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環保團體的朋友們




我知道,中科三期環評被撤銷後,環保署的解釋真的讓人很生氣、覺得很「沒有常識」、很「違背常理」。環保署的混帳解釋確實必須被散播、被記住、被衝撞,但就現實與媒體報導的立場來看,挑戰環保署在此事的解釋不是重點,或說,不是中科三期環評案的「弱點」。

如同署長沈世宏一再重覆的「你們都不看行政程序法」、「我們來咬文嚼字」,他所透露出的訊息與堅定態度,源於「環評法確實屬環保署主管、環保署握有詮釋空間,並在環評被撤銷後第一時間就召開跨部會協商」,環保團體和環保署對幹這麼久了心裡應該要有底,環保署向來就是聽命行事(否則中科三、四期怎麼過關的?),在法律條文這件事對它花力氣不但是對牛彈琴,甚至是隔靴搔癢─別說撼動不了決策,連把關現狀都做不到。

中科三期環評自我接到被撤銷的訊息、一月二十三號至今,已經第七十三天了,七十三天內,環保團體到行政院抗議一次、到環保署抗議兩次、繼續提起公民訴訟、開了數次記者會、投書媒體回應環署。

這些事情都該做,也應該持續做,但就媒體記者來看,環保團體要做的不只有這些。抗議,行政機關不回應,不是中科三期才開始的,自從馬政府上台後,關門放警察已經成為一貫回應方式;年後環保署的主管會報,沈世宏公開說明,「院長(吳敦義)對於負面新聞事件處理及因應至為重視…未來早報刊登之新聞事件,應於晚報發稿前回應。」不只如此,署長辦公室新聞公關組與「媒體監看單位」要充分合作,「每日於七點半前將本署有關的重大新聞以簡訊通報一級主管,並負責聯絡一級主管」,這個政府,早已卯起來「全面」掌握訊息與發言權。

一般媒體與政府部門間的聯繫本來就較強,更別談置入性行銷與媒體立場一直沒有變過;環保團體想要登上版面,很抱歉,就是要有新意、要有「點」。今天不在這裡討論媒體爛不爛、媒體與社運間的關係何如、也不是要環團「想盡花招上版面」,撇除這些,回到「新聞」兩個字來看,新聞是什麼?「新的」消息。

三月一號在環署抗議燒紙紮爽不爽?爽!畫面好不好看?很好看!我在旁邊採訪也吼了幾聲,恨不得那天不用上班跟著一起衝,我們都很憤怒、都想發洩、都想爭取「心目中的理想正義」,但當中科三期被撤銷至今已經七十三天了,如果依然只有發洩,很抱歉,媒體不會理你的。

投書、抗議,這些多重管道曝光的方式,只在一開始環團與環署在法律條文交鋒時有效。環保團體第一時間就要把事情講清楚、講完整。這個意思是:你要聽進去(聽懂)對方(環保署)在講什麼。

老師都有教,打辯論的時候,首要之務就是「界定範疇」,範疇的界定要看「關鍵字」。今天環保署已經先掌握了「關鍵字的定義權」,把所有力氣花在這裡是不智的。我知道這樣講很「失氣」,但很衰小的就是環保署這樣講沒錯啊─「法條上面又沒有寫!」環保團體的抨擊只剩下「道德」上的意義,問題是:這個時代了,道德還值錢嗎?

就是因為道德不值錢,環保議題才會讓人傷心成這樣,因此,在七十三天後,好不容易環保署開了一個會要討論中科三期,環保團體卻花了近兩個小時在那邊道德喊話「憲政危機、社會信心瓦解」─環保署真的對這有一點點擔心或有一點點良知的話,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嗎?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考慮再三,因為環保團體面臨什麼樣的問題,我知道。沒有錢、沒有人,但沒有錢沒有人不等於「只能執著在法律條文上高來高去」。中科三期環評被撤銷後,所產生出的問題漏洞不是只有一個。美麗灣的動工是一警訊,儘管環保署可以再三解釋中科三期,但它如何面對這些骨牌效應?

沈世宏今天一再強調美麗灣動工跟中科三期無關,環署的解釋「只適用這個案」,如果在辯論場上我就要問:為什麼只適用於中科三期?當詮釋空間被環署佔滿、好不容易有案例讓環團去創造空間,為什麼不把握?

律師林三加今天也講了重點,「開發單位是國科會、不是廠商,為何保護廠商利益?」這在法律上有沒有問題?如果有,這個東西對媒體來說才是「新的」。沈世宏今天不願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問題在哪裡,環保團體要講給大家聽啊。

今天所有人在場上跟沈世宏你一言我一句,但我覺得只有后里農民陳欽全講得好。他只短短地報告了幾件事:「原環評規定只能興建、不能營運,七星農場已經有營運了,怎麼辦?是否違法?污染沒有環評結論應對,怎麼辦?」陳欽全在意的是什麼?在意的是「當地居民真實的生活狀況」,對我來說,這才是最關鍵、環評被撤銷所要守護的。

因此我也覺得沈世宏講得對:「你們怎麼不去找國科會?」對啊,為什麼?憑什麼國科會可以躲在後面?它是開發單位、提出的開發被撤銷卻又握有停工與否的詮釋權,這不是邪惡到極點嗎?有比環保署玩文字遊戲更不可惡嗎?拜託,不是只有中科三期耶,還有更人神共憤的中科四期在後頭耶!憑什麼讓中科局長楊文科逍遙!

當然我們可以料想得到國科會會怎麼說,大概又是環保署如何云云,但這不就要製造衝突了?環保署和國科會到底誰要來擔社會對這件事的觀感?國科會至今沒有完整的解釋、沒有直面法院判決「開發單位提供錯誤、不完整資訊」的這件事,不是嗎?

而拉到更近的層面來看,旭能動工一年多了,儘管環保署再度為它開脫,說營運許可是跟著之前有效的環評核發國科會不認為它違法云云,但現在是「環評監督的空窗期」耶,如果有幾個這些爛廠商違反原環評結論的案例,不要說能上版面了,又是再一次奪回詮釋空間的可能性,這時候再去花力氣攻擊環署的說法才有意義啊,不然現在不過是各自喊爽的而已。

之所以寫這樣一篇文章,不是要落井下石。親愛的環保團體的朋友們,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寫下去,不管你們的論點再怎麼沒有新意。但這件事不能只有「我們有反應」。如何撼動大眾,才是真的重點。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喜歡這篇文章,用大砲打一個城牆發現打不破,應該用其他力氣找其他縫隙來努力,縱使只剩下手槍也應該試圖找到弱點!感謝情姐身兼二職的分析、討論。

驍驥 提到...

現行體制資本家有錢,政客有權,人民有什麼?人民只剩下『道德』。
而通常有錢有權的人便可以隨意扭曲主導人民的道德價值。(所以古時專制君王要尊孔尚儒,有點悲哀)

如版主說的,弱者不能固守道德,不要冀求會有一個明君與你討論道德。強勢者的語言是利與害,遭受不平的時候對強者只能講『利害』,維護個人小利,曉以國家中利,尋求世界大利。目標會比較明確,比較容易達成。

所以,當不平時考慮有什麼力量可以制衡,一昧正面衝突效益不大,同時應考慮如何才能產生有利的局勢。(目前我所能了解的只是設法監督人民代表,進一步來改變體制。除此之外不知還有什麼有效方法。)

話說回來,當人民被教導到放棄道德,沒有好的基礎,附生的權與錢也會不容易生存。


我也對現行政治體制剛嘗試瞭解,感謝你讓我瞭解這社會許多問題,只是我也感到人民力量渺小,只能等待形勢改變或像版主說得想辦法多影響一些人吧。

thomas.0126 提到...

我這個不真正屬於任何環保團體的環保社運份子非常贊同妳的看法,講了好幾年,環評不該是環保團體保護環境的唯一戰場,以中科3期來說,2個月前,我也建議應該把訴求與行政訴訟對象擴及到內政部(核發土地開發許可)與國科會(可能是科學園區設置開發許可的核發單位),如果環保署都已把話講得這麼白,還只聚焦在3期補做健康風險的環評專案小組與大會去道德訴求環評委員應該讓它進入第二階環評,結果如何?顯可預期!
這一陣子我與徐世榮老師全力在忙會慘創台灣的產創條例,我們希望能逐步結合全台被壓迫的農民與弱勢團體,好好跟這個不公不義的政府算一次總帳!

東海和平咖啡館 提到...

慕情,加油!支持這篇文章也支持你!

匿名 提到...

難道現行法律條文與體制內的管道

都完全無法制止環保署為所欲為嗎?

真是荒謬的偽環境保護單位

請繼續寫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