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his valley


上週四結束工作回家,晚飯沒吃,洗完澡就趴地倒在床上,睡得不算安穩,其間醒來幾次,最後一次是清晨四點半,醒來的毛咪看見我,纏著要人撫摸,就這樣,失去了睡眠。


和小柯約好要到桶后,但週四當天阿公住了院,掙扎著要不要去。最終還是敵不過迴圈般的疲累、讓人生厭的城市畫面,以及每約必失的歉疚,將胖子表弟安頓好、餵完毛咪吃藥,騎著車,找小柯。


騎著車到烏來,沿途經過翡翠水庫,想起參加管胖辦的紀錄片研習營。那回跟夏聖禮老師將這裡做了一趟完整巡禮,廢棄的桂山電廠、南勢溪裡演練救災的警察畫面、破壞生態的魚梯…那年夏天那麼熱,汗如雨下又嚴重生理痛,在小巴上簡直快嘔吐,撐過後,卻又不怕死地在桂山電廠員工宿舍的冰舖和流浪狗共享枝仔冰…那樣的日子,距離現在也三年了。


隨著思緒忽然就到了老街。行經派出所再往左拐個彎,窄小的巷道與老街頓然成了兩個世界,雖然仍立著琳瑯滿目的招牌,但氛圍明顯不同,帶著一點真實的舊,停滯的青春的味道。穿著白上衣藍裙的學生嘻嘻哈哈地放學了,忽覺熟悉,原來,是那年冬天和
M到花東時錯經的路。


於是想起佛瑞斯特,未被選擇的路,有多少機率能再被踏上?


天氣晴朗,經過學校再往前走幾分鐘,城市已然消失。沿途開始綠意盎然,蝶飛蜂舞,然後就到了孝義檢查哨。自孝義起為桶后林道,桶后屬國家森林保護區,據小柯說,過去曾有不少人來這裡露營烤肉,不過近幾年考慮生態保育,林務局決定封溪,除了在檢查哨辦理入山證外,要往桶后越嶺古道,還得提前三天申請車輛管制。


孝義檢查哨裡的警察都是原住民,外頭的石桌擺著茶具、開心果,黑狗躲在紅色牆邊納涼,微風徐徐。辦理入山證時,有一對夫妻帶著罹患白子的孩子出現,隨意聊了幾句話;兩名警察和一名婦女則帶著大包小包上了警車,在我們之前離去。


在我們提出申請前,已有六十幾台車輛申請,想到水源保護區恐像外雙溪一樣的景況,就忍不住哀嘆;但入了山,卻發現沿途沒有多少車。不太記得一路聊什麼,似乎邊興奮著山林幽靜、空氣清新,邊談著蝴蝶的話題,然後,在行經產業道路的時候,上身還正著,左半邊的下身卻已和地面做親密接觸了。


當下像抽離靈魂一樣─兩個人與摩托車共同向前滑行兩公尺,無言無語,空氣依然那樣好、天空依然那樣藍,時間定格了所有,除了緩緩滑行的動作之外。


站起來後,默默拿出礦泉水沖洗傷口。「水不夠耶。」小柯趕緊遞出他的水壺,但是一樣不夠,然後,「噢,大腿也有傷。」索性懶得理,再往前走就有小溪,於是兩個人上了車繼續向前行,只是多了沉默。


「喂你幹麻不講話?」
「沒有,專心騎車。」


而沉默就此解除。


就這樣彎來繞去,小柯忽然興奮地說:「河灣到了!」這裡約是林道
9.5公里處,桶后溪以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形成白色的河灘。乍看之下很像印地安人營地。看到這河灘,最先閃入腦中的是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想像巴克在林地溪壑上奔跑的模樣…果然很適合帶大狗來玩啊。



和小柯急忙找著下溪的路,看見方才檢查哨遇見的警車,卻不見人影。走近河灣,忍不住「哇」地出聲,清可見底的礫石滿佈河床,站立其中,不消幾分鐘溪魚便靠近嬉遊,最多的是溪哥、台灣石蠙,一踏入溪水就不想離開,生了根。



當然,沒忘了清洗傷口,「嘶、嘶」地忍著痛,清洗完後立刻坐在水中,不知是習慣還是開心過了頭,全然不覺痛(當然,事後被醫生斥罵因為我泡溪水就算了還洗過澡才去看醫生…只好打了痛死人破傷風而現在成了阿掰)。



河灘的一端是攔沙壩,和小柯兩個人站在滑溜溜的石頭旁,邊拍照邊心驚,因為我們都不(太)會游泳。只是小柯讓我非常訝異地說:如果掉下去,會救相機…果然,相機是家當噢…



看著小柯拍我蹲在溪裡揀石頭,居然有種遺世獨立的感覺;小柯拍溪流時,我盯著水看,水流得極快,衝擊石頭後變成小小漩渦,轉啊轉,後面的水流又跟上來,於是又轉啊轉的,不停。或許,很多事也像水流一樣。



遇見原住民,照例要講話啊,放在姑婆芋上的三層肉看起來真是鮮嫩多汁,頓了一下才發現她們就是警車上的警察們,要說開小差還是偷得浮生半日閒?總之,警察喝多了,一下說自己是布農族,一下又變排灣族;另一個則說自己是魯凱族,還說晚上不要跟排灣族的喝酒因為很黑,「只看到牙齒妳會嚇到!」然後自己哈哈笑…



離開這片河灘,再往前則又經過幾個攔沙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洛伊阿卡夫唱的Red River Valley》─From this valley, they say you’re going. We should miss your bright eyes and sweet smile


 

桶后溪的終點,是桶后越嶺的起點,此條古道是昔日泰雅族狩獵及遷徙所踏踩出的路徑。相傳泰雅族發祥於大霸尖山,其後向北遷移,至桃園復興鄉角板山、巴陵一帶,其後又有一支北循巴福越嶺古道至福山,又循南勢溪深入哈盆,沿桶后溪至孝義,皆可越嶺至宜蘭。本想挑戰(約三至六小時),但時間不允許,下次再來。


桶后林道終點有一座台電在
93年築起的吊橋,每次僅准5人通過,站在吊橋上往下看,景色很美但我很怕…不喜歡搖晃晃的不安全感。尤其有人故意搖



當然,最後還是要下水,這裡的水較深,但依然乾淨得讓人感動,潭色翠如翡翠,偶有鳥聲啁啾。雖然游泳技術彆腳得很,但依然照著原住民小朋友教我的方法在水裡虛晃幾招…只是水太冷冽,全身浸濕的我忍不住發抖,小柯依然很專注地拍他的瀑布啊、攔沙壩,太陽出來,暖呼呼的,懶在大石上,就要瞇眼睡著。平平靜靜,天上人間。

6 則留言:

Barking 提到...

美女配美景就變成大美女了(笑)

這樣的景觀台北要嚴密管制,宜蘭倒有很多地點呢~多到有點不知珍惜的地步(汗)

Chyng 提到...

Barking:
第一句的產出看不懂。囧
沒辦法啊,台北幾乎都是房子…

匿名 提到...

阿…我最常去露營的地方被發現了(扭

Chyng 提到...

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匿名是L...XD

Barking 提到...

因為慕情大姊姊整個就是自然美阿^w^+

唉,宜蘭也一直蓋房子啊...(遠目)

Chyng 提到...

噗花,超感謝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