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未來





20111213日,從早上九點多,在立法院前,就有一群老農、一群學者、一群學生,在寒風、在雨中,流淚、沈默、靜坐。



20111213日晚間十一點多,這群原先靜坐著的人,憤怒地,燃燒冥紙、行政院、立法院及總統府的海報。火才剛點著,警察就從四面八方湧上來,推擠、拉人;兩隻滅火器迅速噴灑,白煙陣陣,儘管靜坐的人群手拉手成人牆、想守護這盞火,滅火器終究是讓剛點著的火滅了。
被卡死在推擠圈裡,吸入滅火器的乾粉。有點難以忍受。


火,終究是滅了。


火滅了。灣寶的農民洪箱,很著急、氣憤,哭著搶著麥克風大吼:「我們連發洩都不行嗎?這種法修成這樣乾脆不要修!」、「是有真的要放火燒掉立法院了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如果你家要被徵收,你不會想反抗嗎!」從早上到現在,不記得洪箱掉過幾次淚。

一早,八里台北港特定區受害者汪菊哭,洪箱就跟著哭。她們兩個和璞玉的老農謝見祥、二重埔的農民劉慶昌,一起進去立法院議場,四個人喊著口號,要立法院長王金平聽聽她們的聲音。警察人牆,擋住她們的去路。立院諸公在舒適的議場裡,判定她們的生死,卻連一面都不肯見。


劉慶昌痛罵:「汪菊身體不好,但為了一百歲的媽媽無家可歸,還是要來抗爭!」他下了重話:「如果汪菊發生什麼事,今天,就是台灣的天安門事件!」汪菊不想活,說她不想這樣被凌遲:「欲徵收,母仔囝無知影欲蹛佗位,規氣掠阮去填海!」

劉慶昌說得對。如同洪箱說的:「阮真正毋捌,是啥款的政府,予一群歐巴桑一直上街頭。一查某種竹筍飼大漢甘有簡單!萬項攏欲搶!」不只搶,這群立委諸公,以及她們上頭的行政院、總統府,不只想著搶,她們還要騙。

她們假裝和善,假裝願意讓渡一些空間,先是釋出修法要納入市價的消息,卻製造了農民抗爭只要錢的印象;接著就恢復面貌,恢復成一張,你靠得不夠近,就不曉得它喬裝的噁心面貌!



在冷風中不舒適地等待的農民,痛心地看著自己最在意的「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一般農業區要避免徵收」、「應評估公益性、必要性」、「應召開聽證會」、「應完全補償、全面安置」、「避免浮濫徵收,都市人口未達八成不得新訂或擴大都市計劃」的這些條文,在密室協商中,變成「特定農業區經行政院核定為重大建設則不在此限;除非有重大爭議,才召開聽證會。」所有徵收案都該有的聽證制度,七折八扣,變成只有「重大爭議的特定農業區」才有,可是誰來定義重大爭議?還是政府。其他的條文,全數退守,立法院只退讓一條「應評估公益性」,可是誰來評估?恐怕還是政府說了算。

國民黨團,甚至在密室協商中,提了臨時動議,在行政院條例強調的修法重點「市價補償」這一點,加了第63條修正條文「市價補償施行時間,由行政院訂之」。

當農民點火燒立法院,而火被滅的時候,拿著麥克風收音的我的手,忍不住顫抖。抖得很厲害、很厲害、很厲害。

彷彿看見,這場火,祭奠著我們的未來。


7 則留言:

house_9919 提到...

我們失去的不只是黃昏,而是失去未來與希望!

Vergil 提到...

慕倩你好,我是全球之聲的翻譯志工,請問本文的圖片與文字可遵守cc授權,部分引用轉譯嗎?

Chyng 提到...

Vergil:
公共議題請自取。

Michelle 提到...

請問VERGIL:譯好了可以讓我貼到臉書上面嗎?

Kris 提到...

我發現了這個好地方。
妳的文字很美,也很批判。我真得很喜歡...

Chyng 提到...

Kris:
謝謝,歡迎來玩~

Vergil 提到...

To Chyng and Michelle:

主編審稿過了,連結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