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案摧殘 白海豚只剩70隻

瀕危中華白海豚剩下70隻!台灣特有的中華白海豚族群,因近年眾多開發案破壞棲地,成為受關注的野生動物;但至今農委會未擬定保護政策;另一方面,國光石化、大度攔河堰等開發案正審理中,動保團體擔憂:中華白海豚即將滅絕!


保育政策遲無進度

「搶救媽祖魚」保育聯盟成員陳秉亨指出,以福爾摩沙鯨豚保育小組與受台塑、台電等企業委託的台大生命科學系教授周蓮香研究團隊研究顯示,中華白海豚恐剩下60至90隻。


陳秉亨表示,中華白海豚分布在苗栗以南、雲林以北海域,近年西部海岸屢遭開發案破壞。農委會在國際壓力下表示要擬保育政策,但遲遲未有進度,反倒是環保署日前與民間團體、開發業者研究團隊,一起到香港取經。


參訪後,陳秉亨感嘆:「台灣根本沒有保育觀念。」香港的環評委員沒有官方代表、開發單位提出的報告,即便由開發單位委託,學者也有說真話的空間,但台灣卻不可能。


香港的海象和氣候條件較好,能為保育海豚做完整的生態調查,更重要的是,香港堅持在做完整調查前,不能有任何開發;而台灣總是說「沒問題」,或說「一定有方法讓海豚避開」就通過開發案。


六輕與國光石化都提出中華白海豚分布在「北彰化到大肚溪以北」、「濁水溪以南」兩塊海域,完全跳過國光石化開發案,動保團體質疑「根本不可能。」


陳秉亨說,學者政府和民間團體都知道,中華白海豚就是在苗栗、雲林間棲息覓食,周蓮香卻說,「海豚的路徑分為兩個海域,中間只是移動路徑」。陳秉亨指出,即便中間海域只是海豚的遷徙路徑也很重要。


訓練海豚繞國光石化

陳秉亨轉述,周蓮香團隊一直強調國光石化開發案所在的大城濕地不是生物熱點、只是移動路徑,即便蓋水道,白海豚一樣會出沒。


周 蓮香團隊表示,未來填海造陸後,將出動會發出聲音以聚集魚群的船隻,訓練海豚隨著魚群繞道國光石化。陳秉亨指出,填海造陸後,海豚棲息地將再被壓縮。目前 所剩棲地所提供的食物來源,就是維持現有海豚數量的重點,即便海豚可以「游過國光石化」,也將花費海豚更大力氣、營養來源差很多。


動保團體感嘆,就連中國的法律執行都比台灣嚴格,包括珠江口一帶不能有底拖漁網,但台灣除了開發案,近日也開發底拖漁網,根本是置海豚生死不顧。


即便中國有保護政策,珠江口一帶的海豚仍每年以1%的比例在降低。


陳秉亨擔心,台灣數量若真的剩70隻左右,30年後族群數量就回不來、恐遭滅絕。呼籲政府重視瀕危動物生存權利,停止無謂開發建設、還給保育動物原始棲地。




1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白海豚1不3沒有
誰叫白海豚不能吃
誰叫白海豚沒選票
誰叫白海豚沒財力
誰叫白海豚沒勢力

在台灣什麼都沒有
政府會理他們嗎
政府會重視他們嗎

Chyng 提到...

匿名:
所以我看那段影片時,感到很好笑又很悲哀啊~

Bboy Fan 提到...

話說今天看到有人偷捕海豚被抓,這些人到時候被罰被關是活該...

不過當那些抓海豚的人被處罰時,這些政府官員造的孽卻可以安然無事,實在他x的很機掰...

真的搞不懂為什麼台灣政府會這樣搞?貪污的同時好好做事情難道有這麼難嗎...雖然不想以偏概全,但真的覺得這些擁有權力的四五年級生真的是腦袋裝屎...

Polo 提到...

不管周蓮香研究團隊可以眛著良心堅持那一區才是白海豚的生物熱點, 但總有一個區吧, 整個西海岸, 國光,中科三期,中科四期, 後龍科技園區, 竹科總有一個工業區是會中到吧?

想請版主幫我們問一下周蓮香大教授, 到底她的研究結論是那一個工業區會妨礙白海豚存活, 請她老人家秉持學者專業明確點名一個, 如果她敢點任何一個工業區停工停建限制開發, 以免影響白海豚生存, 那研究還有點價值.

最爛的研究就是西海岸不管怎麼開發都不影響, 我們可以引導白海豚去東海岸生活, 還滿好笑的, 我真的很好奇, 可以麻煩版主幫忙打電話問一下嗎?

我看到訓練海豚那段覺得很好笑 應該把他翻成英文投書到國際媒體幫台大宣傳一下 不虧是世界百大! 讚! 五年五百億花的真有價值! 台大萬歲!

宣宣 提到...

是否有可能也訪問周蓮香老師作一個平衡報導,因為看文字中好像大多都是轉述或是擷取部分報告內容,但我覺得可能親自訪問他會比較知道他的想法。

Chyng 提到...

宣宣:
其實秉亨轉述的部分,跟周老師在環評會上說的是一樣的這樣。

Red bull 提到...

我很好奇中華白海豚的範疇界定會議, 如果在版主文中的台大團隊力挺下, 就算西海岸的國光, 中科三. 四期, 後龍科技園區, 竹科竹南基地都拉進來作所謂的範疇界定(這樣已經從彰化濁水溪做到苗栗中港溪了, 超寬的, 該不會都是所謂的通道吧?)

會不會作完以後乾脆叫白海豚退到海峽中線以外就好, 把中華白海豚都推給中國管好了, 或是改叫他們去釣魚台, 歸日本管勒?

原來生物學上的生物熱點與原棲地, 是可以受到資本主義的影響隨意被更改的, 金錢力量真偉大!

匿名 提到...

建議版主如樓上幾位所言, 訪問台大周教授, 作一篇平衡報導.

並請他以專業指出到底那一個工業區, 那一帶是他所謂的白海豚生物熱點?

在昔日報章印象中的周老師是很環保專業的生態界人士, 但是本文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Sean 提到...

雖然我對台灣白海豚的滅絕也感到憂心
也可以理解在推動環保運動時的無奈與不滿
但片中這種調侃式的呈述
並不會讓事情有太大的改變
期待有訪問台大周教授的平衡報導出現

匿名 提到...

大學時上過周老師的課,看見他對鯨豚的熱愛,今天卻出現這樣的言論感到不可思議,不知在哪邊能讀到周老師團隊的研究調查報告?

Chyng 提到...

給以上建議訪周老師的讀者們:
我會找時間訪問周老師的,但是年節有一堆專題,請大家見諒。六輕五期送進來審,白海豚還是遇得到的這樣XD

Chyng 提到...

關於周老師的報告,各位可以參考一下捉前寫過的這篇:http://gaea-choas.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01.html

由於報告由開發單位提供,沒有電子檔,所以截取書面資料為文字。

Schonkopf 提到...

據我參與相關會議的經驗,周蓮香老師從來沒有說過填海造陸對海豚影響不大.甚至還看過周老師的學生透過模擬,對政府及業者宣導,如果彰化這塊海域阻斷白海豚的交流,台灣白海豚數量會更快速下降.其他關於引導穿越甚至補償措施,周老師也都講過這些是不能確定的補救方法.

"秉亨說,學者政府和民間團體都知道,中華白海豚就是在苗栗、雲林間棲息覓食,周蓮香卻說,「海豚的路徑分為兩個海域,中間只是移動路徑」。"

這句話就我在會議上所見,就只是呈現事實,似乎周蓮香團隊發現在彰化南邊不像在其他海域有發現到許多覓食活動.我想透過斷章取義,很多人的有心利用,有些事實也可以被拿來當作操弄的工具,甚至分化相關人士.

有時候覺得很有趣,許多環保界的前輩會指責業者說謊,但是我卻也親眼看過某些人在相關會議上指著周老師團隊點出的分佈圖,說周老師袒護業者,工業區旁邊都沒有海豚.但是那張圖上在麥寮的旁邊卻是一堆海豚...大概是真的如該位律師當天所說的,沒帶眼鏡吧.

Chyng 提到...

Schonkopf:
可以請問你參加的相關會議是?能否提供資料讓大家閱讀?尤其是最後一段所提。

這邊另外做說明,我參與相關的環評會議中,在周老師受台電委託的案子,也就是彰工一案中,周老師明確地說過「未來彰工所在地的導流堤雖有7百公尺及溫排水效應,但對白海豚影響機率並不高;水質污染也不是重點,但建議開發單位營運前後要公開監測結果」。

是因為這樣的發言,加上專家會議時周老師並不願意多回應環團的發言,以致於環團對周老師有諸多質疑。

另外補充,陳秉亨在這篇文章裡談的是「周蓮香團隊」,報導裡也是這樣寫的,陳秉亨並未特別說明是周老師本人或是其研究團隊人員。這部分也可再釐清。

Schonkopf 提到...

沒帶眼鏡這段有趣的話是在永續會針對白海豚保育議題在農委會所召開的第二次跨部會會議所聽到.

針對填海造地那一段,你的文章中下的副標為國光石化,後面所提的也是國光石化,結果這段引述卻是從彰火案而來?我覺得這些來源應該要寫清楚,否則很容易誤解.

彰火案導流堤填海的規模幾公頃? 國光填海又幾公頃?兩個案子的填海應該不能相同而比,因此評估的結果也應該有很大的差異.

至於團隊不團隊的問題,這實在是扯遠了...(汗)

Chyng 提到...

Schonkopf:
農委會的跨部會會議,是不開放給媒體進入的,所以你說的這部分我無從了解起。

至於文義的部分,我引述彰火這段是在留言部分讓大家參閱周老師之前的發言;但在這篇新聞中我也明確指出,是陳秉亨轉述周蓮香團隊的發言,應該沒錯吧?

另外,雖我非專業,但就參與環署舉辦的相關會議時,包括中研院多位教授都指出「白海豚不該受任何開發侵擾」的建議與主張,因此不太理解你類比彰火與國光石化的用意。

而我對環團如此發言的理解是,也就是因為連中研院的學者都這樣提出,但周老師仍然在當天有這些學者與會的彰火的報告說「沒有影響」,因而引發不信任的狀況。

另方面,環署當時是有意只以彰火一份報告就定位白海豚在未來開發案中的角色,但周老師在當天並不願回應與會學者與環團的說法,我想這樣真的很難避免質疑。

以上說明。周老師的部分,我會再次去求證。謝謝。

秉亨 提到...

秉亨的回應

首先向版主更正,周老師確實沒有說過,填海造陸不會有影響,可能是那天電話訪談時,我沒有表達清楚,先跟版主致歉

對於周老師,記得我大學時,就聽過他演講鯨豚保育,對我保育工作有很大的啟發。之前開發單位扭曲周老師研究結論時,我也寫了幾篇文章幫周老師叫屈。相信關心這議題的朋友,也都看過。

但這次香港行,對我而言確實有很大很大的感觸,比如說一直強調彰化不是分佈熱點,主張可以用聚魚器訓練海豚游過工業區,強調台灣的白海豚並非獨立的種群(有一種就算台灣沒棲地還是可以游到其他國家的暗示),強調白海豚在台灣不叫做媽祖魚(叫媽祖魚不是更能喚起保育的意識嗎?)

當然有可能是我有被害妄想症,但我想如果有第一線參加環評會議的朋友,應該可以理解,我的想法,畢竟以白海豚的族群,就算現在開始保育,也未必能夠成功,何況未來還有這麼多開發案。

至於科學這東西,可神奇了,當工業區環評的時候,可以很科學的說,根據我的科學的模擬,污染絕對符合標準,卻也可以很科學的說:我們科學研究還不夠,不知道有多少影響。但在我的想像之中,幫工業區說話的專家已經夠多了,而保育學者應該比環保團體更愛海豚,在環評會裡,至少該主張,白海豚研究與保育工作沒有成果之前,不應該進行高污染的開發行為,不是嗎?

秉亨 提到...

剛剛好像沒有留言成功,再寫一次…

首先向版主澄清,周蓮香老師沒有說過填海造陸不會有影響,可能是電話中,我沒有表達清楚,對版主與周老師團隊致歉。

我大學時期,曾聽過周老師演講,對我從事保育工作,確實有所啟發,在開發單位扭曲周老師研究成果時,我也曾寫過數篇文章為她叫屈,關心這議題的朋友,應該都看過。

但是這次香港行,對我確實造成嚴重的打擊,才讓我有感而發錄製這段影像。比如說:主張台灣的白海豚不是獨立種群(有一種就算台灣沒有棲地,也可以游到中國的強烈暗示),工業開發最嚴重的彰化地區不是海豚分佈熱點(就算不是熱點,香港的案例也說明了移動路線的重要),可以用聚魚器訓練白海豚適應工業區(之前還有一個很扯的建議,說要預留八百公尺水道給海豚經過),並且很科學的指出台灣沒人叫白海豚作媽祖魚(打響媽祖魚名稱,不是更能促進保育嗎?)

至於科學這種東西,在環評裡可有趣了,專家可以很科學的保證,工業區的污染絕對不會有問題,也可以很科學的說,以目前資料,那些傷害不一定是工業區造成的。最後很科學的,每個開發案都過了。只是我常想,支持開發的學者也夠多了,總該有支持保育的學者,堅守保育立場,主張在白海豚保育措施與生態研究沒有徹底完成前,不可以進行任何超級污染的開發案吧?要不然有經費,有sci點數,白海豚卻死光了,好像也不太對

我想,有參與過環評的人,點滴在心頭,認為是我有被害妄想症的朋友,歡迎來參加這些環評會議。許多會議(包含香港參訪行程),我也都有錄音錄影的紀錄,可供大家公評。這或許是最近,那些會議都盡量避免民眾參與的原因吧?

Chyng 提到...

秉亨:
感謝回覆,我會更正文章內容。也向讀者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