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毛,你該為潮寮事件下台

高雄大寮大發工業區毒氣外洩事件一個月連四起,引發居民抗爭,環保署長沈小毛(噢這可是他親愛的好友環保署主秘劉銘龍對他的暱稱)立刻南下,證明他老是在污染事件後第一衝現場(如石門油污事件);從去年12月29日開始直至今年1月3日,環保署空保處的可憐處長楊慶熙,一共發出八則新聞稿,六天八則噢,幾乎是線上記者的稿量了(笑)。


不過這八則新聞稿洋洋灑灑一堆字,重點卻只有「環保署有做事」六個字。但環保署,究竟做了什麼事?


先把時間退回2008年12月18日,當時環保署專案小組審查三輕擴產更新案,在地居民與環團指出,三輕下游廠商,正巧位於大發工業區內;而大發工業區當時已曾造成學生中毒,和三輕鄰近空污情況很像,認為大發工業區不是全然石化廠區就有這麼嚴重的公害問題,三輕不該更新。


但當時環保署官員與高雄縣政府環保局對林園居民的質疑說:「這件事我們已經查清楚了,是農藥。」


不到兩週,大發工業區再度發生空氣毒害事件。這次居民卯起來衝撞官署把鐵捲門都擠扭了;沈小毛不知道被誰建議,嘩地衝第一。然後被憤怒的民眾關在服務中心好幾個小時,直到晚上七點多才狼狽地逃出來。


在 憤怒群眾包圍下,力陳要「與民溝通」、「資訊公開」的沈小毛並沒有堅守承諾,他以大發工業區服務中心說明場地太小為由(噢這跟不准環團進環評會的理由一模 一樣),改到工業區服務大門說明。但最後沈小毛並沒有出面公布蒐集採樣資料數據,反而是高雄縣長楊秋興走到大門口去安撫群眾。


楊 秋興說,看過環保署報告內容後,環署認為這次毒氣事件源頭非單一汙染源,需進一步加以釐清,但不排除浮水處理廠為可能元凶,連他(楊)都無法接受。他說, 由於還是無法確定元凶,經與沈小毛溝通,高縣府、環保署、工業局承諾負起這起事件賠償責任,至於如何賠償待十天後再召開協調會。


從環保署發的新聞稿來看,不明就裡的人大約會感覺沈小毛真是認認真真在處理。那種「無法確定元凶,但我關心居民,所以會先負起賠償責任」的態度,真像我剛看完的日劇Change裡的劇碼。


但是沈小毛大錯特錯。


大發工業區從民國67年營運至今恰恰好邁入第31年,從廢五金處理到石化廠進駐,為什麼這麼多年來監測、源頭控管沒做好?現在拿所有納稅人的錢去賠,到底開什麼玩笑!雖環保署說追查到元凶後要全數索討,但依被點名的各廠商否認的情況,追討還有得等;即便真的鎖定某一家廠商,依環署過去紀錄,我也不樂觀。


講白一點,沈小毛現在處理大發工業區的手段,跟處理友達、華映兩家高科技大廠污染霄裡溪的手段一模一樣。廠商只要一直否認,哪管你居民抗爭、喝了七年毒水,反正環保署和環保局上下一心每天派水給居民喝。解決方案?慢慢等


對我來說,大發工業區不能視為個案。從環署組成的調查小組、大發工業區廠內廠商組成等元素,都指向此地空污毒害不會止息。


大發工業區總開發面積391公頃,其中公共設施僅占地79公頃、工業用地占312公頃。早期規劃中區分成三區,包括綜合工業區,石化工業區及外僑工業區,過去曾因處理廢五金聞名。


台灣燃燒廢五金的歷史最遠可追溯到1960年代中期,主要是藉由酸洗及燃燒的過程,回收廢棄物中的貴重金屬。但回收過程卻會產生有毒廢氣、廢水及大量燃燒後廢棄物。過去廢五金來源主要倚賴進口,廢五金燃燒早期集中在台南市和高雄縣交界的灣裡村,後因污染過於嚴重,排放的廢水使二仁溪遭受嚴重污染,1983年,便在灣裡海邊及高雄大寮鄉大發工業區闢建燃燒廢五金專業區。


但成立廢五金專業區後,空氣污染問題並未有效改善,1989年12月27日晚間,大發工業區廢棄物起火燃燒,造成附近地區嚴重空氣污染,在居民抗爭協調下,大發廢五金工業區於 1992年6月關閉。1993年3月全面禁止進口廢五金。


在這之後,世紀之毒「戴奧辛」的問題雖然暫且離開大發工業區,但大發工業區裡開始胡亂混雜各式各樣的工廠,並且污染總量管制法規不一,這裡有金屬廠、塑膠廠、電子廠、食品廠、傢俱廠等。然後重點來了,還有原先要在麥寮六輕設廠,卻跑到這裡來的長春集團。


原 先台塑集團希望打破六輕垂直整合模式,讓台灣其他石化集團參與六輕四期擴建案,分享輕油裂解廠的乙烯產能。當時有此構想,是因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與長春 集團董事長林書鴻有多年情誼,但長春集團進駐六輕四期的計畫卻因長春集團使用台塑三號原料,被部分公司認為長春集團可能會成為台塑集團的潛在競爭對手而反 對。


台塑反對的,是長春生產的光學與電子材料,如可作為光碟片原料的苯酚、丙二酚(BPA)。因此,早期長春集團雖有意到麥寮設苯酚廠,最後仍無功而返,只好落腳在高雄縣大發工業區,後來大發苯酚廠光是為取得原料,就得多花二億元鋪設管路運送。


如同先前所提,大發工業區工廠胡亂林立、沒有污染總量管制,當然也就不要指望整個廠區會有什麼完善的監督機制(就連六輕都沒有,這則報導指出的監測方式更荒謬);然後日前長春集團麥寮廠順利擴廠,在專案小組審查中,我也沒聽到環委對長春有什麼嚴格的空污管制要求,更別說長春在多年前於大發工業區通過設廠會有多嚴謹。


噢,我這樣寫,並不是說否認污染的長春就是污染源。而是,在整體國家發展政策仍不脫離石化思維之際,並且對健康風險影響評估草率至極時,大發工業區只會是冰山一角。


去年10月30日,台灣綜合研究院舉辦能源評估的座談會,明明白白指出不願放棄石化產業(即便中國在2007年就預測中國有產能過剩危機),甚至直接為三輕、五輕更新鋪路;然後去年12月18號專案小組審查中,三輕就這樣強渡關山最後直接過關


經濟日報、工商時報不斷強調三輕更新擴產案無敵重要。因為三輕更新案,攸關林園、大發工業區石化廠商擴建案。配合三輕更新,位於林園石化區、大發工業區的信昌、長春化工,將斥資興建各年產30萬公噸的丙二酚(會產生環境荷爾蒙)生產廠;位於林園石化區的台苯也有意擴建年產50萬公噸的苯乙烯單體(SM)生產廠。


而2007年7月左右,大發工業區網站內公佈了將爭取北面的台糖土地繼續開發的消息。農業用地、地下水、石化廠,和林園三輕的狀況愈來愈像,然而目前位於大發工業區的516家廠商,據大發工業區網站自己公佈的資料顯示:目前排放水納入本廠處理系統僅計有271家。


空污、水污,林園三輕已經是個不堪入目的例子。三輕和居民的住所僅隔60公尺的隔離綠帶,這種隔離綠帶怎麼會有用?大發工業區和學校也僅鄰一條隔離綠帶,環署對這並非不知情,但除了做成什麼再監測這種不知道能不能落實的屁結論外,為何不先責成廠商擴大隔離綠帶?


而環署竟然還敢發佈新聞稿說組成「健康影響評估小組」表達對此事件的重視。檢視環署推派的專家學者,其中一名是成大環醫所的李俊璋,無巧不巧,就是在三輕更新擴產案中,因居民質疑污染對健康的影響,於是環署組成專家會議,其中的一名委員


只不過這專家會議,並非只由居民信賴的專家組成,也包括開發單位推派的專家。而李俊璋,就是開發單位中油公司推派的專家;同時也是專案小組審查的委員。在去年12月18日那天的專案小組審查,我可沒聽見李俊璋為居民健康把過關!


因此,我實在不懂沈小毛怎麼有空一一回應媒體對他的批評?與其有空發新聞稿澄清自己到底是「大有為政府」還是「有作為的政府」,不如為三輕更新擴產通過但健康風險評估零零落落、監測機制未落實等不負責的確實作為─道、歉、下、台、吧!

6 則留言:

敏玲 提到...

慕情好:

你的文章寫得真好

順道感謝上回在環署公關室的張羅

午餐與咖啡

備覺溫暖

一起加油!

敏玲

Chyng 提到...

敏玲姐:

本來是想等明天環署開完會一起罵的,不過昨天愈想愈氣,就還是寫了。確定年假範圍,應該會挑時間下去一趟。到時候再打擾你們XD  繼續一起加油:)

早洩兄 提到...

這個事件已經很大條
這篇文章可以變成報導,讓大家回顧新政府環保署的位階、態度、作為
原本只以為現在的環保署是經濟掛帥,想不到更誇張,假裝災害沒發生一樣
沈世宏太廢

Chyng 提到...

光頭:
我有把它變成報導啊。報的隔天沈就說抓到兇手了,但兇手卻離十萬八千里遠。

睿宸 提到...

他怎麼可能下台,理由一堆
可以借我轉貼嘛。

Chyng 提到...

睿宸:
公共議題歡迎自由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