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殤—為中科農民而作

華麗的簡報是槍
掃射農人的憂慮
輕蔑的語氣如鞭
抽打長途跋涉的腳心


訓練有素的狗
吠著難懂的語言
農人轉身背對
走回被毒害的土地


離開前農人張手
攤開被農作物鑿刻的掌心
土壤為他的手紋上色
一種深深深深的黑


黑在他的眼裡化為沉默
沉默被時間磨成利刃
利刃一刀一刀
在他的心上刻下
腥紅的墓誌銘


黑在他的耳邊瘖啞哭吼
世界卻忽略它的聲音
霸道離棄流淌的血淚
從此忘了
忘了羞愧




----------------------


這是昨天(九號)在環署聽中科特定區審查時的感嘆。到中科拜訪過當地農民,深刻體認他們對環境被破壞以至於影響健康的焦慮。但他們都是農人,他們沒有辦法像學者或開發單位或顧問公司具備專業知識以讀懂環評書;他們曾經奮戰,但司法判決並沒有擋住開發的力量。昨天的政策環評只有兩個自救會的農民北上。他們說,他們是自費來的,千里迢迢,兩位農民只講了加起來不到二十分鐘的話。開發單位不斷駁回他們的質疑(是啊多麼簡單,農民說不出理論、梳理不出邏輯,可是影響是真實的,難道不是嗎?)


而這樣被傷害的農民卻在離開前慎重地對我和小豬姐伸手致意。我們能寫,但我們無法改變太多。於是看到農民手上的泥土顏色,忍不住難過。

1 則留言:

NON 提到...

官商勾結與推諉責任的代價
便是無權勢的小百姓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