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廢水 恐讓溼地變死地




因為廢水排放引發爭議的中科四期,以「排放到舊濁水溪河口或濁水溪河口都可以」的結論,通過環評。不到半年,中科管理局隨即提出「海洋放流」的排放方案,再度引發爭議,環評通過至今超過兩年,路線依然無法確定。 9日在環保署舉辦「放流水排放方案變更環境差異分析報告」之「各放流方案環境影響量化評估報告」。


沿濁水溪放流、耗資60

中科管理局屬意原通過環評的濁水溪方案,也就是利用專管把廢水排至自強大橋下游一公里。中科局在此基礎提出五條不同路線進行評估,最後決定採用沿彰129線拉管34公里、耗資60億的海洋放流方案


中科:海洋放流影響輕微

為了瞭解海洋放流的影響,中科管理局分別在994月及6月,進行兩次海域水質及海域生態調查。


在生態調查方面,中科提出的水鳥觀察資料極少,甚至完全缺乏廢水對中華白海豚的衝擊。至於生物體內重金屬的調查,在魚類的魚肉部分,砷的濃度是0.3549.8mg/kg,已經超過食用限值20mg/kg。牡蠣的銅濃度,是18.8mg/kg129.4mg/kg,也超過食用限值70mg/kg。牡蠣的鋅濃度,也在106mg/kg274.6mg/kg,也超過食用限值150mg/kg。魚肝的鋅濃度,是97.5mg/kg1120mg/kg,遠遠超過食用限值150mg/kg將近八倍


但中科管理局強調,透過模式模擬,廢水海洋放流之後,廢水污染物濃度,距排放口1公里後,只剩下原濃度的0.2%至0.3%、當廢水流至濁水溪河口處,只剩0.01%至0.02%,「對海域水質影響極輕微」的結論。


中科管理局表示,未來方案變更通過後,廢水的管制標準,還是會依照981110日公告的審查結論內容來辦理,「我們是採用海域的廣大稀釋能力,來讓廢水對海域的影響輕微。」


環團:廢水流不出去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反駁,中科四期未來放流所在地,是彰雲隆起之處,「這裡的海流是兩邊往中間流,放流處起碼要水深20公尺,不然廢水會留在原地!」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也對中科局的評估相當不滿,「中科局現在使用的模擬內容物,如TTO,都是美國30年前的指標、也不是台灣廠商會使用的內容,這種模擬根本看不出中科會排什麼。」呂翊齊要求,中科應該正面表列使用的化學物質來評估。


六輕污染與中科重疊

雲林環保局,也反對中科的排放方案。雲林縣環保局指出,一般文蛤養殖期只需89個月,雲林台西、麥寮一代,因為六輕的影響,養殖期長達1318個月,「雲林提供全台40%的牡蠣、幼苗則高達80%。你們廢水流入的水域擴散模擬圖,大量跟六輕重疊,中科的廢水,會是壓垮雲林最後一根稻草!」


稀釋不是海洋的責任

專長化學的專家會議委員凌永健直指,中科要做的是降低污染物排放總量,「而不是降低濃度,更不是透過海洋稀釋!更何況,濃度也不是唯一標準!」凌永健指出,中科只模擬短期效應,缺乏長期評估,重金屬可能累積在底泥。


專長海洋污染的專家會議委員范光龍也批評中科是「用最樂觀的東西去評估可能不樂觀的東西。」他以中科提出的調查指出, 雖然許多重金屬的式污染沒超標,「但是值都很高、加起來就是超標。范光龍表示,目前魚類臟器已經受重金屬影響, 「魚類臟器可以不吃,但是牡蠣的臟器怎麼拿掉?」中科廢水將讓海洋生態更弱化,勢必影響鄰近養殖業。


重要溼地變死地

長期針對香山溼地進行研究的專家會議委員林曉武認為,「只有兩次調查,根本沒有科學意義。」林曉武直指,若調查沒有配合生物和自然特性,得出的結論就會「永遠沒有影響」。他舉重金屬為例,高科技業產出的重金屬,多數會以輕顆粒性,而非溶解型態呈現。


林曉武表示,台灣風化速率快,河川常帶有高懸浮微粒,而高科技業的有機毒物,特別容易被懸浮微粒吸附。「當水裡分析得到重金屬,代表狀況已經很嚴重。」香山一帶禁養牡蠣,就是因為養殖區集中在潟湖的泥灘地,林曉武擔心,彰化地區有同樣地理條件,「只要中科四期廢水一排,我保證會跟新竹香山一樣!


擇日召開二次專家會議

由於多數專家對中科提出的報告內容多有質疑,加上缺乏中華白海豚的相關評估,環保署決定擇日召開第二次專家會議。


彰化二林、芳苑一帶居民強調,國光石化撤案後,彰化、雲林溼地的重要性早不可同日而語,中科四期在長期水源沒有著落、廢水放流又有高度爭議的情況下,還是早日停止開發較好,「若是中科又要強做,我們一定拚到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