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公關凌越價值



其實對第三勢力還真沒什麼特別要求。就,自己說出的話要自己做到不要跳票。對於要捍衛的價值,應對現在制度缺陷有一定想法。那我可以考慮投下一票送人進國會。關於那之後的可能背叛,會有心理準備,唯一要求是別讓我在選前覺得錯亂。

三一八之後,台灣政治看似有了新破口,但這新破口的衝擊力實際上來自對中國的恐懼,而非對島內事務的深切反省,去年縣市長選舉更加強此一態勢,這是當初綠黨考慮要和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合併時我不以為然的原因。時代力量對我來說等同民進黨側翼。而就算不去細述2000年至2008年間民進黨的大爛帳,光就去年選舉民進黨的土地政策就夠讓人力圖保持距離。社會民主黨的候選人和綠黨部分黨員有長年情感,信任感非選民之我可做置喙,但迄今以來,合併後我未多見綠社盟對政策的更深入爬梳,著力最多的,還是對火熱議題當下膝反射以求媒體曝光的努力。

選舉不脫公關。可以了解。但若新政治的選戰多半與舊政治無異,選民從何判斷新舊差異?也不是沒聽過這樣的抱怨:「掃街時,人家根本不聽你好好講政策⋯⋯」但要改變的不就是這個。選民的認知,難道不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想像奪得代議政治權力可以解決一切或多數問題。過去十年來,我所見的重大事件扭轉,無一不是一個個平凡公眾的現身。公共事務糾葛繁多,重疊衝突繁多,若我們企求的社會不是倚靠權力的欺壓與掠奪,新政治該做的,難道不是這樣的培力。

是這樣,所以諸多長年支持綠黨、未被潘翰聲時代打敗的核心支持者,勸說不要急。因為不管誰執政,社會衝突依然存在,社會運動仍要進行。如今投身新政治者多為過去十年的社運領袖,若一失足,毀掉信任感,不是席次有沒有的問題,而是社運如何走下去的問題,而是政治自主路線可能自此被完全否定跟瞧不起的問題。但這看法顯然有所落差。新政治欣然想像自己進入國會的樣貌,而那欣然所帶來的作為一次次地讓我再度想要投下廢票。

日前因獨立評論一事寫就的文章提及的,綠社盟去告馬英九內亂外患罪是一例。我再同意不過長年研究白色恐怖與地下黨人的林傳凱所言:

❝唉,我直說好了。我痛恨「內亂」、「外患」這種罪名,這是非常國家本位、而且標準浮動的罪責,幾乎都是國家說了算。 
我覺得,要批評、檢驗程序問題,那都ok。你要推測「見面後『一定』會發生什麼」,然後會導致什麼害處,我也尊重,也許你是對的,我也關心這件事情。但是,如果只是在這個階段,就直接誅心論的說「不可能只是喝咖啡,一定會賣台、通敵、所以是內亂或外患罪。」
那麼,我真的無法抑制自己,不去想起這幾年看的數以千百計的檔案,那些『「意圖」以非法方式顛覆政府」,然後推想你將要做些什麼的罪名。真的很恐怖,你還沒著手實行,都可以定你重罪了;著手了就是唯一死刑。而這過程中,都只有國家說了算。 
我認為,「內亂」、「外患」這種罪名,應該從世界中完全消失,從人類社會中完全絕跡。❞

公關不該凌越價值。但在這內亂外患之事後,我所見仍是新政治的代表不斷踰越自己設下的底線。

范雲在2015年3月16日表示:

❝現階段理念與政策先行,未打算與任何大的政黨協商提名,更不會替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站台。❞

半年左右的今天,范雲的粉絲頁卻大力宣傳:

❝「大安推范雲」粉絲專頁表示,明日下午2點半開始,蔡英文與范雲將共同出席「我愛你便當趴」擔任一日便當主廚,現場貢獻廚藝,訂購便當者也可近距離與兩位便當主廚互動。」❞



對此,范雲競選總部的說法是應羅文嘉之邀。但眉角創辦人鐘聖雄說得好:「范雲有自知之明就應該錯開場次。」迄今為止,綠社盟內部並未對此提出說明。無力。發燒中睏去,醒來卻見另一氣急攻心的訊息





鄭永金這後援會一字排開,熟悉土地議題如我無法不立刻聯想竹東二重埔的土地徵收。無法不回想,林光華在新竹縣政府舉辦竹北璞玉開發案的說明會中宣稱他一定要將璞玉案當成蔡英文的總統競選政見。因此,自然無法不想起日前蔡英文宣布推動亞太生技中心的「雄心壯志」, 中央社的報導裡,蔡英文選定發展生醫的四聚落,有夠巧,竹科名列在上。而蔡英文的競選網頁自己也說了:

❝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其實已經規劃竹北是一個生物科學的重鎮。但是,在過去的七、八年,沒有看到重大的進步,現在台灣的生物科技大概還是集結在南港一帶。她說,這個產業在下個階段裡,總共規劃三個聚落:第一,南港中研院的地區;第二,竹北;第三,南部科學園區,因為那邊的生技醫療器材產業做得很好。這三個聚落形成一線,變成一個生物科技很重要的聚落。因此,竹北的生技園區必須要重新規劃,這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可以是生物科技產業的一部分,也可以符合竹北急需的醫療服務,將來會持續鼓勵大型醫院來這邊,不但是主要提供醫療的醫院,同時也可以支援生物科技產業的發展,所以生物科技發展所需的醫院支援服務,也都可以一起來做。 
蔡英文說,因為這裡人口是持續快速地成長,醫療確實是不足,醫療能量必須要增加,也應該在最短的時間來增加,把它當作優先的計畫來做。此外,蔡英文也提及新竹縣的璞玉計畫必須要做重新的檢視,以符合現代需求及整體新竹縣的發展。❞

在蔡英文這段話裡,並未明確表示對璞玉計畫案的看法。但也正是這模糊讓我疑惑。畢竟綠黨對璞玉案有明確看法,但其黨員周江杰,為何可在蔡英文對璞玉案的想法仍舊模糊的情況下,即掛名成為其競選總部的副主委?

據聞周江杰沒答應要掛總部副主委,只答應掛竹東小英後援會會長。但我所收到的訊息是,周江杰也沒打算要鄭永金那邊撤下,說是喬了兩天喬不下來,反正不會見報,周五過後就沒人知道。若是這樣,我會想問,如果連掛不掛名在選前都喬不攏,選上後,若地方政治勢力逼迫蔡英文硬要開發璞玉乃至於竹東二重埔,綠黨怎麼面對。現在想著包括民進黨不分區名單好像有好多自己人可以期待,選上後要怎麼喬得贏。喬不贏,這些社運領袖要怎麼面對現在支持你們的民眾。怎麼面對那些身家財產還受威脅,卻幫著你們搞選舉的農民?

從合不合併到合併後的紛擾迄今我多保沈默,只因不想再度說出「綠黨永遠別想拿到我的選票」。但若此事我無法看見綠黨的妥善回應,是的,這次,我會再度投下廢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