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福島】活著的廢墟(六)





無法返家,繼續工作、在各地避難的災民,這兩年多來,都只能依靠日本政府每個月十萬元日幣的補償金過活。十萬日幣,根本不敷使用。浪江町長馬場有憤怒指出,這個補償金額,是根據日本交通事故、自賠責保險的住院津貼、並且去掉尾數而來的。 「這場事故是重大核災,不是一般車禍,保守估計,居民的生活費加上精神賠償,至少也要35萬日圓!」

避難等於從零開始

值得注意的是,這十萬元的補償,還是每年輻射暴露量超過20毫西弗的居民,才有資格領取,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的作為,讓福島縣大約一萬五千名受害者組成福島告訴團,對東京電力公司分別提出刑事和民事的訴訟。

律師海渡雄一表示,居民提出告訴除了希望獲得合理的賠償外,最主要的,還是希望釐清核災的責任歸屬。「福島事故發生後當地有數以萬計的災民,卻沒有人負責,關鍵就是政府一直沒有對東電進行強制搜查!」海渡雄一強調,福島核災不是天災,而是人為事故,東京電力公司平常一定會對電廠安全興盡行評估,如果政府有強制搜查,便可以找到文件、一一比對。「事故發生至今已經兩年,這個公司竟然還屹立在這裡,這件事讓大家都很憤怒!」

「事發至今,司法機關一直沒有強制介入搜查,是擔心核災的效應擴大。」海渡雄一指出,一般刑事事件,司法機關都會在案發後立刻介入調查以保全證據,「但核災涉及層面廣大,加上日本政府仍然積極擁核,所以才想淡化處理。」

和平利用的謊言



不能掌握的輻射、百廢待舉的災區、災民救助措施混亂,種種因核災帶來、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的副作用,讓日本民眾訴求全面廢核,日本政府也暫時停止所有核電廠的運轉,進行壓力測試。20127月,20127月,日本政府卻以缺電、廢核電價將上漲等理由,在數十萬人抗議下,強力重啓位於關西福井縣、存有斷層爭議的大飯電廠。今年,關西電力公司同樣又以缺電為由,提出重啓高浜電廠34號兩座機組的要求。社會運動觀察家武藤一羊直指,這源於戰後日本想要恢復大日本光榮時,所創建的利益共同體結構。

武藤一羊說明,二戰期間,美國在廣島轟下原子彈,毀滅日本侵掠東亞所建立的一切,並創建冷戰的架構。武藤一羊指出,美國為了維持戰略佈局,將日本當作牽制蘇聯與中國的戰略棋子,陸續在太平洋群島進行核爆試驗,這一連串核爆試驗讓許多日本人受曝,曾有三千多萬筆署名拒絕核能。擔憂反美情緒繼續高漲,美國開始宣傳「核電是天使」,推廣用核能發電的和平利用。

「當時戰後的日本出現由財閥和自民黨組成的『支配者集團』,他們意識到過去的軍事力量不足,希望能夠擁核。這些支配者集團心裡想,『只要美國佔領時代結束、學習了核電的技術,就可能回到跟戰前一樣的日本!』」武藤一羊表示,日本政府想恢復戰前的榮景,美國想要掌控冷戰局勢,日本人民企求和平這三個既矛盾卻又相互作用的因素,讓核能在五〇年代中期進入日本。武藤一羊表示,一九六〇年左右,日本政府開始發展核武,不料發展受挫,「但日本政府還是繼續發展核能產業,將它定位在供電以及安全保障的位置,也就是保持在隨時可以發展核武的狀態。」

「核電的原理就是從軍事的需要來的,如果沒有核彈何必要原子爐?核能只是加熱發電,和其他能源沒有兩樣。核電一直是軍事下的產物,不管世界上哪個國家,只要政治條件足夠,都隨時可以轉換成核彈,擁有核電廠的國家就是在思考這些事情。擁核,會有輻射外洩、核廢等問題,但這些在軍事架構之下,是完全可以不用考慮的。軍事產業下不會有環保的概念存在。」

擁核將導致社會全面崩潰

武藤一羊直言,現任首相安倍晉三,就是戰後想要奪回大日本光榮的派系,自然不可能放棄核電,這也等於宣判日本走向毀滅。「對那些撤離、被迫棄家園、棄城鎮避難的人們來,福島核災等於是讓他們一手建立起來的自然和社會的組織遭到致命的破壞。而且輻射染所造成的災害並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會以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為單位持續下去,一點一點地擴大,侵蝕著自然和社會。如果是自然災害的話,還可以通過災後重建進行復興。但從福島核電站的悲慘結局來看,同樣意義上的重建是不可能的。」


災後日本政府提高人體輻射量承受值、東電隱匿資訊等無能的處理行為,讓武藤一羊警告,日本社會恐怕走向全面崩潰的危機,「日本列島上密密麻麻的54座核電機組,有朝一日將使日本社會變得不可能繼續存續!」(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