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們,請別消費張森文




大埔張森文過世,心情沈重,從接到電話那一刻起一直未能平復。難過,不只因為張森文是好人,更直接的理由是,張森文的死,恐怕很難不被政治人物消費而讓大家忘了,張森文,就是讓土地徵收條例給逼死的。而他的絕望,來自於二〇一一年的修法並不成功。因為這部法案,是藍綠兩黨都要的法案。

果然,張森文的死訊才剛傳出不久,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立刻在臉書上表示「難過」。雖然日前他去探視大埔四戶時明確表示, 「如果真正為了公共利益,萬不得已,政府必須徵收民地,要以『絕對的公共利益為提要』,不是為了另外的利益,更不能為了財團的利益、個人的利益,或『要標賣的利益』」,但這些話基本上只被我視為「表演」。原因是,要能確認「絕對的公共利益」,必須透過嚴謹的行政程序進行確認,在蘇貞昌探視大埔四戶不久後,台南鐵路地下化遭徵收的居民曾北上民進黨部陳情,要求蘇貞昌接見並要求賴清德進行聽證會,蘇貞昌完全不予理會。

眾所皆知,下一屆的總統大選,蘇貞昌與二〇一二年敗選的蔡英文都想角逐。蔡英文理所當然會對此事表達意見。相對於蘇貞昌,我對蔡英文的好感較多一些。畢竟,蔡英文雖然在中科三期開發案對環評委員施壓,但當第六屆環評委員有肩膀地挺住,蔡英文也就罷手。蘇貞昌可不是,蘇貞昌在探視大埔時批評馬政府「 你已經講得清清楚楚,卻還要自毀承諾,如此的政府就有失公信,沒有責任,怪不得人民會『非常火大』,因為政府一旦失去了信用,『今天要這樣、明天要那樣』,那人民要相信什麼?」卻完全忘記,二〇〇七年他擔任行政院長時,曾到樂生院對著院民拍胸脯說絕對不拆遷,結果呢?樂生不但要被拆,還面臨走山危機。

自獲得投票權後,總統選舉中,國民黨從未拿到我的選票。但要我投給蘇貞昌,不如讓我當畜生。至於第三勢力沒戲唱。身旁好多人對小英主席充滿期待,趕著流行、衝著道義、以及總有人說我不沾政治,我想,欸,該給蔡英文一個機會。聽聽她會對張森文之死會做出什麼反應?有沒有一個總統的格局?有沒有不同於馬政府,做好回應土地徵收條例的準備。但我耐心等著卻沒料到,等到了一個抓不到重點的蔡前主席。和鐘聖雄分別攝影與撰寫圖說,在PNN新聞議題中心發了動態,內容已經相當委婉,十九日晚間還收到訊息與電話,說是希望撤下報導,遭拒絕後則進一步透過其他媒體發佈「新聞」,指稱PNN的圖說內容扭曲事實,實在讓人不可置信。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記性不好、丟三落四,但對長期關注的議題細節簡直就是電腦資料庫。而只要看過我報導的人也會知道:我胡慕情寫新聞有憑有據。是以友達、慈濟、環保署、捷運局放話要告,從未成功。不過我得承認,在這篇臉書的圖說中,我不誠實地隱匿了蔡前主席在現場的一句重要談話,為了還蔡前主席一個公道,特此還原如下:

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一點左右,我和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鐘聖雄一起前往張家拈香並進行採訪。張森文之妻彭秀春一見到我,立刻起身與我擁抱。心情激動。因為原本豐潤的她,在七一八強拆大埔事件後便開始消瘦,張森文死後,她更是急速地小了一號。拈香後,彭秀春領我到靈堂後方的空地處談話。由於前一天得知張森文的大體在二十日要送往台北進行解剖,便向彭秀春詢問時間以及地點,彭秀春卻回我:「不解剖了」並喚來小女兒向我解釋:

「我夢見爸爸。一共三次,第一次他跟我說,『拜託不要解剖,我這裡(指著心臟)好痛。這樣就好了。』但爸爸可能怕我不知道,或是沒聽進去,因為前一天我們其實很堅持要解剖,於是我又連續夢見爸爸兩次。這兩次爸爸都跪著跟我痛哭,求我不要解剖他,他真的好累好痛,讓他這樣就好了。」

張森文的小女兒哭著。我也哭。但該確知的訊息還是得問:

「所以張大哥要以自殺結案嗎?」 
「應該是。待會我們要去地檢署做筆錄。」 
「那張大哥現在是在殯儀館?」 
「對,筆錄完才能領他回來。」

當時彭秀春坐在女兒身旁,小女兒紅著眼眶對她說:

「媽,我們把爸爸帶回來以後,妳自己要堅強。不要看不到人很想念,看到又一直傷心,這樣爸爸也會放不下。」

那一幕讓人難以卒睹。只得拙劣地安慰彭秀春,聽她述說張森文在死前幾天待她如何好、如何溫柔語體貼、陪她一起想念張森文的美好,而非死前崩潰瘋癲、死後七孔流血的面貌。

由於陸續有人前來弔唁,我與彭秀春的談話被打斷。便起身走向靈堂,欲尋找協助辦理喪事的台灣農村陣線成員許博任,好確認前往殯儀館的時間。也就是在那時,許博任從停靈處的門口走了進來,跟我說:

「待會蔡英文要來。」 
「來上香?幾點?」 
「大概三點。」 
「三點?」彭秀春的女兒出聲:「那時候不是要去地檢署和殯儀館嗎?」 
「我已經和阿豪(張家大兒子)說了,阿豪有打電話跟地檢署說,可能會晚一點。如果你們不願意,是可以拒絕她的。」許博任說。

當時張家小女兒認為應趕快領回父親的遺體,表示要與哥哥討論,轉身離開。不久後,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小英基金會社會力發展中心主任楊長鎮,皆先後來拈香致意。三點多,蔡英文抵達,先向張森文上香後,便入內與彭秀春以及苗栗殯葬園區、崎頂自救會、台南鐵路地下化自救會、灣寶自救會等成員談話。另有長期聲援大埔的竹南咖啡店老闆林一方,林淑芬、楊長鎮等人也在列。

有鑑於很想為擁戴小英主席的粉絲傳達真實訊息,便拿起手機拍了照上傳臉書,此張照片沒有任何評論,蔡前主席辦公室也未對此張照片發佈任何聲明,但卻對鐘聖雄隨後入內拍攝的照片有所異議。精確來說,是對圖說有異議。蔡前主席在意什麼呢?我們一一來看:

(一)「在透過幕僚與媒體溝通下,以不打擾家屬的原則,對家屬進行慰問,該會面為私人聚會,若有記者隱身在家屬或自救會之列,在未表明身分的情況下進行採訪,是對當事人的不尊重。」

然而,蔡英文前往張家前,我與鐘聖雄早已在場,其幕僚並未與我和鐘聖雄先行溝通。其次,在場的自救會成員包括家屬,皆與我和鐘聖雄熟識,但沒有任何一位當場表示不希望我們在場,或表示已與蔡前主席具約拒絕採訪。在PNN的圖說內,直接引述蔡前主席發言的部分,僅針對土地徵收條例修法一事,其發言內容是與其它媒體在蔡前主席與家屬會談完後的聯訪,「對當事人的不尊重」的帽子未免太大。難道蔡前主席認為自己可以代表喪家以及所有自救會的成員?

(二)關於竹南咖啡店被一事,蔡英文當場表示知情,且咖啡店被消息曝光後,蔡英文在第一時間即指示辦公室人員給予關切和支援,該報導明顯偏離事實。


這段話,大家看完以下還原可以評評理。

蔡英文有沒有在第一時間指示辦公室人員給予關切和支援,我不知道。但我確信的是,當竹南咖啡店老闆林一方表示因為聲援大埔、店面被砸兩次時,蔡英文立即的反應是:「那怎麼不跟大家說?」這句話讓現場靜默數秒,林一方才續接:「大家都知道。」(是說馬英九都有看電視,蔡英文或蔡英文的幕僚你們不看嗎?三立都有報,要不要拷貝一份給你們?)在蔡英文這樣的發言下,PNN描述蔡英文不知情,是有超乎正常人的邏輯嗎?

(三)針對「行政程序如何戕害民眾(如透過偽造文書製造多數同意徵收民意)並不清楚」的評論,則是立基於灣寶自救會成員洪箱表達行政體系總要求被徵收出席者簽名,繼以當成同意徵收的證據時,蔡前主席回應:「這不是偽造文書嗎?」顯示蔡前主席原本便對本案中行政程序如何戕害人民的手段尚未認識,以前後脈絡立此評論,應在可受公評之範圍。

(四)至於璞玉計畫,蔡英文本人未對此表達過意見,而且未支持璞玉計畫,也反對不當徵地。(這段話真的是打臉文真不知道蔡英文的幕僚是不是蘇貞昌的臥底)為了善盡並回應蔡前主席指責記者都不查證我只好查證還原如下:

第一個證據是營建署都委會於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前往新竹縣政府聽取璞玉計畫案的明。當時前新竹縣長林光華表示「一定會將璞玉開發計畫,列為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政見。」這段發言,在苦勞網亦有報導
第二個證據,是二〇一二年大選,蔡前主席於新竹縣成立競選總部時所發表的政見:


「我們要讓新竹的科學園區,讓它擴大、再擴大,讓它不僅是在新竹,它可以擴大到我們的苗栗,我們可以擴大到桃園的南部,擴大我們新竹科學園區的規模,讓它可以幅員廣大,這個地方是台灣優秀人才最多的地方,我們要讓它變成科技業的搖籃。」(Time code00000034
「我們在2008年交出執政權的時候,我們有一個計畫正在進行,就是竹北生醫園區,這個竹北生醫園區,在國民黨接連執政之後,它的整個建置,就慢下來了。如果我們再執政,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執政,在2012年,我們一定會加速建設我們的竹北生醫園區。」( Time code01510217

新竹縣政府在新竹縣璞玉計畫網頁中開宗明義寫道:

「為承接國家發展高科技政策,以及填補竹科和竹北高鐵生醫園區發展腹地之不足,亟需於鄰近覓地進行整體規劃,發揮業群聚效果台灣正極力在新一波全球高科技業轉型中力求突破,尋求更上一層的高科技轉型與定位,不僅將生物科技及IC設計訂定為『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中的重點科技計畫項目之二,在計畫中明確的指出:將於新竹科學園區附近輔導民間取得土地設置IC設計園區,同時更將於竹北高鐵特定區38.3公頃的業專區中設置生物醫學園區。有鑑於IC設計園區正在覓地而設,而高鐵業專區的發展空間有限,實難達成業群聚之需,故亟需於周邊覓地配合『挑戰2008計畫』進行整體規劃,實能相輔相成,共創新機。」

也就是璞玉計畫的生醫園區是竹北生醫園區的延伸。在地理位置上,竹北生醫園區根本就在璞玉計畫一條馬路之隔,意即:其開發範圍亦為特定農業區。

蔡前主席在聲明中表示反對不當徵地,問題是,蔡英文若真的反對不當徵地,應該清楚,在這幾年土地徵收的風波下,科學園區早已不該繼續擴張,但蔡前主席卻在政見發表時表示要繼續擴張科學園區,甚至將科學園區擴張到苗栗竹南、銅鑼甚至桃園南部,這是哪門子的反對不當徵地?我沒開罵就很禮貌很溫良恭儉讓,啊是幹嘛苦苦相逼?

苦苦相逼四個字可不是隨便有感而發。

第一,這份聲明發表之前,當天與會的一名學生傅偉哲曾致電於我,說蔡英文拜訪喪家是私人行程、不接受記者採訪,且報導有誤,「老闆(老闆是誰我不知道)那邊希望你們撤下或修正。」但我立即回應傅偉哲上述內容(更別說電話裡我曾和傅偉哲對質過林一方的發言,傅偉哲也表示還原的內容沒錯)並聲明不會撤報導,蔡英文若有任何問題,請她循公視申訴管道進行。傅偉哲有沒有去回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幾個小時後,PNN新聞議題中心並未收到任何申訴、蔡英文臉書上也未有任何正式聲明,卻有其他媒體同業如新頭殼收到聲明,並據此進行新聞發佈。新頭殼點閱率不少,批踢踢八卦板也已經有人轉貼,除了在PNN寫下回應稿外,不寫下這篇來衝人氣實在說不過去。


既然提到新頭殼,有件事也不得不說。新頭殼新聞網將新聞下標為「蔡辦:PNN記者隱身採訪 對當事人不尊重」並於臉書指稱此舉和新聞倫理有關,麻煩在評論別人之前先做做功課。我的意思是,平衡報導不是來訊問PNN要不要丟個回應給你就好,新頭殼既然都聲稱自己是「有思考力的獨立媒體」,思考力是不會拿出來檢視蔡英文競選時說過什麼話嗎?

其次,記協在1996年通過的新聞倫理公約也沒有「隱身採訪」這一條。姑且不論喪家跟自救會根本沒有拒絕我和鐘聖雄在場。唯一涉及當事人隱私權的是第七條「記者只能以正當方法取得資訊、照片、影片、圖表」,但「如果必須採取秘密、匿名等非常方式取得新聞時,必須以社會公益為前提」。張森文是因土地徵收條例而死。精確來說,根本是國民兩黨聯手害死他。土徵條例在2011年底修法時,民進黨有多少黨員在投票時落跑?蔡英文是否有權在這種關鍵時刻拜訪喪家卻拒絕媒體在場觀察其與受害者的互動,應該可受公評。

行文到此已經四千五百字。也不差差點逼死我的最後一件事——關於苗栗縣長劉政鴻任內害死這麼多人、大家質疑檢調被控制,蔡英文這麼說:

「這些事,我們執政後會好好調查。」

嗯,對於蔡英文,我已經檢驗完畢。




延伸閱讀:

大埔張森文死在中秋前夕


--------------

2013/09/21 上午9:28補充

寫下這篇文章時,不斷思考,該,或不該。畢竟張森文大哥才剛解剖完,葬禮也還未進行完成,蔡英文如何與喪家互動或其是否消費張森文大哥之死,對我來說,不該成為現今的焦點。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撰寫圖說時,表述蔡英文有意修改土徵條例,但基於部分理由,「仍有待觀察」。作為一個記者,我認為此舉已經留有餘地。畢竟我不認為有必要在民進黨真正提出修法版本前,進行這麼激烈的批評。但蔡英文辦公室針對PNN與其立場不同之處,進行扭曲,一未透過正常程序申訴,二未發任何公文給PNN,直接透過其他媒體發佈訊息,實在讓人無法忍受。

這篇文章雖然看似抨擊蔡英文的行徑,但與其行徑相關的批評,都指向土地徵收條例的醜惡之處,作為同受制度影響的公民,懇請閱覽這篇文章的人,能夠回頭檢視並要求你所支持的政治人物,共同推動修法,讓張森文的死成為句點。

關於土徵條例的問題,可點選「土地徵收」tag。謝謝大家。

57 則留言:

老皮蛋 提到...

  這位記者也引身推論太多了吧!而且都是往惡意的方向引申。
  就算蔡英文對某些邪惡之事並不了解、甚至曾支持璞玉(?這也是引伸、從支持生醫園區引申出支持璞玉、從林光華引申出蔡英文),那也比馬英九好多了。馬英九明知大埔開發之邪惡、仍支持劉政鴻,名之濫權監聽知邪惡,仍親力親為。


蔡英文拒絕媒體,就是不想消費喪家。
「這不是偽造文書嗎?」這只是感嘆詞,很難說他是否事先了解行政程序之可能邪惡,或許她只是表達對弱者的同理和支持(被偽造文書惡搞)、或許她只是事先不知道事件的細節。就算她不知道,願意了解、願意支持弱者,總是比壓迫者好太多了。胡慕情和鐘聖雄卻做了惡意的推論。
林光華說要把璞玉計畫列入蔡英文政見,就推論出蔡英文支持璞玉計畫,這也跳太遠了吧!
惟一合理的推論,只有蔡英文不知道林一方的事,但也有其他的可能。而且蔡英文不知此事也不應被放大批評,難道胡慕情知道張森文先生的死可能與醫療資源不公平有關(雖然是次要因素)嗎?胡記者知道苗栗縣相關醫療的狀況嗎?兩位記者全知嗎?

Kate Wu 提到...

謝謝妳,認真的好記者,台灣需要更多像你們這樣的媒體人。
另,"蔡英文有沒有在第一時間只是辦公室人員給予關切和支援",只是是否應為指示才對?

Chyng 提到...

Kate Wu:

您好,已更正,謝謝您。

Chyng 提到...

老皮蛋:

是不是惡意引申,文責自負。你可以評論,但我不同意。

你要說蔡英文支持璞玉計畫是「引申」,我依然可以理解,但不同意。文中清楚說了,璞玉計畫內的生醫園區就是竹北生醫園區的腹地,沒有璞玉計畫,那個開發案就不會存在。其次是,管她到底支持哪個開發案,其發言老早顯示她對土地徵收的真正態度。

如果您要玩比爛遊戲,那是您的事。我的人生裡不興這一套。至於馬政府我罵了多少,還勞煩您自己在這個格子裡慢慢尋找,回應藍綠標籤於我實在無謂。
  
蔡英文拒絕媒體就是不想消費喪家?您可以繼續愛戴蔡英文,我沒意見。我也認同她很可能是要推翻自己大選的政見,好好來理解土徵條例修法的問題,也因此,圖說才寫得那麼保守,文章也有說了。這篇文章是在蔡英文辦公室發出聲明後才寫的,理由很簡單,若一個看望總統大位的人連那樣回顧其過去發言的小小戳刺都不能接受,還有什麼好期待呢?要我怎麼覺得她是真的願意瞭解?這事可受公評,也就不跟您爭了。

林光華的事就不跳針回應了。竹北生醫和璞玉的關連上面說過了。至於苗栗縣相關醫療狀況您才真的是跳太遠了,謝謝回應。

msw831 提到...

胡記者的推論似乎很有問題:蔡前主席與家屬及苗栗各地自救會成員溝通時,竹南咖啡店老闆林一方向蔡前主席表達當地民眾抵抗時總遭受壓迫,如咖啡店已經被砸兩次,蔡前主席當場的回應是:「那怎麼不跟大家說?」現場一陣靜默後,林一方才回應:「有,大家都知道。」此應與報導引述其稱「當場表示知情」有所出入。---->蔡英文的回答並非「那怎麼不跟我說?」,就算之前蔡英文透過管道知道此事,也不能代表林一方有將此事告訴"大家"(社會大眾)

還有竹北生醫園區和璞玉計畫內的生醫園區還是有所差別的,不可混為一談,否則我懷疑你對蔡英文心存偏見惡意(一條馬路往往就是土地開發案的楚河漢界)

Chyng 提到...

msw831:

很抱歉,我聽不懂你講什麼。現在是要來跟我定義「大家」是誰嗎?林一方咖啡店被砸的事,媒體都已經報導過了,這樣還不算告訴大家,不然要怎樣才算?是要在小英主席跟前報告過才行嗎?

至於竹北生醫和璞玉內生醫園區的關連我已經講過了,事實上若真的對土徵爭議有概念,就會知道這兩宗開發案是不是同一件也早就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這個社會不需要任何科技 / 科學園區開發案,因為這些開發案都跟隨著都市計劃,蔡英文的政見是個爛透了的政見。以這一點來看我是對她不滿沒錯,若您要以此指稱我對蔡英文心存偏見或惡意我也尊重你。對我來說,那不重要。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承諾要繼續擴張新竹的科學城,卻未支持璞玉計劃? 這不矛盾嗎? 或者,蔡女士不知道要擴張新竹科學城的就是璞玉計劃? 政治這麼好混嗎?

msw831 提到...

林一方咖啡店被砸的事,媒體都已經報導過了,這樣還不算告訴大家

實上若真的對土徵爭議有概念,就會知道這兩宗開發案是不是同一件也早就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這個社會不需要任何科技 / 科學園區開發案
1.媒體報導過,不代表蔡英文有看到相關報導(她經常在外跑行程)也不代表蔡英文沒有透過媒體以外的管道知道此事(小英積金會應該有專人會為她報告大埔開發案的最新消息),你如果想要跟我玩邏輯遊戲,妳恐怕會輸的灰頭土臉
2.請問你是土地開發/科學園區的相關專家嗎,如果不是,你憑什麼說人家的政見爛
3.請你不要顧左右而言他,該篇報導明明就是將璞玉計畫案硬套在蔡英文頭上,如果你還有一丁點羞恥心的話就應該主動認錯澄清

Chyng 提到...

msw831:

(一)噢,玩套套邏輯我一定輸的,還有嗎
(二)這句話你確定要這樣講?公民不可以評點政見喔?啊那總統直選幹嘛,交給專家投就好了啊
(三)我的羞恥心在於我願意寫這樣的文章。謝謝您的關心。

msw831 提到...

還有妳不應該將蔡英文的談話與其他人的聲明或談話隨便亂剪接,支持擴大新竹科學園區 ,不代表相關計畫案就是璞玉計畫案

Chyng 提到...

msw831:

希望到時候蔡英文有幸執政也搞出徵收爭議時,您也能這麼正義。慢走不送。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政客前一分鐘的政見和後一分鐘的言論可以是矛盾的,唯一 不矛盾的是,它們都為了選票。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356

璞玉計劃=新竹科學園區擴大=台知園區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356 <<<>>>

不要迷信哪一先神,不要聽說哪個政客很綠。選民們! 負責投票外,別忘記負責監督,否則你支持的藍綠政客隨時可能出賣你!

msw831 提到...

回覆頑固台獨份子:支持擴大科學園區不等於支持特定詳細計畫,就像是支持懲罰酒駕的人不等於支持要槍斃酒駕的人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356 台知園區有99%屬於「特定農業區」,知識份子請不要成為愚民共犯結構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

麻煩請告訴我,那到底在支持什麼?
做一個想要取大位的政客,如果連擴大科學園區的詳細計畫內容都不清楚就支持,還當大選政見侃侃而談,這是吹噓、還是唬瀾?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其實,這篇文章最讓我感慨的是結尾這句: 關於苗栗縣長劉政鴻任內害死這麼多人、大家質疑檢調被控制,蔡英文這麼說:
「這些事,我們執政後會好好調查。」

市井小民、販夫走卒,無論你們有什麼家破人亡的委屈,先讓我們執政再說.....

吳繼興 提到...

作者好偉大

NexusLin 提到...

"(一)「在透過幕僚與媒體溝通下,以不打擾家屬的原則,對家屬進行慰問…,該會面為私人聚會,若有記者隱身在家屬或自救會之列,在未表明身份的情況下進行採訪,是對當事人的不尊重。」"

此部份胡記者你的回應邏輯,居然和被性侵者沒有反抗,就是默認被性侵的邏輯如出一轍,這樣的採訪模式,真是應證了"比狗仔還瘋狂的記者──胡慕情"這新聞標題。

"(二)「關於竹南咖啡店被砸一事,蔡英文當場表示知情,且咖啡店被砸消息曝光後,蔡英文在第一時間即指示辦公室人員給予關切和支援,該報導明顯偏離事實。」"

"(三)針對「行政程序如何戕害民眾(如透過偽造文書製造多數同意徵收民意)並不清楚」的評論,則是立基於灣寶自救會成員洪箱表達行政體系總要求被徵收出席者簽名,繼以當成同意徵收的證據時,蔡前主席回應:「這不是偽造文書嗎?」顯示蔡前主席原本便對本案中行政程序如何戕害人民的手段尚未認識,以前後脈絡立此評論,應在可受公評之範圍。"

此部份我不否認蔡英文可能真的不知情,但你的回覆沒有逐字稿,且太過片面,有斷章取義之嫌。

"(四)「至於璞玉計畫,蔡英文本人未對此表達過意見,而且未支持璞玉計畫,也反對不當徵地。」(這段話真的是打臉文真不知道蔡英文的幕僚是不是蘇貞昌的臥底)為了善盡並回應蔡前主席指責記者都不查證我只好查證還原如下"

雖然璞玉計畫和蔡英文的政見雷同,但是詳細細節可能有所不同,在蔡英文沒有直接發表支持璞玉計畫的談話前,此種連結方式乃為不當臆測。

且不當徵地的定義為何?
增加無謂的科學園區用地=不當徵地?
還是強拆民宅=不當徵地?
蔡英文對不當徵地的定義與你的標準相同嗎?

"行文到此已經四千五百字。也不差差點逼死我的最後一件事——關於苗栗縣長劉政鴻任內害死這麼多人、大家質疑檢調被控制,蔡英文這麼說:

「這些事,我們執政後會好好調查。」

嗯,對於蔡英文,我已經檢驗完畢。"

最後這部份,對於司法的不公正,的確蔡英文能提出司法改革的法案會更好,但對於已結案的案件,在缺乏行政資源施壓、也缺乏直接證據重啟調查的情況下,我真不知道你還想要求什麼?

Chyng 提到...

Nexus Lin:

(一)你要這樣類別我也沒辦法。蔡英文把家屬和自救會拉進來說我隱身報導、他們都不知情,好像她跟家屬自救會都講好一樣,問題是,有嗎?

(二)回覆要什麼逐字稿我不理解。今天我是寫新聞、寫評論,又不是作田野你也幫幫忙。她當場發言就是「怎麼不跟大家說」,還麻煩諸位告訴我這種語意邏輯怎麼替小英主席圓成她知道?

(三)你可以說我對不當徵地的說論不夠精細。畢竟對長期跑土徵的記者來說這幾乎等於常識。目前為止我的理解、採訪過的學者,大致也都可以同意這樣的立論:擴張科學園區等於不當徵地。因為台灣根本不需要任何新增的科學園區。科學園區作業基金負債、剝奪資源的問題還請點進我所有跟科學園區相關的tag欄位去閱讀;而目前所有科學園區包括工業區的開發,幾乎都附帶了新訂都市計畫。

(四)最後一句的重點不在要求她什麼。而是整個脈絡聽下來,蔡英文並沒有搞清楚土徵的問題,就連如何整合黨內對土徵的歧見都說不上來卻談到執政,讓人覺得好笑罷了。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關於蔡英文指責作者<>,我認為作者應該向閱讀觀眾和全體台灣人民道歉,因為妳不知道蔡女士在歐美社會深造多年、竟然對國際記者為了自身安全或消息來源不易,而採取隱藏身份(甚至裝設針孔攝影)的作法如此無知。作者錯估蔡女士的國際觀,確實應該道歉!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04/17/a881829.html
BBC記者隱藏身份進入朝鮮拍片引起不滿

歐美有許多記者在追蹤或挖掘新聞時(例如軍火、販賣人口、走私、色情....)經常隱身、甚至臥底,這是眾所周知的,也不違背專業倫理。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TO蔡英文女士

歐洲記者甚至在挖掘非法移民內幕都會隱身採訪,我不知道這能譴責記者什麼。媒體報導,重要的是描述事實。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30921/262405/2/【短片】台裔女記者英妓院臥底 揭華女血淚

Unknown 提到...

雖然字字見血,但真的看不出評論有不合邏輯處。

評論者不可為了反對而反對,作者寫得很好加油。



賴建良 提到...

媒體報導過,不代表蔡英文有看到相關報導(她經常在外跑行程)也不代表蔡英文沒有透過媒體以外的管道知道此事(小英積金會應該有專人會為她報告大埔開發案的最新消息)
=>那小英的幕僚...都在幹嘛??
主流媒體報這麼大
都可以說不知道

要不要乾脆說去張先生家只是剛好路過而已??

賴建良 提到...

媒體報導過,不代表蔡英文有看到相關報導(她經常在外跑行程)也不代表蔡英文沒有透過媒體以外的管道知道此事(小英積金會應該有專人會為她報告大埔開發案的最新消息)

=>噗雌
那她有一堆幕僚
是在幹嘛??
主流媒體都報一堆的事
她也不知道??

硬凹的確天下無敵啊
看馬扁就知道了XD

陳浩正 提到...

所以,到最後,對於土地正義議題,藍綠都差不多嘛……
只是,我們也只能期待,期待總有一天,有一個真正能傾聽民意的政府長官出來……

msw831 提到...

畢竟對長期跑土徵的記者來說這幾乎等於常識。目前為止我的理解、採訪過的學者,大致也都可以同意這樣的立論:>
大致?我看你跟胡適筆下的差不多先生也沒兩樣

msw831 提到...

那她有一堆幕僚
是在幹嘛??
主流媒體都報一堆的事
她也不知道??>
小英基金會的工作本來就是在關心社會政治議題,搞不好煤體還沒報出來,小英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她了
而且蔡英文經常要從台北跑到許多南部與東部的鄉下,可能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坐車

msw831 提到...

雖然字字見血,但真的看不出評論有不合邏輯處。>
竹北生醫園區:國科會主導,中央政府的開發案
璞玉計畫中的生醫園區:地方政府的開發案

msw831 提到...

還有林一方的店被砸佔所有的新聞播報時間與頻率並不高,我也是差點miss掉這則新聞

Chyng 提到...

msw831:

簡單講和拼接是兩回事。您不願理解,我也就不必多做解釋。

小食堂堂主 提到...

秋天是收割人頭的季節......

ho thomas 提到...

蔡英文就是民進黨裡面的收割機.好的有她.壞的(自己回想看看過去一些事件她遇到時候)你找得到她的人嗎?如果碰到了她就3個制式答覆.1今天場合不適合說.2請找發言人.3上次不是都說清楚了嗎?哈~~~記得吧.這就是蔡英文

老皮蛋 提到...

  行政院與新竹生醫園區官方的資料說明:胡慕情說「蔡英文支持生醫園區就是支持璞玉徵收、因為生醫園區以璞玉徵收計畫為腹地」不符事實,因為「璞玉計畫根本還沒徵收、生醫園區的土地收購就已完成」,胡小姐不是惡意栽贓,就是自己搞不清楚狀況卻胡亂放砲。
  感謝網友 Wanbadan Atwood提供的資料:
“行政院於民國92年3月28日核定「新竹生物醫學園區」計畫,開始進行預算籌編、土地取得、園區規劃、公共建設、生技廠房等建設工作,並於民國100年9月30日修訂確立園區超級育成中心(Supra Incubation Center)與三大中心(醫學中心、研發中心、育成中心)等單位之合作營運模式,奠定國內生技產業起飛的新里程碑。至今,已完成土地收購、公共工程建設等前置作業” http://www.hbmsp.sipa.gov.tw/BIOWEB/index.htm

老皮蛋 提到...

璞玉計畫是交大擴大校區的計畫,與生醫園區無關 http://nctufamily.nctu.edu.tw/nctu1.asp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小英基金會的工作本來就是在關心社會政治議題,搞不好煤體還沒報出來,小英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她了
而且蔡英文經常要從台北跑到許多南部與東部的鄉下,可能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坐車

.............分隔線......................
這關人民什麼事? 這樣就能解釋蔡英文支持璞玉計劃(或者連她自己支持的新竹科學園區就是璞玉計劃都搞不清楚)?

Chyng 提到...

老皮蛋:
http://e-info.org.tw/node/68835

裡面有張圖,拜託自己看。

你說的已經完成的生醫是橘色那一塊。璞玉計畫是黑色虛線的範圍。對,在地理位置上是兩塊,但我文中也已經說了,生醫園區再延伸的基地就是璞玉計畫內的其中一塊。去把你愛戴的主席的政見發言一字一句聽進去然後去比對璞玉計畫就知道她在說什麼,好嗎?「擴大,再擴大」。這是關鍵。我之所以說那一段打臉,就在於,台灣不需要科學(任何)園區的再擴張,因為這些擴張計畫都是「特定區計畫」也就是不當徵地的盾牌。至於璞玉只是交大負責規劃的計畫,其中一塊地給交大用,麻煩再去把計劃書讀清楚一點。另外民間開發、國科會開發,誰開發不是重點,國科會開發也會有民間進駐,好嗎

竹影 提到...

看完文章及雙方詰問,我的感想是:邏輯本身没問題,是邏輯產生錯位,也就是雙方時空認知差異。
如馬英九無能現在似乎眾所週知,但周美青早在選舉前就說過了,她說馬不會是個體貼、關懷别人的人。因為人性弱點浮現,所以人類會以删去法,刻意忽略對己不利的事;反之,對己有益則擴大解釋。馬的壞在時空扭曲下,被隱藏,致取得大位。
胡記者的立場是藍是綠、是蘇是蔡?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此環節時空中,發表此等文章,且深具針對性,自然引起兩方激戰。
記者基於報導,當然可隱身採訪,如英國妓院及餐飲龍頭,那是不得不的情況下。可是胡記者在張家隱身採訪的必要性為何,就值得商榷?蔡英文是有權利拒絕這類報導的,胡記者缺乏將心比心及再查證,要好好道歉才是。希望胡記者明白自己錯在哪,不要連自己錯都想掩藏。記者是人不是神,不要以為自己甚麼都知道,蔡英文講幾句話就以為懂她,那蔡英文放個屁,妳知道她今天喫了甚麼嗎?
每個人都有話語權,但記者千萬不要膨脹自己到巨人無敵的迷思。在下筆前,先想想對方的表達與自己的認知是否有差距,要不要再查證,及讓對方有陳述的機會。
人家捉到,未取得同意就擅自報導,妳竟然生氣了,開始猛烈攻擊,牽東牽西,連璞玉都跑出來了,問題没那麼複雜啦,就是未取得當事人同意,就任意報導甚至放大解讀某幾句話,這樣很不專業。
林一方的事,媒體的確有報導,但都不深入,台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除非長期關注大埔事件的人,才會留意並關心。胡記者知道敘利亞化武,美國最後為何不派兵嗎?QE是甚麼?妳也不是甚麼都懂啦!竹科竹南基地其實是在頂埔,大埔是劉政鴻以竹科之名行炒土地的表象。台灣没幾個記者分清楚頂埔及大埔的差别啦!
我不想替蔡英文說項,可是她不見得甚麼都要知道,她是選總統不是選玉皇大帝,她是人不是神。就像玉皇大帝也不見得甚麼都知道,發財的事找財神,玉皇大帝連這事都管,祂會崩潰的。
政治人物要監督,但如果把政治人物視為神監督太抬舉他們,政治人物成不了神就把他們打成鬼,那又太超過了。
台灣目前的困局就是過猶不及、動輒得咎,胡大記者深陷其中。明明自己說想瞭解蔡英文的想法,可是蔡也才說了幾句話,就被蓋棺認定,那也太即興速食吧!
認識一個人要長期觀察,而不是擷取某些點,忽略線及面。

這篇文章有它的市場性,無論兩個太陽爭輝,到未來吳郝朱出線,這些批判蔡英文的文章都成為重傷蔡的因素之一。胡大記者真是大功臣,國民黨一定會好好感激您!

Chyng 提到...

竹影:

謝謝你的長篇大論,希望你知道我昨天吃什麼。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今日格言: 神是不可碰觸的,萬一掉漆就是你的錯。

台東在地 提到...

果然是胡記者的風格,很難有人可以讓她賣帳..

不過..依照胡記者的標準...誰想爭取的權力越大,能通過胡記者標準的機會越低...
目前,台灣社會來用這樣的標準..會搞的大家都很辛苦...

況且,文字有影響力的人..也是掌握著某一部份的權力..
如何看待批判者,所應負的責任呢??
是我的話..反省..不要急著回嘴..應該才有機會在胡記者的筆下苟活吧..

驍驥 提到...

認同你的見解、佩服你的耐性。

Albert Chen 提到...

~world peace~

從低到高是1~10分,請問你對媒體人陳文茜的評價~

~world peace~

Albert Chen 提到...

...報導寫得很好,帶點小妹大的思辨跟批判味~

Kernel571 提到...

嗯...我也覺得唯一的問題就是未經蔡英文同意就報導相關內容,這跟蘋果的狗仔有點像啊...前陣子被裁罰還要求釋憲...不過您可以說是政治迫害啊~

Kernel571 提到...

和狗仔一樣,不過就是報導演藝人員變成政治人物。不過立場還算公正,加油。

Chyng 提到...

Kemel571:

記者的工作是報導公共議題,我所書寫的事為真,不侵害他人隱私,毋需經過任何人同意,您有這樣的想法,比較像被政治迫害過。祝福您儘早脫離。

頑固台獨份子 提到...

哇! 記者報導政客的政治理念觀點,必須當事人同意? 這一條應該列入大 傳教科書.......
不過,如果批判馬英九需要他同意,大概有半數新聞會消失吧!^^

Taiwan Echo 提到...

可以請問一下,為什麼被版主列為『證據』來認定蔡英文支持璞玉計劃的影片,是被設為『不公開』的,導致讀者無法觀看?

這在這個公視網站與這個部落格都是這樣。我昨天在公視上留言反應了這個問題,但是沒有任何答覆,到現在還是設為私人。

如果要當作『證據』為什麼不公開讓人觀看?

Chyng 提到...

Taiwan Echo:

原本連結可以看,似乎是擔心版權問題暫列私人影片,我這個部落格的連結已經改了。謝謝。

shipei wang 提到...

士林王家還是比較機靈,社會集體為他們亢奮了一年多,最後還是簽字了事(不知道條件有沒有比原來五戶五車位多??)

李曉喻 提到...

請問可以分享你此篇文章嗎?

Chyng 提到...

李曉喻:

沒問題,公共議題附註出處可自由轉載。

陳地瓜 提到...

我會花一些時間慢慢看完你的文章的,加油!

Chyng 提到...

給地瓜大哥:

好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