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動物變成寵物(上)




頂著犄角、卷尾纏樹、特殊對握的腳趾、獨立轉動的眼球,這是貌似遠古白堊紀時期三觭龍外表的傑克森變色龍。牠從非洲的熱帶雨林,被賣到台灣高雄這座城市,住在玻璃缸裡和其他爬蟲動物,待價而沽。

少年時期就對爬蟲深深著迷的洪鼎揚,因為所學不符興趣,在大二毅然決然輟學,投身動物活體進口。五年前頂下這家寵物店,專營爬蟲販售。在他店裡常有幾位小客人出沒,向他請教如何飼養爬蟲的訣竅。

相對於犬貓,近來有愈多愈多顧客喜歡飼養爬蟲。洪鼎揚說,除了受到電視、網路的傳播影響,對動物奇特外表的獵奇心態,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洪鼎揚店裡的玻璃缸內,有來自撒哈拉沙漠的蘇卡達象龜。被恆溫設備照著,像顆剛出爐的菠蘿麵包,因為可愛外表,受到商業炒作,導致蘇卡達象龜大量遭到獵捕、走私,而使族群量大幅銳減。加上棲地被嚴重破壞,讓華盛頓公約將牠列為附錄二的動物,直到2011年,台灣才核准輸入。

需要小心照料的蘇卡達象龜,不是洪鼎揚建議新手的入門龜款。不過自從林昆達看過蘇卡達龜吃東西的療癒模樣,便對牠念念不忘 。

做過功課 才決定購買,他把買來的蘇卡達龜取名憨慢。為了提供憨慢相對完善的照顧
林昆達加入龜友社群,讓彼此能交工照料對方的烏龜。對他們來說,烏龜不是獵奇眼光下的收藏品,而是像犬貓一樣的陪伴動物,從烏龜的生活習性,他們更獲得了心靈撫慰。然而,並不是所有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的動物,都能受到像憨慢一樣的細緻對待。

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協助林務局收容了25隻蘇卡達象龜。這些象龜都有因為飼主照顧不佳而產生的疾病。目前市面上的蘇卡達龜,多半是人工繁殖個體,加上被當成寵物飼養,圈養時的動物福利問題應由動保法管理。但主管機關、業者與民眾,對野生動物與寵物定義認知有所落差,使得防止非法動物貿易、寵物登記與防止棄養的執行上,產生了模糊地帶。而管理制度的模糊地帶,讓某些物種在被大量棄養或逃逸時,進一步造成更劇烈的衝突。

2001年,台灣開放人工繁殖的綠鬣蜥個體進口,綠鬣蜥從走私上看萬元的價格,下降至每隻十分之一左右。親民價格讓飼養綠鬣蜥的民眾趨之若鶩,但很快地牠又從寵物淪落成流浪動物。

屏科大保育生物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的研究團隊從2011年開始調查,發現被棄養在外的綠鬣蜥,因為氣候環境合適,已經在南部形成野外族群。加上缺乏天敵,數量更有了爆炸性的成長。當牠的野外族群愈來愈龐大,開始和人類的活動範圍重疊,並且產生衝突。

喜歡吃果實、嫩芽的綠鬣蜥,對本土物種相對沒有威脅,但大量族群造成農損,有時入侵居家也讓民眾相當驚嚇,不僅如此,牠的排泄物,還藏有病菌。

2013年 陳添喜確定綠鬣蜥已經建立了穩定族群,政府部門委託陳添喜團隊進行監測與移除行動,但政府規劃的移除方式並不重視綠鬣蜥的基礎資料,只鼓勵民眾衝高數量,回頭來看,其實是白費工夫。

2014年 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指出,台灣已經輸入超過五千種外來動物,而多數都能成為寵物,但目前動保法只公告犬貓是特定寵物可受管理,導致外來動物遭受棄養衍生的問題,成為三不管地帶。

外來寵物變成嚴重入侵族群早有前例,愈演愈烈的衝突讓農委會在2015年6月修正了野生動物活體及產製品輸出入審核要點,並且著手建立把關機制,列出黑、白名單進行管制,希望能夠降低外來動物輸入所形成的複雜衝突。林務局的改善機制,能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又該如何打造外來動物的輸入機制,才能在產業經濟與社會問題間,達到平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