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官僚斷樂生生路


【記者胡慕情台北報導】「我現在是看守內閣,不可能再有任何作為!」7月6日青年樂生聯盟與樂生保留自救會拜會文建會主委翁金珠,卻得到這樣的回應。昨天青年樂生聯盟與文史學者、環保團體舉辦記者會,譴責環保署與文建會漠視法律。


青年樂生聯盟成員林婉純回憶,7月6日他們一進文建會,翁金珠要求不能錄影,聯盟提出召開樂生院古蹟審查會的要求,翁金珠坦承:「我現在是看守 內閣,不可能再有任何作為。」青年樂生聯盟不可置信主管台灣文化資產的文建會,竟向人民說她只為政治服務,無視人民與文化間的重大關聯。


前環評委員文魯彬感嘆,樂生的狀況與最近大開發案規避環評無異,環保署藉故將六輕、台塑大煉鋼廠、彰工火力電廠延後排入環評大會,以待撤換新的環評委員後再審。只要具備環保團體背景的環評委員全部都被換下,儼然是另一種戒嚴。


文魯彬認為,不論樂生保留或重大開發案審察都依法有據,是行政傲慢讓這些事死路一條。環保聯盟會長徐光蓉直指政府行政過程從未公開透明,對外放話說得漂亮,卻濫用人民納稅賦予政治代理人的責任。


徐光蓉舉例,捷運局宣稱現在無論更改何種方案,都需浪費時間與大量經費,但在捷運聯外道路三重段,原有地下與地上高架兩方案,地下方案耗時耗經費,捷運局竟以「景觀比較好看」為由願意付出較高成本,讓人費解。


前環評委員周晉澄表示,415樂生大遊行後政府稍有忌憚,但仍是表面釋出善意,他多次參與工程會討論,發現工程會並不聽取專家學者意見,仍執意 選擇原定方案,參與學者被迫背書。周晉澄質問,不聽取專業意見,就是對文資法、環評法的不尊重,「那之後政策叫開發商來規劃就好,要行政體系幹嘛?」


台大城鄉所教授夏鑄九分析,現在各部門互踢皮球,其實是「親信資本主義」作祟!他直指這是資本主義最壞一環,不僅是選票操作問題,更是地方利益 與中央長期糾葛所致。夏鑄九指出,樂生不是無解。多次公聽會中捷運局皆表示分段通車可行,「不分段,是因為一旦通車,政治壓力就解除。」


夏鑄九指出,不論藍綠皆在利用地方政治民粹壓力製造對立,操弄選票。只要分段通車,文建會就可指定古蹟,也能討論地下水問題,避免新莊居民受害。政大廣電系教授郭力昕也希望政治人物多點想像,有許多人誓死捍衛樂生,這種新世代的思維與動能,已不再是過去保守邏輯所能壓抑。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丘延亮說,樂生提出抗告的行動不會停止,即便法院解釋提出訴願的民眾與樂生並無切身關係,但丘延亮直指這是錯誤 說法,「任何人都有權利為環境保護向政府提出訴訟,因為每個人都要呼吸空氣;同樣的,人不可能離開文化而活,文化與空氣是同樣一件事!」


丘延亮表示,抗告將持續直至大法官出面釋憲,捷運局宣稱現在作法是工程理性,「這是錯的!為了工程方便而做的決定,是工程不理性!」他不客氣地說,翁金珠若堅持「看守內閣不作為」的說法,就是尸位素餐,做為文化主管機關,應當前往樂生、看守樂生。


青年樂生聯盟強調,文建會不該再當縮頭烏龜,面對北縣府的不作為,應立即依法召開樂生古蹟審查會、尊重文資法,否則不排除再上街頭,讓人民對政府吶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