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hall overcome






「我們本來在思考,是不是要上台說話;但想了三十秒,還是決定上台,」來自日本福島的大賀絢子、宇野朗子,在430反核遊行終點、凱道的舞台上,堅定地說:「因為我們知道,恐懼的是政府!」


她們在上台說話前,被警方警告:持觀光護照來台,不得集會遊行、上台發言。瞬時間,場景拉回五年前,樂生四一五上街頭那一天。當時,獨立記者張翠容,來台聲援樂生保留,上台說話不過五分鐘,也被警方以「入出國及移民法第27條」警告,如果上台說話,未來很可能將不得再入境台灣。





但大賀絢子、宇野朗子未有恐懼地上台,為了核災一旦發生、難以止息;宇野朗子說:「和台灣的各位站在一起,我毫無畏懼。」大賀絢子則因為輻射飄散為台灣民眾帶來的恐懼與歉然,用著哽咽的聲音,唱起了「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We'll walk hand in hand some day

We shall all be free
We shall all be free
We shall all be free some day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We are not afraid some day

We are not alone
We are not alone
We are not alone some day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The whole wide world around some day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大賀絢子唱起這首歌時,在台下的我忍不住熱淚盈眶。家人都在福島的大賀絢子與宇野朗子,為了反核,來到台灣,面對著媒體一再重複提問關於災難發生的那一刻,一面掛念著故鄉受難的親友;來台的兩三天,她們用著讓人難以想像的意志力,繼續反核。在「核四停建、核一至核三廠除役、零核災」、有著悶熱天氣的430遊行這一天,走完全程。她們一邊發送傳單,告訴台灣在東區逛街的民眾,別再忽視核能安全的問題,因為她們就是活生生的核災見證者。




核能不只是環境問題,更是人權與平等問題。無論是憲法保障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或是將核廢料丟給偏遠地區的原住民的缺乏正義。核能,本來就該是全民的議題,因為核災一旦發生,不分藍綠、全都受害。


去年七一七凱稻的行動,我在中國旅行,無從比較;但今天,是從事記者五年多來,第二次,可以說是幾乎看到全台社團及各階層的民眾走上街頭。儘管仍然比樂生四一五少,但在反核運動沈寂十年來,今天的人數,以及參與者的多元,都讓反核運動再露曙光。而且,不只台北:貢寮有上千居民、高雄也有三千位左右的民眾、台東反核廢更突破一千五百位民眾。


台東反核廢遊行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反核遊行南部場
(圖片來源:蓮霧拔)


大賀絢子說得對:「是政府在害怕,因為我們在傳播對的事情。」




在三月十一日過後,政府其實從來沒有「真正」的檢討。一直到今天,福島核災發生已經超過整整一個月,台灣政府的思維,依然停留在體檢核電廠;早上,宣佈著體檢的進度,卻不肯面對:台灣沒有發展核電廠的本錢。


主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透過社會各界的涓滴愛心,讓大賀絢子、宇野朗子,可以免費來台,綠盟安排了多場媒體專訪,儘管疲憊,遠從福島來的兩位日本朋友,依然不厭其煩地告訴台灣,必須重視這次日本福島事件、反省台灣的核電政策。主流媒體都到了,但曝光率卻不高。綠盟的朋友透露,是被「上面」「壓」了下來。


相反地,今天遊行場合中,一位樂迷,在經過四技二專考場時,和陪考的家長吵了起來。據說,是家長要求安靜、而樂迷比了中指。某家主流電視媒體,似乎把焦點放在中指上頭。


遊行前,主辦單位已經告知會經過考場,希望大家安靜;遊行到考場時,也有請安靜的提示。以我來看,遊行隊伍(我有經過樂團那台前導車)經過考場時,音量已經降低許多。家長到底不接受遊行的音量到什麼程度,發生衝突時我不在現場,無法判斷;無論如何,比中指是很糟糕的行為,不管是對遊行本身,或是溝通。但更糟糕的是,主流媒體將焦點放在衝突上。


這顯示了,政府和媒體,已經把災難視為過去式了。




因此,我們還需要更多,今天的力量。



今天,所有反核民眾來到政治中心,聽到核災警報聲響起而躺下。這是在告訴執政者,當核災警報響起時,政府要面對的,將是遍臥的人群。這種,對政客執念的權力無所圖的反對意志,才是政客的核安警報。430,只是開始,從今天起,還需要更多人、更多提醒,讓警報繼續響下去,直到政府願意,讓我們把遊行的手舉牌翻面,迎向陽光。


(圖片來源:鐘阿雄)


We shall overcome, I do believe.


6 則留言:

退隱江湖 提到...

這次遊行,不論主辦單位不同家,根據上次反核遊行令我不爽,我依約缺席。但骨子裡還是會關心遊行狀況,而我ㄧ位朋友則是第一次跟著勞工團體參加反核遊行,昨晚聊天時,他說:感覺沒力,遊行隊伍被台灣國宣傳車與ㄧ堆榜政治標語的計程車插隊搞怪。我說:台灣國車隊每次都搭便車,卻不見糾察隊與警察糾正,這也顯示台灣的遊行對秩序管理很糟,但是又能怎樣? 衝突嗎? 不正對了他們的意?

cmc 提到...

報載:因為參與向日葵反核遊行,兩名日本婦女可能會被驅逐出境、無法再入境台灣。

這兩位婦女來自福島,因核災而無法回家、也因自身慘痛經驗而深知核能危害;她們現身說法,為的是希望台灣人民不要受到同樣的傷害。這樣崇高的情操與行為,卻被威脅驅逐;馬政府這樣對待災民,既無理也失禮、更會重創台灣的國際形象。

Fred 回應, 我想我的重點不是有沒有政治力介入, 重點是有無違法,違法人不見得每個都會被抓, 但違法被抓就要遵守法令, 不能說違法被抓, 就說是政治力介入, 不是本末倒置嗎?
(摘自 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978728 驅逐核災難民的可恥政府(by 老皮蛋)May 2, 2011)

把反核運動導向法律爭議,就像把反核運動價值導向政治利益收割,都是有人刻意離題操弄,模糊問題焦點,混淆扭曲反核運動的本質和價值。以日本福島電廠核能災害為例,這在台灣的法律,是嚴重侵害人民受憲法保障的各項生存自由權利,政府核准核能政策是踐踏國家憲法,踐踏人民的生命財產自由安全,日本福島電廠核能災變受害人民,如果發生在台灣,是可以依法聲請國家損害賠償,並追究相關失職政府決策官員的刑事及民事法律損害賠償責任。

然而問題的關鍵是,當失去了生命,任何的損害賠償,任何的追究刑事法律責任,都將無法挽回,日本福島電廠核能災變,就是自然力量給世人最嚴重的警訊,也是上帝的憐憫給予人類的啟示。

所以,請問當政府的施政,是在侵害人民受憲法保障的各項生存自由權利,踐踏國家憲法,踐踏人民的生命,政府怎會是「依法行政」,難不成這個國家的法律,是可以容許政府隨意的解讀適用。

cmc 提到...

錯誤是真理的一部分錯誤即是真理我們又怎能害怕錯誤呢

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同屬一個中國(是台灣政府所理解的九二共識),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是中國政府理解的九二共識),結論是台灣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如果所有的言論必須經過層層審核檢查,請問你是在害怕什麼,言論自由的價值又是什麼,新聞媒體所信奉的言論自由基本價值,是你自己來定義的嗎,別再告訴我這裡是你的私人空間,你保有自主決定的權利,包括言論的審核權。

我想提醒的是,在這個世界錯誤是任何人都無法避免,因為我們每一個人從小到大,從古至今,從愛因斯坦到李遠哲,都是從不斷的嘗試錯誤中,摸索累積經驗學習成長,而且無一例外,錯誤是上帝祂賜予宇宙自然,唯一可以揭開宇宙真理的一把鑰匙,錯誤是真理的一部分,錯誤即是真理,我們又怎能害怕錯誤呢,我們該害怕的是,不知謙虛面對錯誤,及時的回頭,及時修正錯誤。

不明白你是害怕又發生插槍走火,引發不理性不必要的筆仗,還是為了剔除無關言論自由的不當言論,如果是害怕又發生插槍走火,也不能因噎而廢食,別忘了這裡是一個自由社會,應該讓自由的思想可以遍地開花,真正不受到限制,可以自由的綻放,讓思想可以自由的交流,互相激盪出璀燦絢爛的火花,在台灣是不須害怕自由芬芳的滋味。

給個建議,在你辛苦所建立的這個保護自然環境的思想反芻空間,應該讓它發揮非主流媒體的最大效益,無妨就讓所有的言論,自由的思想,百花齊放百鳥齊鳴,這只是做為一個媒體人所該堅守的基本價值不是嗎,而對於一些惡意洗板,蓄意攻訐不雅的言詞,顯與言論自由無涉的文字,還是可以事後篩選刪除,一樣能排除文章閱讀障礙。

Chyng 提到...

退隱江湖:
其實有糾察隊,不過當天遊行人數眾多,又在東區,糾察隊維持人群安全已經有點忙不過來;我那天看到台灣國這樣也是傻眼,畢竟當初已經說好了。只能慶幸她們沒有政治人物出來搶麥克風,算是沒有破壞焦點。我想這可以提供主辦單位參考,下次如何更有效率地維持秩序:)

cmc:
看不太懂你第一偏留言在寫什麼。至於審核的部分,我已經解釋過N次了,相信你也看過才繼續留言。提醒你無須拿我的謀體身分來壓我,很沒效率也很無聊。

提醒你,言論自由不代表可以無限上綱,言論自由並不保障毀謗、惡意攻擊、情色廣告騷擾,我不認為我的審核有何問題;言論自由保障的是你發言的權利,你可以自己開個部落格說話,我不能禁止你,但你不能跑到別人的地方說話,然後說這是我的言論自由,因為我的部落格不是「媒體公器」,講得直白一點,就算報紙投書也不會每篇都登,所以他們也限制了言論自由嗎?把自由兩個字認識清楚,好嗎?

請記住:我沒有限制任何「針對議題討論」的人進行封鎖,儘管是像你這樣已經偏離主題的質疑。如果沒有進行審核,我不會知道誰將廣告文留在哪一篇,因為一開始我就是沒有進行審核的動作,導致討論品質相當不好。關於審核已經是老梗,如果你繼續如此,我將視為洗版不再公開。

cmc 提到...

你好像也沒有看懂我的疑問,還是我沒把話說清楚,我並沒說是我的言論自由有被限制,而且也同意你說想說話想表達意見,也是可以自己開一個部落格,更可以盡情的暢所欲言,我的問題是,言論審查與新聞言論自由的基本價值,顯然是格格不入,一個媒體人,開一個部落格,還希望能炒熱人氣,既然這樣,當然來者是客,焉有送客人見面禮是,言論請先經過我本人審核待核准後即可...不過這也不是主要的重點,還是再重複原來簡單的問題,言論審查與新聞言論自由的基本價值,是有矛盾,你應該不會還想說,言論審查也是新聞自由的一部分。

至於你的考慮和你審核留言的理由,自然是應該被尊重,老實說像這樣的離題留言,是真的有像你說的,是過來洗板的嫌疑,所以也已經明白你的堅持,結果如何我是不會有意見的。

您的意見已被儲存,待網誌版主核准後即可發佈。
(摘自 http://gaea-choas.blogspot.com/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非核家園到此為止 Chyng 胡慕晴 下午 02:50 2011/5/4)

芝瑜 提到...

您好

我是貓頭鷹出版社的行銷,在您的部落格看到許多關心環境、災難的文章,故想分享《災難來了怎麼辦?災難應變SOP》新書發表會的訊息給您及有興趣的朋友~

發表會主題為大眾必備的災難應變知識,由作者林志豪醫師與兩位台大醫院急診部資深醫師馬惠明與石富元醫師對談,預計6/3(五)下午2:40於台北市市長官邸進行,歡迎參加!

如有任何相關問題也可以和我聯繫sarah_chang@hmg.com.tw,若打擾您,還請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