹、要環署長官好好照顧一下。新人跑線時遇到困難,小豬姐姐只要有空,一定有問必答。


許多人都很好奇,以前她在聯合報時怎麼可以經常「獨家」。其實沒有秘訣,就是「跑」新聞跑出來的。而這個跑,奠基在她很認真地想學習這條路線應該有的知識。小豬姐姐曾說,她剛跑環保線時,也是什麼都不懂,但幸好當時的媒體環境還沒有那麼糟,於是她就利用時間,去聽各種大大小小的環評會。也許這些會議無法讓她寫出一條新聞見報,但這些前備作業讓她累積了在環保線上所應該有的知識。


也因為學習了所以不解,不解就能去請教。她最常掛在嘴上說的就是:「其實這些政府官員真的都很厲害,哪一個不是唸到博士?不懂的就應該去問她們。」藉由請益,她幾乎和環署各部門的人都認識。她常教我:「如果可以,不要在政府官員上班時寫稿。」因為別人上班時,要更抓緊機會去跑新聞,寫稿,是別人下班時自己才要做的事。也因為她這種認真的態度被看在眼裡,於是就有了消息來源。


但這不是利用。因為小豬姐姐對待人其實是很真心的。每次她和我閒聊,總會提到誰誰誰的孩子唸到幾年級、誰誰誰又怎麼了,她和這些人認識不是只為了得到消息來源,而是將這些人當成朋友。


偶爾,記者和政府官員還是敵對的,寫了大新聞,可能就害了誰被責難。記者看起來很風光,但她看見的不是自己的風光,而是很多年來,都記得自己寫了什麼新聞,可能因為立場而害誰怎麼了,進而更謹慎地拿捏寫新聞的分寸。


她是一直這樣在前進著。


在環保線上的這幾年,一直望著小豬姐姐的背影。前述所提的努力,當然都是一個好記者應該做的,但小豬姐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這些,而是剛跑環署時的某個下午,公關科走進沒有人的記者室,拿了一個信封給我說:「這給妳。」我問是什麼?「百貨公司的禮券。」當下就拒絕;公關科說「但每個人都有。」我還是拒絕了。公關科沒有再說服我。對我一笑,而後說:「只有妳和小豬姐姐沒拿。」


那次之後,就再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是否取消了這種送禮行為,不得而知。但提這段,是要突顯小豬姐姐不拿她認為不該拿的東西。禮券面額究竟多少,因為沒有收,我不知道,但記者與部會間這種類似「交流」,因為太難規範,所以媒體會有規定,面額多少以上不能收,以做為道德的底線。


但,當記者不索取什麼,或更進一步敢拒絕什麼,才能真的維持自己的可信度。因為小豬姐姐一貫地拒絕,在環署換了頂頭長官、和聯合報上層「吃過飯」之後,小豬姐姐就因為她拒絕「不對的事」的態度,而不斷遭受刁難。那陣子她看起來很疲憊,但終究堅持下去,離開了聯合報。


小豬姐姐不像我,不是會口出惡言三字經的人,所以也不曉得她對聯合報到底有沒有怨懟。但我知道,就算不用惡言相向,「優雅地戰鬥下去」就是最好的回擊。雖然記者在這年代似乎生不逢時、成了亂源,但事實上不見得是記者個人的問題,而是這個政府真的不斷用金錢控制了媒體業主。


記者永遠是媒體業最關鍵重要的一個環節。當媒體業主無法珍惜優秀記者,損失的,是整個媒體的可信度以及新聞最重要的品質。


獨立記者獲獎了。體制內的記者們,也要更努力地優雅戰鬥下去。
而親愛的小豬姐姐,我還記得要幫妳慶祝下一個十年!

9 則留言:

peaze 提到...

實至名歸!!

痞子

關魚 提到...

真是很為小朱感到開心。把這篇收到好生活報的厝邊人生網摘了: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203/3039

看那蠟燭,這張照片是在靜梅記者生涯滿十年的慶賀趴拍的嘛?

Chyng 提到...

不是,是小豬姐姐十年趴。阿梅的我們還沒辦:P

胡里歐 提到...

慕情,很開心繞了一圈又看到你的文字。堅持是好的,請繼續加油!:D
我是無緣正式碰面的學長丸子。

Chyng 提到...

丸子學長:

好久不見(咦~),我們之間的共同交集都結婚了XD

Vickie 提到...

七月去相思寮,去聽賊仔政府說什麼安置計畫。那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小朱姐,就像慕情姐姐感受到的一樣,是小朱姐的笑臉迎人和友善。

看到中科管理局的嘴臉,很憤怒!會後抓著中科管理局小姐猛問,「所以國科會可以原地保留相思寮的計畫,以中科管理局的立場是根本沒用囉?」;此時的小朱姐馬上幫我打圓場:「那相思寮居民堅決不拆遷,他們還能做哪些努力」。事後想一想,小朱姐的智慧和EQ,還是小朱姐的柔性威力強大多了!還有很多得學.......

後來和小朱姐到田邊玩耍,她說:「當記者就是要實地到現場,去現場呼吸空氣、去現場學習、去現場感受,這是我喜歡當記者的原因,而且當環境記者妳可以發現台灣的美;這是電話訪問問不出來的享受。」

這些話語,好深刻好深刻。

Patmos Pete 提到...

天 国 近 了 。
上帝愛你。讀你的聖經。

匿名 提到...

新聞邀訪 敬請參加

傾聽人民聲音 溼地還給全民

營建署將於12月27日 召開新增溼地總評會議,這是台灣溼地保育的又一進步。值得稱許。但是,為德不卒,在去年各界推薦新增及提出更改範圍與更新層級的31處溼地中,僅17處列入這次的會議,其餘全部因為一堆「語焉不詳」的原因未列入,據說都是因為地方政府或是其他政府機關有意見。

我們要求營建署盡速召開會議,公開透明的討論其餘尚未列入的、所謂有爭議的溼地。

據了解,多數民間組織推薦的溼地都「慘遭滅頂」。例如中華鳥會與屏東鳥會、台東鳥會及彰化鳥會曾共同推薦10處溼地,僅有3處列入這次討論,其餘7處都不見了;環保聯盟及濕盟共同推薦1處,不見了;荒野保護協會推薦1處,也不見了。倒是幾處地方政府提出的新增溼地,都列入了。難道,州官與百姓差這麼多,都什麼時代了。

不管什麼時代的政府都會高喊「傾聽人民的聲音」,現在我們向政府高喊「溼地還給全民」。盡速召開下次會議。

請加入facebook網路連署 http://www.facebook.com/?ref=home#!/event.php?eid=138627119528937
全民參與,共同發聲,短短不到24小時 已有超過500人參加,而且還在持續累加中。

記者會:12月27日 下午 2點 立法院中興樓 103會議室

連署單位: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宜蘭鳥會、基隆鳥會、台北鳥會、桃園鳥會、新竹鳥會、苗栗自然生態學會、台灣省鳥會、彰化鳥會、南投鳥會、雲林鳥會、嘉義縣鳥會、嘉義市鳥會、台南鳥會、高雄鳥會、屏東鳥會、台東鳥會、花蓮鳥會、金門鳥會、馬祖鳥會
地球公民協會、綠黨、荒野保護協會
……………………………………………………………………………………
聯絡人:中華鳥會 余維道 02-86631252 0963-070045

Share 提到...

身為一個新聞系的學生
看到妳們能如此優雅的戰鬥
使我對混沌不明的未來開始有了信心

我會好好向妳們學習的
就算未來不一定走向媒體之路
但這種態度是任何行業都應有的

請堅持下去
成為媒體界的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