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收新浪潮




下週要出台北港特定區的專題,今天本來應該把帶子看完,但一讀起台北港特定區的計畫申請書,就停不下來。並且,有著深深的不適感。

如同中科四期,這也是一場算計好的歹戲。而且,有著港口將會取代科學園區,成為土地徵收盾牌的不祥預感。

台北港特定區計畫,在2005年提出,當時整個八里地區的人口雖穩定成長,但未達都市計劃人口總量,現況人口,只達計畫人口的87%。依照區域計畫法,不能新訂都市計劃。但1993年,台北港作為基隆港輔助港的政策核定通過,在法律總有一條「有下列情形,不在此限」的後門的情況下,台北港新訂都市計劃,因而能夠「依法進行」。

台北港,名為「輔助港」,面積卻比基隆港還要大,細究下來,是因為整個台北港在規劃之初,就完全不只是「輔助港」的構想。除東砂北運、成品油集散中心之外,遠程計畫,還包含了遊艇港。在當時,即有自由貿易港的規劃,並明文寫著:「提升八里鄉觀光遊憩景點建設,串聯西濱、淡水河觀光遊憩資源。」讀完整本申請書,會發現,港阜規劃的討論遠比道路建設(西濱、八里新店線、捷運)和觀光建設來得少,但當時,並沒有特別受到重視。

畢竟台北港一直以來,就是打著「輔助港」的名義進行開發。沒有在看計劃書的,誰能一窺究竟?況且,台北港的港,也真的有按部就班實現填海造陸消化台北市廢棄餘土的政策(啊,原來填海造島也是那麼久遠之前就默默行進的政策現在不過是想合法合理化),建設著貨櫃港。

在這建設的過程中,都市計劃也默默地提出申請、於2009年通過。然而,根據基隆港務局自己提出的資料指出,2001911事件發生之後,全球貨運量下滑,不只基隆港,整個台灣的港灣,都呈現負成長;2008年,全球經濟不景氣,貨櫃量更是大幅衰退。其他年份,雖有成長,但成長率都不高,遠遠低於其他國家,93年至97年的轉口成長率,平均才18.1%,其他國家,至少都有41%的成長率。



(圖片來源:基隆港務局)


換句話說,台北港都市計劃提出的2005年,台北港最源頭的開發效益,幾近消失。但都市計劃非但沒有進行任何檢討、反而繼續推動。翻開計劃書,就知道,近程、中程的雄心壯志只是寫好看的。請看遠程!遠程,才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台北港都市計劃裡,擘畫了中心商業區、產業專區等內容,整體計畫高達44354455公頃,徵收私有地的面積是956.75公頃,看起來,勉強還可以扯上「有比例原則」。但細究下來,陸域開發面積只有1138.07公頃。換句話說,陸域開發面積幾乎快要接近百分之百強徵私有地。

徵收這些土地,要幹嘛?以計畫申請書內容來看,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台北港特定區開發完成後,預計的重要人口來源,是「觀光」(145萬),而非「新引進人口」(4萬)。換句話說,台北港特定區,是藉由取得大片私有土地打造休閒產業、綠地空間,串聯淡水河左右岸,成為狹長的旅遊臍帶。

這條旅遊臍帶,在台北港已經是自由貿易港的情況下,被認定為有兩岸觀光商機。因此對應規劃內容,意圖就相當明顯:特定區內,沒有新增太多新的住宅。除港務規劃之外,最多的是產業、娛樂以及商業用地。這些用地,可以開發遊樂區、觀光飯店。



區段徵收規定,如果居民不領補償,政府依法得配回抵價地。因此,在都市計劃裡,新北市政府非常險惡地訂定了「建築基地最小開發規模」的規範,最小的開發面積,是600平方公尺,其次是1500500015000平方公尺。

而這些最小開發面積的街廓,對應上都市計劃的內容,大部分是產業專用區以及娛樂用地。這些對應,非常重要。因為,居民就算領回抵價地,也無法把房子蓋回來,這些街廓的設計,原本就是為了財團而設計的。

第二層利益,是新北市政府可以透過區段徵收,免費取得大量土地。整個特定區計畫,包含了原八里都市計劃、八里(龍形)都市計劃,新徵收的範圍,共135.36公頃,其中私有地是122.76公頃、公有地11.97公頃、未登錄地是0.63公頃。



計畫內容
面積
第二種住宅區
30.3公頃
第一種商業區
2.66公頃
第三種商業區
6.94公頃
第二種產業服務區
13.22公頃
娛樂專用區
13.31公頃
公共建設用地
68.93公頃


在新北市政府的規劃內容中,未來將可以免費取得68.93公頃的公共建設用地,其餘土地,則可以用來標售。一共可節省87億元的開發經費。


此外,區段徵收向來最為人詬病的炒地皮,似乎在這裡消失?不。而是延伸到林口以及淡海新市鎮。

2007年,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就曾在經濟日報受訪指出:「北縣府要振興經濟,要先連結台北港與桃園空港,形成海陸空三地的聯運機制,例如目前八里到台北這段海岸仍是處女地,就應思考如何串聯,幫助產業整合。」他的想法是,必須打造「國際村」,才能吸引觀光客流。

趙藤雄,早在台北港特定區推出之前、朱立倫還在任桃園縣長的2003年就佈局。當時民航局進行區段徵收桃園國際機場周邊土地,與遠雄簽訂50年的BOT合約,以配合政府推動自由貿易港區政策為名,推出「桃園航空自由貿易港區」,並在2005年底,取得營運許可。

不僅如此,遠雄也在林口、淡海,投資開發新市鎮。 一直以來,淡海新市鎮的開發效益,不如預期。但遠雄的翻身時刻來了。2009年,趙藤雄再度受訪指出,兩岸直航、三通契機,外資投資房產形勢看俏。依照趙藤雄的評估,兩岸直航以後,上海、台北形成一日生活圈,來回只要80分鐘,「會吸引台商回台置產」。這個時間點,正好也是台北港都市計劃核定通過的年份。

讓我們回頭看新北市政府的規劃。都市計劃,基本上,與人口息息相關。地方政府在原先八里地區還有7萬人的容納量,即便台北港本身的開發效益還在,引進人口也不過44200人。新北市政府也很誠實,在計畫書內也寫著:「因產業引進的人口,在原有都市計劃(八里、龍形)加上新增的一小部分住宅即足夠。」

有一段話,隱晦地躲在計劃書內:

里鄉目前人口約3 萬人,特定區範圍現住人口則約為1 7千人。由於本計畫區鄰近口新市鎮及淡海新市鎮,計畫目的在引導公共建設及提昇港區營運之競爭,故為原有聚外圍之適當隔而劃設3.38 公頃住區外,並未另規劃居住用地。鄰近的林口、淡海新市鎮仍有廣大居住空間。

這段話,回應了趙藤雄的請求。
卻徹底將原先住在八里台北港特定區上的居民,如汪菊,如張萬益,一筆抹去。

台北港特定區,不會是最後的悲劇。
畢竟,台灣的港灣時代已經過去。

2012217日,自由時報刊載,新竹市南寮漁港是距離福建平潭距離最近的地方。在明天即將就任的總統馬英九前往巡視時,新竹市長許明財,以市議會「全力」支持的名義,請求中央,讓南寮漁港成為台北港或台中港的「輔助港」,並「永續」成為「商務港暨觀光休閒的自由貿易港」。

新聞只寫到這裡。我不知道,馬英九是否承諾。但想起去年作土地徵收專題時,璞玉案中,新竹縣國民黨部主委林國平講的那段話:「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政黨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啊,全數同意的市議會啊。

新的徵收時代,正在來臨。




延伸閱讀:


蒼蠅之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