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政府是良善的


(圖片:鐘聖雄)


改完腳本、鋪完27號到南沙魯的出差行程。該專心寫專欄了,明天得交稿。吁口氣,感歎三月真是多事之春。樂生、核四是預期內的負荷,偏偏不久前又蹦出莫拉克永久屋政策與心理輔導、災民自殺相關的議題。原本週四要出災民自殺,考慮時效,把樂生的遊行和募款訊息移到這週。但核四公投的議題瞬時被拋出,讓我難以抉擇。

舉棋不定,把決定權丟給榮幸大哥。喘息一下,試著撫平那股焦躁憤怒的絕望感。一邊深呼吸,卻把這兩天許多人說的話也吸入腦海,眼眶泛紅。

旗海飄飄。去年底左右,一家咖啡店老闆有感於福島的可怕,自製了反核旗,希望透過這面旗幟,宣示公民的意志。在元旦全面懸掛之前,這家咖啡店老闆早已先行連絡一百家店面共同加入。她一通一通打,一通一通解釋。是那樣紮紮實實的溝通,說服了一百個人,於是元旦時,這面旗幟才有席捲全台的厚實基礎。至今反核旗幟,已經售出超過一萬面

綠盟的申翰說,這是信物。

信物,是允諾。許下允諾,憑靠的不是情緒。反核旗幟發揮的力量,讓媒體蜂擁、希望訪問咖啡店老闆,但她拒絕。申翰轉述:「因為她不想只闡述情緒。她一直思考的是,如果她站出來,面對廢核之後的能源走向,她該怎麼回應?大家都會很簡單地回答發展再生能源啊,但她看到西海岸反風力發電的訊息後說,不能把我們的苦痛轉嫁給別人。她是很認真的在思考這件攸關不只生命,更是生活的事。」

能源政策向來不是非此即彼的選項。選項只是結局,要通往結局,必須通過層層關卡,而那需要辯證。這座島嶼過去幾十年來習於將辯證思考的責任丟給專業、丟給官僚,於是我們養出了這台核四拼裝怪獸,交付權力的下場是,在福島事件發生後,多數的我們竟只能說:我怕死。

福島核災帶來的不只是恐懼。反核的力量,確實在2011年開始跳脫悲情、轉向理性討論。無論是替代能源,或是發展政策及電力零成長的辯證,乃至於電價,等等等等,災難的積極意義,在島嶼發酵。這是繼2007年樂生保留運動以來,第二次我看見,公民的面貌與緊緊相連的手。

今早的活動,綠盟邀請每位公民從他們的個人身分出發,說出她們反核的原因。那些願望,有很卑微的「我單身,還沒談過戀愛,我想交女友」,也有「我不想要我孩子罹癌」的母愛。但最最觸動我的,是草爸談論的謊言與自由,以及冶綠老闆薛焜中說的:「 我相信,我們有一個良善的政府。」

我們有,一個良善的政府。

其實不知道,核四的問題卡了二十幾年,歷經民進黨挫敗反核力量,乃至於福島後政府的「敢死」、強推預算,怎麼會有人相信:「我們有一個良善的政府。」我應該嘲笑薛焜中,可是無法。他那麼堅定地說出他的相信、祈求與請託,那力量,如同樂生大門被強力封鎖的912事件,院民周富子下跪為警察與政府祈禱一樣強大。

深深被震撼。那股信念,稍稍撫平一早看到核工專家林宗堯說「核四不是沒救」的我的不安。但這穩定只維持了短短不到三小時。下午兩點半左右,聽聞行政院長江宜樺宣佈:核四公投。隨後,原本聲稱支持核四公投的民進黨主席(我實在不願意這樣稱呼他,民進黨讓他領導簡直自掘墳墓)蘇貞昌說:「核四不該公投,應該立刻停建。」

公投命題的拋出,正是意料到,會有這樣的政治語言變化。

風起雲湧的民意,想要重新執政的民進黨聽到了,去年底,就開始透過呂秀蓮等人推動大選綁公投。反核勢力在政治力加持下,威脅加倍。但別忘了政治就是鬥爭。民進黨借力使力,國民黨當然可以見招拆招—民進黨推公投,可以,不和大選綁在一起,國民黨也支持!一舉推翻二十年的歷史包袱,外加包裝完美的三點公投前提:

(一)指示經濟部仔細傾聽各界每個質疑的聲音,並邀集國外專家會商,確保沒有疑慮。  
(二)原能會扮演嚴格監督的角色,邀情美國NCR或其他國際有公信力的核安組織,共同監督,只要運轉的細節有任何一項不合格,都不會發給台電執照。  
(三)窮盡各種專業判斷和理性討論後,如社會大眾仍有疑慮,願正面接受核四停建公投的檢驗,如公投案成成立的話,按公投法程序,進行政黨雙方辯論,而非單方的聲音。

換句話說,核四無論如何都得興建完成。否則國內外專家如何確保運轉的細節沒有紕漏?預算要過。要過。然後我驀然想起林宗堯說出「核四不是沒救」的前提是「不要限定台電運轉時程」。

我們究竟還要追加幾次預算?

核四確實是政治議題。咖啡店老闆、站出來反核的公民所思考的每件事,方方面面都是「政治」,眾人之事。可悲的是,數十年來,它被我們的政府一再一再操作成政治選舉的議題。

島嶼再度喧騰。為了政治人物的政治語言擂台。而安全的實質內涵,在這樣的算計下被完全架空。

終究我無法像薛焜中一樣說出「我相信我們的政府是良善的。」

在核四公投消息宣佈之後,早上採訪,一位男士舉著貼上「我是外星人」的旗幟一直徘徊在腦海。如果真有通往另一個星球的通道,此時此刻,能不能讓我,就這樣遁逃?


延伸閱讀:

核四公投的幾點提醒
當能源需求變成災難
江宜樺的自打嘴巴
核四公投的墓誌銘
模糊的核四公投 矛盾的人民作主
如果決定反核,請站出來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有時會很疑惑:社會上的討論那麼多,但是大家似乎都只聽自己想聽的部分,包括各種建設案;這樣,公投有意義嗎?

G 提到...

當能源需求變成災難

核四公投的幾點提醒

小天 提到...

你好,
我是翡士特製片的小天
我們最近在找尋影像拍攝的題材,
主要往災區或者弱勢族群的方向,
不知道您是否能夠給我一些建議,
或者,方便留下聯絡方式嗎?
附上我的mail
Kate786@fesagency.com.tw
期待您的回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