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半年】工地上的家



「動土到今天一共88天時間,大愛永久屋落成了!」永久屋落成典禮暨圍爐儀式上,主持人透過麥克風傳達慈濟的「效率」。2月10日、11日陸續 入住的災民,在總統馬英九親臨時,在慈濟人包圍下,穿起傳統服飾對媒體說:「我們歡喜入住。」鎂光燈離去,災民面對的卻是塵土飛揚的工地與茫然的未來。


大愛村,位於杉林鄉月眉農場,由慈濟擔任起造者、鴻海集團主導產業重建計畫;這是慈濟在台灣的首座大愛村,佔地58公頃,計畫興建8百至1千戶。慈濟基金會希望大愛村容納所有原鄉災民,以利國土復育。


第一次圍爐

永久屋第一期工程共興建748戶永久屋,分別有14、28與34坪大小,依家戶人口多寡分配入住。慈濟基金會已在興建第二期工程,但目前僅有504戶災民 願意入住,多數居民希望回到原鄉重建。高雄縣社會處長吳麗雪進一步表示,目前34坪永久屋尚未完成,504戶居民要全數入住,須待年後。


儘管如此,政府與慈濟基金會仍趕在農曆年前,要居民住進仍像工地的大愛村,吃原住民從未有過的「圍爐餐」。災民尚未入座完畢,政府要員已在國安人員保護下欣喜動筷;舞台上,原住民跳著歌舞感恩,這是入住大愛村的原住民的圍爐初體驗。


大愛村內主要幹道大愛路右側,是那瑪夏鄉居民的永久屋住所,也是第一批入住戶。10日,慈濟基金會出動大批人手,在工兵學校舉辦離營歡慶會,帶著災民唱歌感謝慈濟,之後便陪著災民入住,幫災民運送行李。


這天,慈濟基金會出動多組攝影人員,拍攝災民入住永久屋的心聲。11日圍爐晚會,高掛空中的螢幕播放慈濟人在大愛村中辛苦的身影、災民感恩的謝詞;多數災民確實感謝有棲身之處,但她們不解:為什麼要趕著入住?


工地上的房屋
高雄冬陽仍炎熱炙人。原本長滿綠樹的月眉農場,如今變成慈濟灰色房屋的基地。車子駛入大愛村,塵土飛揚,卡車、回收車、工程車頻繁進出,看不出任何「落成」痕跡。


事實上,大愛村就像工程示範村。從整地、打樁、興建、裝潢……所有過程一應俱全,就連工地工人都不解為何要這麼趕?沒人解答,她們只得在除夕前點燈趕工邊抱怨:「真夭壽!」


南沙魯村民田美菊在記者來訪時手還拿著抹布。一臉疲憊的她苦笑:「這些沙,怎麼擦也擦不完!」育有一歲小孩的她指出,大愛村多數房舍並未落成,雖然自己住的這一棟房子蓋好了:「但孩子這麼小,很可能產生呼吸道問題!」


南沙魯村民阿麗也有同樣擔憂:「大愛村現在和工地沒兩樣,工程車跑來跑去,很擔心小朋友發生事故。」說這段話之前,阿麗才剛喝止孩子騎著玩具車衝入土堆。


除了塵土、交通安全問題,整個大愛村目前尚未具備生活機能。慈濟基金會秘書處專員鍾易叡表示,大愛村內規劃的行政中心,最快要3月才完成。換句話說,就醫、採買甚至寒假過後的就學都還是問題。


田美菊透露,不少災民跟慈濟反應:「等全部都好了再讓我們搬進來。」卻遭到拒絕。「慈濟說,如果年前不搬進來,這些家具就都不給我們。」她手撫桌椅、望著冰箱嘆口氣說:「這些都要錢啊,我們一無所有,只好同意進住。」


前途茫茫

30歲的田美菊,2年前從花蓮嫁至那瑪夏;不久,先生中風,因家中的地被越域引水工程徵收而無法耕種,她只得開小吃店維生。


風災發生時,小孩還不滿一歲。田美菊的先生為了不拖累她,一度厭世要求田美菊棄他而去。「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一個人拖我老公、抱小孩,一直爬都是泥的路、一路跌倒,好不容易活過來!」


尚有160萬貸款的房屋在風災中全毀、先生又是更生人,田美菊嘆氣:「我也想回鄉,但是回去怎麼開始都不知道,只好先住進來。」選擇大愛村,田美菊也為難。「老公國小沒畢業,我也沒學歷,以前在山下工作過但不適應才回山上,但現在完全沒有選擇。」


儘管鴻海集團承諾的有機農園課程已進行,田美菊的先生也去上課:「但他行動還不便,而且地那麼少,真的輪得到我們嗎?」寶山村民戴筱珍也有同樣疑慮,對於不能返鄉,她已認命:「畢竟山上被列為危險地帶,我們也會怕!」


戴筱珍說,以前在山上居住,就算兩個月沒有收入也不會餓死,住到永久屋後失去耕地,政府也僅口頭承諾有機農園的耕作、一切尚未落實,「但現在什麼也不能想,只能先進來住看看。」


擴張中的永久屋

2月10日,災後滿半年。高雄縣政府與慈濟基金會舉辦永久屋簽約儀式。高雄縣長楊秋興表示,災民住進永久屋後,一定可以重新站起來,在風災後「打斷手骨顛倒勇」(台語)。


慈濟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碧玉說:「災民不是災民,是有福的人!」林碧玉表示,住進慈濟永久屋後,「原住民就能化少數為優勢,成為平地的菁英」,因為許多決定入住永久屋的災民,都發願要「不抽菸、不喝酒、不嚼檳榔」。


林碧玉強調,大愛村不只是災民的安身之地,更是原住民的謀生空間。目前慈濟正在趕工建造表演場地,「原住民以後可在這邊演唱八部合音,讓觀光客進來觀賞」。慈濟基金會透露,已有愈來愈多災民申請入住。


11日落成典禮當天,包括高雄縣八八再造聯盟、勤和村自救會、寶山村重建協會,在馬英九來到前,跪求政府正視災民「原鄉亟需避難住宅、中繼安置處所」的需求、勿將永久屋擴張當成解決災後問題的手段,但她們的呼求,依然不被聽見。(待續)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唱八部合音讓觀光客進來觀賞......

沒有土地 八部合音就是個廢物!
更何況,誰希望自己的生活"被觀賞"?

用漢人的生活方式來期待原住民也能同樣的生活,簡直是暴力!

匿名 提到...

八部合音只有布農族才有的吧

Earthqueck 提到...

...哀...
慈濟上和這裡的報導出入很大...
也難怪慈濟的人都不會知道事實的真相
還要怪版主你...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