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敗的絕望




你聽過黃春窕嗎?

第一次見到她,是2009年的冬天。一頭及肩長髮被她俐落地束成馬尾,臉上無妝,面色肌黃。若不是她身上那件粉色上衣增加了暖厚感,若不是她無視攝影機將忠實攝錄她嘴角無法關守的口涎而她依然努力說話,黃春窕給人的感覺就像隨時會消失的幽魂。

事實上,她曾經離死非常非常近。但她沒有。黃春窕要「討活」。用必須努力吞嚥口水才得以吐出不清楚字句的喉與口,向她曾經工作將近20年,如今已關廠、脫產的RCA,催討一個瀕死者的尊嚴,為死去的姐妹索取公道。同時,也為仍在電子產業汲汲營營的生產線上工人,建立能活著勞動的可能。

我曾祈禱,黃春窕的苦難與掙扎能不再重演。但當看見韓國導演洪里烱紀錄片《貪欲帝國》裡記錄的女工Hyegyeong Han,卻立刻想起罹患鼻咽癌的黃春窕。

Hyegyeong Han在紀錄片出現的第一道身影,是在醫院裡復健。她無法好好站立,四肢正逐漸癱瘓,年邁的母親陪她日復一日練習,但無用。罹患腦癌的Hyegyeong Han日後將成為必須倚靠輪椅才能行動的廢人,並且與黃春窕一樣,她也將失去聲音、好好說話表達的能力。Hyegyeong Han與她的母親看著自己肉身的衰退長達七年,而Hyegyeong Han不過在三星公司服務了六年(1995-2001 )。

「我們將致力於人力資源及技術,創造卓越的品和服務,從而促進更好的全球社會。」這是三星公司的口號。在這裏,有超過五萬名員工為其勞動。 它是獨霸韓國的產業龍頭,但一如我們熟悉的財團發展過程,三星的成功與崛起,並非憑藉超群的創意或技術,而是國家資源的獨厚。

三星的前身,是在1938年成立的三星商社,主要從事貨運業務,進口鋼材、醫葯品、白糖、化肥等戰爭資源。在北韓戰爭時期,三星於釜山成立三星物產株式會社,同樣靠著貿易戰爭物資,才成立半年就盈利10億元。1961年,朴正熙發動政變奪權,使南韓的經濟比北韓在共產主義領導下的情況更為疲弱不堪。朴正熙上台後,勢必得振興經濟。初期,政府的管控力仍很強大,但隨著美軍退出朝鮮半島,朴正熙必須自籌武裝軍備,便不得不向財團傾斜。三星靠著政府的全力扶持,於1969年成立三星電子公司。一開始,賣家電,那正是海外市場興盛的時刻,一如台灣的大同公司。

不久後,歐美將半導體產業外包,台灣、日本與韓國都在競爭行列,台灣設立竹科,一路業績長紅,直到亞洲金融風暴。同樣被金融風暴掃到的三星電子雖負債累累,但一如台灣,三星亦有政府扶植,不怕。於是三星利用韓圓大幅貶值的優勢繼續擴充市場,研發電漿體顯示(電漿,PDP),終至成為企業龍頭。

那是1998年。往回推10年,是半導體如火如荼生產的1980年代。往前走56年,則是你我手中持有的智慧型手機的電子歲月。而無論半導體或電子業,都需要許許多多青春的女工協助才能順利生產。女工們只穿著簡單的防護措施,拿著電子芯片浸入化學藥劑、挑出劣質品。她們只知道工作環境沒有窗,只知道即便洗完澡在宿舍睡覺,依然嗅得到自己身上從工廠帶回的藥水味,卻全然不知,那些味道是數以千計未公佈危害的化學毒性物質所組成。

《貪欲帝國》的記錄素材是近7年的景況。但女工的工作場域與條件狀況,卻與1970年代後期並無二致。當時美國勞工職場安全的倡議者便清楚指出,製造晶片需要一千種以上的化學原料,這些原料因當時勞動安全法令與環境法令落後而缺乏管制,導致工廠的女工受到極大危害,尤其是適值生育年齡的女性勞工。1981年,美國聖荷西南部的快捷半導體公司旗下工廠污染了飲用水供應系統,一名住在工廠附近的婦女羅絲(Lorraine Ross)產下一名心臟有嚴重缺陷需要進行多項手術的女嬰。

羅絲的遭遇,使聖荷西水星報展開調查,繼而揭露了一項駭人事實:快捷半導體公司與IBM未針對有毒化學物質進行適當處理,加上地下儲存槽外漏,使得當地飲用水遭受嚴重污染,受影響的地下水層超過3英里長、深達180英呎,飲用水中的三氯乙烷超過當地允許標準29倍。為了防堵同樣的憾事發生,社區居民、政策倡議者等,於1982年共同組成「矽谷毒物聯盟」監督高科技產業,要求高科技產業將外部成本內部化 。

但在東亞國家,高科技產業的外部成本內部化始終緩慢。在台灣,友達與華映兩家公司仍持續排放高科技廢水至貫穿桃園與新竹的霄裡溪,它們否認新竹新埔鎮民因飲用了這些廢水導致病害。「因為,我們的廢水並未超過國家管制標準。」儘管,廢水裡的毒性物質與重金屬管制其實遲至2009年才被列入管制,而未管制的廢水早已排放超過7年。《貪欲帝國》裡的三星公司亦然。洪里烱記錄的一位女工在工作場所病發,她被送到醫院後,醫院叫她別再去,公司塞錢,要求不得張揚。她不是個例。而在這樣的隱瞞裡,一個又一個女孩死了。死於白血病、乳癌,死於自己曾相信這個如帝國強大的公司會保護她們、庇蔭她們,說著「公司即家」的三星公司手裡。

不久前,曾有一部改編真人真事的電影《另一個承諾》上映。電影裡的主角,正是《貪欲帝國》裡也出現的一位受害者Hwang Yu-mi的父親。Hwang Yu-mi高中畢業後,便進入三星工作,但22個月後,Hwang Yu-mi便因急性髓細胞白血病而過世。黃父是一位教育程度不高的計程車司機,但懷疑自己女兒的死與三星有關,他拒絕賠償,開啓獨立調查,鏈接了許多受害者,那正是《貪欲帝國》裡其他主角。他們抗議、提告,卻備受打壓與否認。南韓政府甚至在2009年駁回工人的索賠。紀錄片裡有一幕,是坐在輪椅上、手持抗議舉牌的Hyegyeong Han,她在三星公司門口坐了好久,無人回應。洪里烱問她有什麼感覺?

Hyegyeong Han說:

「我感到憤怒。回顧以前我為公司的努力,再看見自己的真實處境,我感到怒火中燒。」
「妳的真實處境是什麼?」
「我的真實處境?我是個白癡。我無法好好表達。我的聲音不正常,連唱一首簡單的歌都無能為力。我不能行走。這就是我的現實。」

但她沒有屈服於現實。一如黃春窕。儘管那之後,Hyegyeong Han將愈來愈虛弱、離不開病床,但這些各自破碎的家庭聯合努力上訴,今年6月,三星公司終於承認過失。

紀錄片裡有一幕:開庭前,Hyegyeong Han的母親推著她對一語不發的三星公司副總說:

「我們已經過了這樣的生活7年。你的公司招募年輕的女孩卻這樣對待她們。請別這麼做,請別假裝你沒看見她們。」

她們,不只是三星公司的勞工。她們是洪里烱在片中剪輯一張又一張穿著防塵衣、只露出一雙眼睛的模糊照片裡,一個又一個全球電子業裡默默無名、被迫噤聲的勞工。這樣的勞工,在三星公司承認過失後,日前轉而出現在台灣知名企業家郭台銘於深圳設立的富士康廠內

當然,一如三星,郭台銘否認。並威脅提告。

「沒有科學舉證!」郭台銘說。但從RCA到霄裡溪到三星,事實顯然清楚明瞭:科學證據是那些未被管制的化學物質,而它們被深深藏在帝國的陰暗、閉鎖與冷酷裏。

「要死多少人你們才肯接受這就是三星的錯?」紀錄片裡這句沈痛的吶喊,恐將不斷輪迴——當死亡之於貪慾,如此無足輕重。


延伸閱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