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新莊捷運機廠遷移案檢驗新政治的可能



台北市長柯文哲選前承諾針對「樂生保留、機廠遷移」一事再做思考,但選後遲遲未有回覆。舊曆年前,樂生青年聯盟再度前往台北市政府陳情,提醒柯文哲謹記承諾,捷運局獲柯文哲指示,終於表示願意針對樂青提出的新莊捷運機廠遷移至新樹林站方案進行討論。在這場機廠遷移會議召開前,柯文哲甚至親臨樂生院,院民不無感到鼓舞。然昨日捷運局針對新樹林方案的回覆,卻讓他們大失所望。十年過去,但彷彿沒有。樂生爭議的核心,與十年前無異。依舊是政治問題。政治問題欲掩蓋的仍是土地炒作利益。而為了維護土地炒作利益,捷運局選擇的仍是以專業技術為盾、通車障礙為矛以自我保護。

樂青提出的新樹林案,是預計讓捷運從現今的迴龍站延伸至原萬大線路線的其中三站,即三角埔、監理所與新樹林站。在新樹林站旁有一廢棄多年的台汽機料廠,因是平坦空地,暫無資料顯示地質問題,粗略來看,遠比以極限工法施作但仍走山的樂生還適合作為捷運機廠這樣大型、重要的公共建設用地。

然在會議開始前,捷運局的簡報已清楚寫明不可行。不可行的原因包括:


一、捷運計畫的路線構想到方案的溝通討論,乃至於可行性研究及接續的都市計畫用地取得與施工,極為耗時。

二、 從迴龍站進入新莊機廠這部分﷽﷽﷽﷽﷽﷽﷽﷽﷽﷽﷽﷽﷽﷽﷽﷽﷽﷽﷽﷽﷽﷽﷽﷽﷽﷽﷽﷽是山岳隧道,捷運需爬坡後折返才能進到現今機廠位置。若要遷移至新樹林站,得接續成地下路線,屆時已通車的迴龍站需暫停營運不說,站體後端還得敲掉重做。

三、遷移機廠路線將穿越樂生院區以及部分私有土地與迴龍醫院。路線轉到中正路後,也會跟現今萬大線部分重疊,如有LG20LG19兩車站,是否共構,仍需討

四、若機廠遷移至新樹林站,捷運仍需由地下爬升至平面才能進機廠,這裡將會碰到樹林當地的排水溝潭底溝,施工技術有困難。

五、台汽機料廠南北長450公尺,目前新莊機廠則是720公尺左右,以長寬來看,縱深與面積都有不足。


六、台汽機料廠雖原為機關用地,但交通部為了台汽民營化,於2007年將此用地標售給私人。私人取得用地之後提出都市計畫變更。因市地重劃需取得土地所有人同意,此地才仍呈荒蕪狀態,但因私人同意回饋機關用地給新北市政府,涉及消防局分隊與樹林運動中心的機關用地,已於2012年發布實施,其中消防分隊接近完工,運動中心則於去年開工。

這些理由聽起來合情合理。但對抗爭十年餘的院民而言,這樣的合情合理多殘忍。畢竟當初選址時,即有學者與工程師質疑地質問題,但捷運局拍胸脯表示「沒有問題,技術可以克服一切」;2007年時,樂生保留自救會也提出許多機廠替代選址,但捷運局始終以「耗時」回絕。而在樂生山體真的發生問題時,捷運局卻反過頭來指責,都是院民訴求保留,才造成走山危機乃至於施工延宕。完全遺忘,工程技術人員的道德守則與責任基礎,即是確保安全與可行性。

樂生保留自救會要求遷移機廠,原因無他,關鍵正在於,初始捷運局做成此方案時,並未對樂生的地質做精確鑽探,甚至在影響山體會否滑動的透水係數上,有著嚴重的錯誤評估。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在衛福部召開的會議中也直指,捷運局現今施作的工程方案,並非符合現況的施作內容,若此,將無法應對真實環境變遷。

上述問題,多年來一講再講,但在政治壓力下,捷運局始終未能善用專業、有骨氣地面對並向上級長官直言,反以具有旋轉門特質、長年承接政府包案的大地技師工會作背書,傾盡工程所能,只求力保走山危機不在捷運機廠完工前發生。

昨日捷運局的報告,讓院民陳再添大為光火。他俐落地將代步車駛入會議室中央,中氣十足批鬥、數落捷運局多年來的軟弱作為:「講遐邇濟,就是阮死好!因為阮是樂生院民!」而一直到會議結束,我與陳再添一起走出捷運局機廠辦公室外方知:「其實伊咧講啥我攏毋知影,因為耳空重,已經強欲聽無囉。」我笑,笑他根本聽不清楚報告但回應如此準確,一字不差。但也哭,哭他們拖著病體強強抗爭,抵禦絕望。

多數不理解樂生爭議,乃至於柯文哲的鐵桿支持者,一定不同意「絕望」的註腳。畢竟新任捷運局長周禮良並無強硬回絕樂生保留自救會要求再行評估遷移可能性,且指示捷運局公開評估資料。但這些措舉的基礎,並非建立在承認樂生的地質極為危脆且難以掌握的情況,周禮良強調,樂生目前絕對安全,「如果安全出問題,跳樓自殺都沒辦法補償這個錯誤。」但語詞有歧義。樂青要求捷運局針對機廠現況進行安全評估,周禮良雖承諾,卻將安全評估的時間壓在目前施工仍有問題的南側隧道。換句話說,是賭,賭著機廠完工前不出亂子,技術官僚就贏。

但贏僅一時。這是地質專家言之鑿鑿危險之處。是窮盡工法技術仍有危機之處。在未經詳細地質調查,乃至於完整環境影響評估的開發下,捷運機廠是否真能長治久安?甚至於我而言,這十年來的絕望抗爭,早已不單是院民得以安居於此,又或留存古蹟的問題而已。而是,這場保留運動的起伏跌宕,反映整個官僚體系可以為了炒作地皮如何自我踐踏,欺侮弱勢,乃至於犧牲未來,只為保有眼前可見的現實利益。因此,當捷運局與新北市城鄉發展局代表雙雙強調:「新樹林遷廠案中,因都市計畫已經審竣進行,後續機廠遷置會有問題。」特別讓我難以接受。

在這場會議中,樂青除提出機廠遷移至新樹林站的替代方案外,另外也提及,中原大學教授喻肇青手邊有另一替代方案,即桃園棕線案。這兩個替代方案,早在樂生爭議高峰的2007年就提出。當時時任桃園縣長、現今新北市長朱立倫,甚至表態認為替代方案可行。

2009年,朱立倫入閣,樂生開挖,嚴重走山,此事中央部會心知肚明。彼時樂青即提出「土方回填、遷移機廠」的訴求。2010年,朱立倫選上新北市長,對樂生危機不聞不問,2012年,也就是樹林都市計畫案發布這年,前台北市長郝龍斌與朱立倫攜手宣布,新莊捷運機廠未完工前,「新莊線仍可全線通車」。

換言之,朱立倫是在知道新莊機廠與樂生確實有安全疑慮,且有替代方案可考慮的情況下,刻意漠視。顯見政治人物念茲在茲的,仍是安撫地方派系,企圖掌握都市重劃、更新帶來的地皮利益。近年都市重劃導致土地徵收悲劇一再發生,此問題已不再限於農村,而蔓延到都市。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直指,目前全台都市計劃約有436個,其可容納目標人口卻超過實際人口七百多萬人。會有這種現象,是因為各地方政府不斷虛報人口增量,其中新北市浮報最多,有一百多萬人口全為虛報。 而樹林的都市計畫,便是其一。

台汽機料廠的土地釋出,是搭上民進黨執政時的民營化口號。然民營化的衝擊與利弊,根本未經詳實評估,其匆匆上路,實則是為了能盡快釋出國公有地的手段之一。根據地政學者李承嘉的研究,約自1990年中期,變賣國公有地已是常態,新資本家藉此打造良好的政商關係,乃至於操控政治人物。而變賣公有地的狀況,在民進黨執政後變本加厲,2002年,民進黨成立的「國家資產經營管理員會」,有極大部分就是為了讓出售國有土地正當化。出賣國公有地所為何來?彌補財政缺口。但這並非萬靈丹。苗栗縣不斷開發,仍然負債嚴重。甚且,國公有地的不斷釋出,將使土地市場失控,甚且引發土地價格飆漲的不良影響。

長年來,樂生的抗爭一直有照妖鏡之稱。其映照的,就是這樣的利益勾結現實,這是前年八月,許多人佔領內政部的不平來源,更是誘發去年三月佔領立法院的核心動力之一。

昨天的會議結束前,周禮良轉述:「柯P說,他現在很多工作都在擦屁股。」我難以明白,一位號稱要創造新政治的首長,何以要為擔負舊政治包袱的朱立倫擦屁股。況且,這樣的擦拭,永不可能潔淨。

過去十年樂生抗爭,朱立倫都僥倖未成主要箭靶。但身為國民黨主席,乃至於預想問鼎總統,此後樂生的關卡,朱立倫將無可閃躲。2007年,樂生聲援者喊出「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口號,一路搏鬥至今,院民還在,樂生還在,機廠不遷,抗爭不停。因為我們想望的,不是擦脂抹粉的舊政治與價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