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遊戲後記



(圖片:鐘聖雄)


土地徵收的專題總算是告一段落了。雖然當時正在寫著這篇文章的我,晚間新聞還沒有剪好。沒有剪好是我的錯,節目太久沒有出在第一條,完全忘了要做新聞(大哭)。礙於天氣的問題,有些反應畫面遲至昨天才補,補到一半忽然發現自己陷入昏迷狀態無法下車—果然是遭了女性天譴。


也因為痛到恍惚,昨天再細改旁白後,完全忘了過音,就搭上最後一班公車回家。離開前,製作人有點困惑地看著我,我想,當時她心裡應該想著「妳妳的新聞呢!」可是我們老班是大好人,大概是看我痛到不行,於是一句話也沒有吭就讓我回家,直到今天早上才告訴我。


土地徵收的問題,實在太複雜,說得清楚都很難,更何況要用電視說故事又說道理。這一集節目,修修改改超過十次。菜鳥作一整集真的是挑戰,以至於連累了非常多的人,像是不斷看稿到「現在到底是第幾版腳本」的製作人;包括不斷修改動畫的同事,還有負責最後上字、調整細節的我們的執行製作,瀕臨崩潰邊緣。(掩面)


今天的節目,一共分為三大段。記得在構思土地徵收的專題前,和本全老師聊過,土地炒作的條件是什麼?本全老師說了非常關鍵的一句話:「台灣長期漠視農村、農業、農民的價值!」這件事,讓土地商品化,而也因為灣寶農民,反漠視農村的主流價值而行,她們在全台灣這麼多徵收案裡,是唯一成功保留家園的。


雖然她們能成功保留,和節目裡第二個重點主角,大埔的悲劇有關係。但若沒有她們對土地的信念,有機緣,大概也難以成功。


今天的節目,透過灣寶這個清楚認識土地價值的農村,以及大埔的悲劇,去談土地炒作的關鍵,以及土地徵收條例需要修法的理由。並且,也透過大埔的悲劇、社會各界的團結,以及新竹竹北璞玉案的故事,去看這次土地徵收條例修法的問題。


話說回來,電視的功真的好細,每一次做節目都會瀕臨崩潰。雖然如此,算是甘願歡喜承受這次崩潰。即便土地徵收條例修法整件事是荒誕可笑的,即便,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機會從頭看到尾。但在片段片段中,還是可以感受影像的力量。從影像裡,主角的勇氣,很清楚地傳遞出來。


我的師父,也是同組的夥伴,在這集節目裡,花了很多心思,用影像說故事。這件事真的很讓我讚歎,因為到現在我還沒有辦法這樣看待畫面。現在的我,基本上只能夠盡可能描述畫面,但師父卻透過一個一個看似普通的畫面的安排,帶出了故事主角的情緒,以及他們的堅持。

(圖片:鐘聖雄)


這樣的說故事方式,比用文字更直接的強度,凸顯政客噁心透頂的嘴臉,以及農民堅定守護自己權益的正氣凜然。所以,雖然文字稿幾乎等於腳本內容,還是希望大家可以收看今天晚上的節目。


因為,你會看到,農民的臉,聽到農民的聲音,感受到她們的憤怒與心寒。


當然也希望,這樣的傳播是有效果的,修改圈地惡法這條路,還要走下去。



3 則留言:

林世光 提到...

慕情版主:

今天在公視看到「我們的島」的這段節目報導。雖然之前就此議題也稍有關心與涉獵,但從這節目的陳述,更清晰地看到那些農民的眼淚,聽到他們內心撕裂而擠出的吶喊,令人動容、讓人胸懷激盪難已。也在節目末尾看到妳的大名,列在撰稿、旁白等的角色,妳的努力和心血應當受到激賞與肯定,也相信會盪漾又一波波的漣漪。感謝妳對台灣的社會的關懷與付出!

逸竹
精神科醫師
兩個大學生孩子的父親

Chyng 提到...

林世光:

謝謝您的收看,影像的力量要歸功攝影記者陳慶鍾(我的師父),他很多天沒回家剪出來的XD 其實就連撰稿,也是製作人、攝影記者跟另一位前輩,也是公視的記者林靜梅一起討論的。電視新聞如何呈現,我真的很不熟練,所以謝謝您願意收看,也請多給意見,希望可以做出好懂的新聞專題。至於紀錄跟報導,是新聞工作者份內工作,您謬讚了。還請繼續和農民一起努力!

Summerbug 提到...

您好:我也看了野蠻遊戲,又心痛又流淚又憤怒。朋友說,她看到了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您等透過這一集擲地有聲的節目,至少改變了我們二人。很謝謝您的打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