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桐,再見



墾丁海岸命運多舛。

七月初,後壁湖保護區傳出海膽被盜捕,昨天,萬里桐海域又傳出海參被遊客肆意把玩的生態浩劫。萬里桐海域是墾丁國家公園內珊瑚礁潮間帶最寬廣的海域,因海岸生態豐富,吸引許多遊客到來。根據報載,在此開發十多年的悠活渡假村,以生態導覽行銷、吸引住客,實際上,卻抓捕海岸生物讓遊客把玩、容許遊客違法捕魚、盜採珊瑚,惡劣至極。

根據高雄海洋科技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黃榮富調查指出,萬里桐潮間帶岩礁區有台灣最豐富的生態物種,至少有70種海洋生物,遊客恣意踩踏嚴重威脅生態,「沒有任何生物受得了隨時被把玩。」台灣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所長陳義雄也認為,這種經營模式,生物被抓到只有等死,「必須儘速改變該區遊玩模式。」對此,悠活公關回應:導覽員抓海參是「個案」,會加強訓練保證不會再有類似情況發生。

然而,在目前墾管處管制人力缺乏的狀況下(見作者上週專欄「蘇眉魚的啟示」一文),漏網之魚所在多有。更何況,悠活渡假村的「反生態導覽」只是摧枯拉朽。

根據海洋學者趙世民的研究,萬里桐是墾丁海域海參多樣性最高的地方。1992年,他在萬里桐海邊拉起2公尺乘2公尺的方塊,就可看見約160種不同種類的海參。其中採罕見無性生殖的黑海參數量,在萬里桐可高達平均每平方公尺98隻,是當年墾丁南灣黑海參的3萬多倍。但1997年以後,萬里桐潮間帶生態便開始產生變化,如今趙世民到這裡觀察,已經是「一片死寂,看不到海參」。此外,珊瑚礁生態也逐漸衰敗。多位海洋學者認為,生態驟變的關鍵原因,是陸源廢水排入,產生優養化造成藻華現象所導致。

陸源廢水哪裡來?根據學者調查,多半來自近年沿海岸線高密度開發的觀光飯店與民宿。一旦暴雨颱風來襲,高耗氧性物質、營養鹽和沈積物就會隨著墾丁地區主要的排水系統(保力溪、墾丁大排、石牛溪、和凱撒飯店)直接排入墾丁海域。

二〇一二年《海洋污染》國際期刊中一份綜合分析結論即指出,墾丁海域的珊瑚礁衰退(包含萬里桐)與海岸開發、遊憩人口增加所帶入過多的生活廢水有關,該文也發現歷年遊憩人口增加和活珊瑚覆蓋比例下降有顯著的關係。儘管如此,屏東縣政府仍支持去年有「未經環評開發、就地合法」爭議的悠活渡假村持續營運,於去年底,讓悠活渡假村「補環評」過關。

曾任環保署要員、現任民進黨高雄市議員的張豐藤,對悠活可能造成環境衝擊一事甚至大言不慚:當地廢水優養化並非悠活造成的,悠活已將生活廢水繞過浮潛區外排放;民生廢水是來自當地社區。

但根據海洋學者陳昭倫的調查指出,當地設籍人數由當年的2038人下降到2012年的1913人,顯示在地人口對珊瑚郊區過多營養鹽輸入的比例降低,「不可能是社區民生廢水造成」。根據屏東環保聯盟指出,悠活每天有1100名遊客,一年就有40萬以上的遊客量。悠活每日排放543噸廢水到萬里桐海域,連續14年,等於277萬噸廢水。陳昭倫以生態模擬方程式(ECOPATH)建構1985年沒有人為干擾情境下的食物網模式,並以2000年悠活度假村開始營運後遭受過多營養鹽輸入、過漁和全球變遷珊瑚大量死亡等影響以時間動態模式(ECOSIM)比較過去和現在萬里桐生態系能量傳輸的差異,認為過多遊憩人口入住,才是改變生態主因。

1996年,悠活以集合住宅名義獲得建照,進行興建。之後卻搖身一變成為大飯店。業者將本求利,擴建成410個房間。根據屏東環盟指出,為了就地合法,業者不斷為旅館合法化奔走。2004年,內政部同意單獨為墾丁國家公園違法的飯店、旅館,開啟『就地合法』的行政命令,悠活就此由墾管處核定其第1、2區可變更旅館,並取得屏東縣政府經營執照;2008年,悠活再次申請3至6區變更旅館。由於悠活初始開發未經環評,對環境的衝擊根本毫無評估,後又強渡關山、就地合法,顯示悠活根本是無視生態的無良財團。由此來看,悠活將導覽員手抓海參一事如此輕忽,也不意外。

儘管環評委員要求就地合法後的悠活公司,在三年內達到廢水零排放的承諾。在此之前,則需將生活污水的化學需氧量(COD)將到30mg/L(法定100)以下、生物需氧量(BOD)15mg/L(法定30)以下,總氮每公升小於15mg/L,總磷必須小於2mg/L。看似嚴格,但至去年為止,悠活已經違法經營旅館長達14年。而萬里桐的生態在悠活廢水零排放前,恐怕花上三十年都不見得能恢復。

除了悠活,台東美麗灣渡假村尚未拆除,而宜蘭蜜月灣則又生烽火。不斷爆發的海洋浩劫訊息,在在顯示霸據海岸的觀光飯店開發既非主流、也不永續,這個簡單淺顯的道理,究竟何時才能被政府與業者聽進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