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牛請命



新北市福伯食品公司在2012年被動保團體揭露非法灌牛隻自來水並暴力屠宰,當時農委會承諾將強力稽察、建制防堵系統。但上週農委會防檢局又查獲福伯食品公司在四月二十五日及五月二日各犯下一件灌水案。這次福伯食品公司並非在牛隻生前時灌水,而是屠宰後才灌水,但農委會的處理方式,依舊是罰款與加強監督的老套說法。

十幾年前,動保團體為了推動人道屠宰(以牛為例,人道屠宰前,牛隻屠宰是以斧頭砍死為止)問題時,發現牛販為了提高販售價格,會在屠宰前強灌牛隻喝水、增加重量(約增加15%)以提高售價。經過爭取,動保法和畜牧法才規範,牛隻從農場被運送到屠宰場時,不得有任何虐待行為,比方鞭打、穿鼻。當牛被送到屠宰場時,必須先繫留。繫留期間,要有足夠的飲水,不得強迫灌水。

屠宰前,獸醫師會檢查動物有無受虐、生病;屠宰時,還必須用致昏槍讓動物在最短時間內昏厥,才能屠宰。牛肉分切後,也要經過獸醫師檢查,才能送到消費者手中。儘管如此,虐牛、灌水牛,還是在市面流竄。農委會統計,至2012年為止,只裁罰6宗灌水事件。

2012年動保團體便揭露福伯食品公司的惡意灌水: 「牛全天只喝四十公升,但業者卻在兩分鐘灌入正常飲水量的兩倍!很多牛是被灌到吐的,以前甚至還有被灌到暴斃的情況!」顯示十多年來農委會的管制方法有漏洞。

管制之缺漏,在於(一)目前全台14家公立屠宰場,都只負責出借場地給屠牛業者使用,農委會不容易抓到虐待動物的行為人。(二) 即便有駐場獸醫師檢查,但灌水行為可能在獸醫師未到前半小時進行。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駱秋英說,屆時獸醫師想靠檢查屠體印證,也會因水早被吸到肉裡面而難以驗證。

2012年灌水牛事件爆發後,農委會承諾將在屠宰場裝設監視錄影,確認牛隻在繫留跟屠宰時不會被虐待。其次,為了怕業者關掉攝影機進行違法行為,農委會也將加強不定時地抽測。「另外最嚴格的就是,將來屠宰的時候,牛隻如果從胃裡吐出水,或是有水滴下來的時候,我們就認定,有灌水違反人道的行為,我們會把所有內臟跟屠體,判為廢棄。」豈料兩年後,再度爆發惡意累犯事件。

根據統計,農委會每年花3.8億元委託中央畜產會執行全國肉品衛生檢查。目前全國家禽、家畜屠宰衛生檢查人員約有570位,其中獸醫師、獸醫助理各半。防檢局公佈,全國家禽、家畜合法屠宰場共有家畜61家,家禽94家。為什麼總是抓不到?

動保團體指出,防檢局在全國14家屠牛場裝設的監視器材,設置位置分別為:繫留場區、剝皮區、人道致昏區,每場攝影機數量4台。以福伯屠宰場而言,廠區並不大,以屠宰作業區而言,廠內違法事件應逃不過監視器法眼。農委會表示,監視器畫面每天是由到場上班的獸醫調閱,但動保團體質疑,「實務上,派到各屠宰場的獸醫一旦要開罰,便要承受業者關注。」質疑灌水牛事件再度爆發,極可能是監督人員放水之故。另一根源,則是各縣市動保員根本不具經濟動物專業查核知識及技能。

2012年灌水牛事件,農委會以處罰屠牛業者數萬元做結,這次,則提高到30萬,但灌水牛肉再度引發恐慌,衝擊農委會自己扶植的國產牛肉市場。弊病一再重演,業者只需受罰就能繼續營業,恐和動保單位隸屬畜牧單位,在顧及產業情況下有關。

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認為,如果動物保護的行政單位沒有跟畜牧單位獨立分開,所有經費都會石沈大海。人道屠宰、保障動物福利,已是不可逆的潮流。當可愛的小犢牛,不再痛苦地失去生命,台灣的國產牛肉市場,才能真正成熟。農委會若要真的遏止虐牛歪風,恐怕必須重新審慎思考動保司的成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