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BoF 2009大亂鬥




關於上週日一年一度網路盛會
BoF2008的舉行,花花絮絮有許多blogger都寫了,於是在這裡我想跳過(是說才參加第一屆也無法梳理出較具系統性的東西),想談(提問)的是「如何利用網路、部落格作公益」,以及「打造未來媒體、前瞻網路新聞」兩場次的內容。


由於這次並非以網路使用者,而是媒體工作者的身份參與,因此我會比較期待這樣一個屬於blogger的場子,能夠產出一些不是部落圈的人因而不了解/不熟悉而忽略的觀點,這是我對於BoF做為「橋樑」的期待(若我沒有誤解)。


先談公益那場。主辦單位的用意是:「
當公益遇上網路,除了傳統的部落格串連、線上捐款和活動紀錄之外,是否還有可能激盪出更多的創意和潛能?」因而邀請了四個公益團體: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台北市行無礙資源發展協會、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以及「我們的希望地圖」團隊,分享它們的經驗。


但這四個公益團體所談,完全沒有碰觸到「除了傳統的部落格串連、線上捐款和活動紀錄」,主辦單位想談論的創意和潛能;基本上,都在談效益,談網路的好處、談部落格的影響力。對我來說,這種談法不但老梗,也使網路、部落格、部落客的主體性消失—所有講者都是這麼說的:「因為部落格很多人看,所以主流媒體來報導,所以我們有了效益。」


其實,我完全不明白為什麼要請希望地圖分享它們的經驗。如果希望地圖不是郝明義發起、沒有諸多名人加持,希望地圖跟轉貼貼紙似乎沒有太大差別。相對來講,行無礙談論的內容雖然仍不脫傳統想像,但至少它的作法提供了一個「行動&改變」的可能,只是很可惜,沒有再延伸。


延續對希望地圖的看法,部落格/部落客在這波行動中,就我的觀察,是被消費的,就如同人在馬祖的草爸
mur
的:「希望地圖出書就一點意思都沒有了,它應該是要抽一個走向希望的抽大頭地圖吧;然後地圖的終點是:馬英九!」因此,「BOF這種大場向來是台下比台上重要」的情況下,沒聽到台下對錢味的反動,有些遺憾。


而對關心社會運動的我來說,看到許多環保團體、社運團體成立部落格,人氣永遠非常少、資料永遠非常雜(如環盟),我更希望受邀分享的人可以多談操作細節,引導對網路不熟悉的其他團體穩定發展的基礎。並受邀者也不該是陽光和聯勸這種社福團體大頭,畢竟它們具一定形象、受眾明顯,要撐起來並不困難。


再來,是這一年多來自己一直很關心的公民媒體。雖然如同
PipperL
講的「時間,永遠不夠」,不過是否可能在下次舉辦類似議題時能有較聚焦的做法?這次公民媒體的場次聽下來,至少有一個疑問是我覺得在這次的講員陣容下可以好好談的,也就是—「公民新聞的想像跟定義到底是什麼?」


會有這樣的疑問,是因為哲斌提了「開放、開放、再開放」,傳統媒體已經承認網路的力量;而鄭龜提出
GVO
的例子,「公民新聞並非一定要關注嚴肅議題」;而後瑞賓提出我覺得反動但有趣,且足以做為對談主軸的點—「公民媒體的發展是否相對剝奪專業媒體工作者的就業機會?」


試著回溯近一年來公視推的
Peopo
成效,其實我一直頗為不滿,在聽公視分享時,我一直跟阿潑埋怨「公視還是走傳統媒體路線」。會這樣說,正因為至目前為止還看不出公視對公民媒體/新聞有明確的格局。


公視今年連結各大專院校傳播科系學生,希望培訓她們的感知能力、挖掘在地新聞,但除了工作坊訓練外,對於支持公民記者的資源其實很缺乏。
Peopo
平台上雖然有很多人註冊,也有不少新聞,不過註冊未使用的人為數不少,如阿潑看到那串數字便立刻說「我註冊至今都沒用過耶」:P。


進一步看,這些公民記者縱使挖出好新聞,截至目前為止還是得靠其他商業媒體的傳播(公視還為此自豪),這麼說來,公民記者/媒體的實踐究竟是什麼?當傳統媒體不斷裁員,商業、主流媒體又消費公民的投入時,瑞賓的提問其實非常深刻啊。於是,不免想再說一次—沒有大亂鬥真的好、可、惜~!期待下一次,會有針鋒相對的時刻。


延伸閱讀:

BoF2008 感謝
首先,請跟我一起向史公萊姆與陳力致意

自由寫手互助組織的想像
稱職的洪水與適格的猛獸,Bof2008+PP6
傻事幹盡,blogger無敵

11 則留言:

老業 提到...

的確曾經有公民記者跟我抱怨,公視給他們的資源太少,有點讓他們自生自滅的感覺。拿最基本的來說,他們沒有正式的記者證,就是像一般記者有服務單位、職稱、姓名,配上一張大頭照的這種。造成很多場合雖然他們身為公民「記者」,卻無法像其他記者同業般進出。公民記者,的確可以從跟一般專職記者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去挖掘東西,但當他們需要去查證、深入探討的時候,卻無法這麼做。這樣一來,他們充其量只是關心公共議題的「公民」,卻還不是「記者」。

ROACH 提到...

這些話我也很想說,不過我沒到場,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ilya 提到...

hi. Nice comments.

你可以先來 organize 一個小規模的大亂鬥啊。有 agenda 有想法、有與談人、有人參加當聽眾對話,有人記錄,這就是一個大亂鬥的現場。

如果處理的覺得輕鬆自在,那就在 2009 或者其他的場子就談談變成一個正式的 session 啊。好的想法一定會找得到人欣賞的,對吧!

best, ilya

Chyng 提到...

老業:
我想談的資源其實不是非要記者證這種東西,這個想法之前窮理也有提過。我比較在意的是公視如何跳脫傳統媒體的經營模式,已及它們如何看待公民記者這個問題。

Roach:
下次參加,就可以談談你的看法了:)

Ilya:
不是很成熟、完整的想法居然讓你稱讚,真不好意思>////< 小型亂鬥這件事鄭龜似乎也想做,或許可行哩:)

schee 提到...

我們可以從「夏日的Blog傳說」開始:
http://bit.ly/1Vdzqv

FoolFitz 提到...

其實我覺得有些東西應該分開來談ㄟ,例如:

◆ 目標:公益 vs 社運,救助 vs 培力
◆ 路線:溫和 vs 激進,倡議 vs 戰鬥
◆ 功能:訊息傳遞 vs 組織工作
◆ 主體:弱勢者 vs 組織工作者 vs 一般民眾

阿醜 提到...

不好意思,我是亂入的PeoPo工作人員阿醜。有人注意到我們做的還不夠,這種感覺還真複雜XD

其實說「公民記者」太沈重,說「公民新聞」又太自我膨脹。peopo大概做的,就是教人如何寫新聞、拍東西,再把網路上的文章丟到時數寶貴的電視台上。

我比較相信公民的力量,不相信記者的力量啦。

傳統媒體的確有它既有的刻板印象,我們內部的同仁都很想改變,也都努力在改變。

沒有電視台願意把網路新聞原汁原味丟到某一個時段內,當初的同仁花了極大的心思和行動,才有機會在六日的早上9:58~10:00播出二分鐘的露出。

我不認為這是一種收編,只是純粹為使用者服務。

不過我們做得還太少啦。純嘴炮,夜露死苦

水瓶子 提到...

我當天也去聽了公益的那個場次,當時就看到你當場把變壓器摔壞了!果然是.....

不過上面是題外話,我跟妳的感覺很像,總覺得這些公益議題很好,然後呢?然後就因此所有弱勢團體都幸福了嗎?然後呢?就可以幫助了想要幫助的人嗎?社會上還是有那麼多需要幫助的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把資源倒給他們。

對於希望地圖,謝謝妳把我想講的話講出來。

Chyng 提到...

Foofitz:
可以講得更清楚一點?

阿醜:
謝謝你的回應。其實我指涉的不是公視努力的記者們,而是整體政策:P畢竟我自己也有好朋友在公視啊。我想正因為是公視,所以大家更期待能看見你們走在帶領整個媒體潮流的前端的。請加油~:)

水瓶子:
謝謝你今天的轉播,另,那天那樣不叫摔吧=..=
我想那應該是大多數人的疑問,畢竟大家都關心這件事很久了,或許你可以談談你覺得該怎麼進行?你也是很資深的部落客耶~

水瓶子 提到...

chyng:

我也不知道怎樣進行啊!只有去做就是了,於是就做了一些文化導覽以及公益GO活動就是了,這也是義工們的願念。

http://ok.writers.idv.tw

阿醜 提到...

hi Chyng

哈哈,我知^^

其實我都在這裡潛水看你的文章,剛好寫到我工作的東西就浮上。

peopo需要外界不斷給我們意見來修正,但是在專職人力、資源上面的不足,也是我們的限制。

在公視,我們還沒有得到大部分人(及長官)的認同與支持,就是很慘淡啦,所以才會出來正名一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