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永遠別想拿到我的選票


剛剛接到綠黨的採訪通知,立刻湧出殺人的衝動。


蘇花改一事以後,我已經決定放棄綠黨。過去多年來,不管綠黨是不是曾經認真關心過議題,在前幾次議員選舉選前粗糙「使用」議題的方式,已經讓我無法接受再繼續支持這個黨。除此之外,我也無法接受,不斷推出人選參選,而這些人可能在選後就消失的情況。


這次立委選舉,參選人包括我很尊敬的、一起並肩作戰許多議題的運動前輩,但這種參選方式,依舊不我上述所提、讓我看不下去的方式。礙於那是參選人的自由,也算是對運動夥伴的尊重,我採取一封推薦都沒有轉貼,但也不罵人的做法。


那麼為什麼我現在要寫?很抱歉,綠黨又惹到我了。很不巧,又是惹到我關心的議題,而且是關心最久的議題,樂生院。而且很讓我不可置信的是,這次貿然「使用」議題的,是關心樂生運動最久的綠黨候選人潘翰聲。


選舉將至,台北市捷運新莊線預計15()倉促通車,在無主變電站運行的情況下,電壓不穩定,一旦備用電力系統失靈,恐將發生斷電的風險,嚴重危害公共安全與民眾行的權利。 
綠黨立委候選人潘翰聲、樂生保留自救會及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團體代表將於14日早上10點召開記者會,呼籲欲搶鮮搭乘新莊線的民眾勿貪一時新奇,讓自身安危陷入險境,並質疑政府在捷運電力系統尚未完備的情況下草率通車,形同政策買票,罔顧搭乘民眾的生命財安全,為討好選民不擇手段,顯示馬政府選情真的告急
 
記者會中與會者將頭戴氧氣罩、手持手電筒,以凸顯新莊線一旦斷電,乘客將困於地下30公尺暗黑不見天日中,搭乘者應自備氧氣罩與手電筒,以應不時之需。


以上,是採訪通知的容。熟知目前樂生院和新莊捷運真正面臨的危機的人一看,就知道發起這場記者會的人「根本不知道狀況」。如果不是不知道狀況,那麼就是「不惜犧牲樂生來達到曝光的媒體效果」。


樂生重啓抗爭以來,長不長、短不短,但這一年來,問題重複地訴,態勢也清楚了:樂生根本就他媽的可以分段通車,2007年抗爭所訴求的「樂生留90、捷運不延遲」,完全可行,也就是「分段通車」完全沒有問題因為捷運局可以從其他變電站調度電力,有沒有主變電站,跟捷運通車一點屁關係也沒有!


主變電站面臨的危機是什麼?是樂生院隨時有可能下來。下來的影響是什麼?樂生院民可能會死、世界遺變成世界遺址,但是機廠還是可以找地方另外蓋,比如朱立倫在當桃園縣長提的捷運延伸到桃園。主變電站跟機廠消失了有什麼關係?沒有,只是多花錢、多花點時間等待,有差嗎?政府根本沒在怕花錢,反正都可以花30億作一個「無法保證長期安全的捷運施作方案」,多花一點,有什麼關係?


我實在不願意相信,總是很迅速掌握新聞時事的潘翰聲會犯這種錯,但如果是可以去教導學員「怎麼投書才會受到媒體青睞而刊登」的潘翰聲,我就相信。這樣的時機舉辦這樣的記者會,完全合理。


昨天文化界到樂生,各大媒體都到了,週四就要通車,時間點剛剛好,甚至比蘇花改還要熱門。但是各大媒體來有沒有用?很抱歉,主流媒體還是腦殘搞不清楚情況,樂生和捷運通車從來沒有對立從2007年講到現在,如TVBS這種爛媒,和民視,還是會爆出這種隨便亂拼湊的新聞:


TVBS記者高嘉甫:「位在捷運新莊輔大站之後的迴龍和丹鳳站,目前其實已經是完工的狀態,但因為受到機廠停工的影響,目前只能先當成儲車站。」整齊乾淨的進出入口,站名招牌也都已經掛上,但附近居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捷運站,進不去坐不了。民眾:「有點可惜,盡快可以通車比較好。」民眾:「全都蓋好了,很可惜,蠻可惜的。」 千呼萬喚,盼了10多年,終於等到通車的新莊線,卻因為機廠工程出現爭議,成了保護古蹟安全跟通勤便捷需求的拉鋸戰。

新莊線通車在即,末端丹鳳、迴龍站,礙於捷運機廠施工延宕、無法通車,因為捷運機廠緊鄰樂生療養院,土地使用爭議未了,為捍衛樂生權益,藝文界人士出面挺、重砲批評,新莊線通車,有人欣喜有人持續抗爭形成對比,樂生居民希望政府正視樂生權益,別讓上百位樂生居民,成為捷運通車的犧牲品。


媒體亂報導就已經讓戰爭很難打了,綠黨還來加強「主變電站沒有完成」對通車的影響是什麼意思?甚至還誇大到「乘客有安危」。不是我要為公部門話,綠黨要操作議題也做點功課,捷運局至少有兩個變電調度系統,這種危言聳聽的操作手法,真的比爛媒還要爛。


罵馬政府通車是為了選舉操作,綠黨訴求不通車就不是操作選舉嗎?


更讓我火大的是,採訪通知雖然有院民答應出席,但和院民聯繫以後,院民才「根本不知道是這個意思」,因為綠黨通知她們,只要講「通車的事」,詳細容她們根本不清楚。這件事,也完全沒有通知樂生青年聯盟,更別說「和她們討論」。院民為什麼出席?除了誤解以外,還包括挺綠黨。為什麼挺綠黨?因為綠黨曾經是和她們走在一起的人。


這樣利用院民的信任和託付,得過去嗎?在我緊急把這封信跟樂青說以後,潘翰聲表示會修改新聞稿。但這種事,是可以這樣就算了的嗎?如果今天沒有人發現?沒有收到採訪通知的樂生院民和樂青,以及昨天到院區聲援樂生的文化人士和學者的努力,又將再次被糟蹋!糟蹋帶來的後果,就是「樂生安全比不上新莊捷運安全」!而且,採訪通知都已經發了,難保白癡主流媒體不會照著原本的論述走。


我不想把話說得難聽。但如果號稱跟運動走在一起的綠黨,總是要人家「耳提面命」,選這個黨到底幹嘛?運動的政治籌碼是抗爭者自己闖出來的,闖出的成果卻還要被綠黨拿去使用而且可能造成難以收拾的殘局。選你幹嘛?


一個政黨,號稱自己是第三勢力、是進步。但我完全看不出哪裡進步,除了玩媒體花招,什麼都不會。別想我會支持綠黨,門都沒有!



-----------

P.S:剛剛苦勞網的夥伴,打電話跟樂生院民確認她們有沒有要出席?現任會長張雲明表示「不會出席」。而且她根本沒有答應要讓自己的名字被放在採訪通知裡、要求綠黨拿掉,但綠黨卻對她說:「採訪通知已經發了不能改。」這種話都講得出來,真是噁心到了極點!採訪通知不能改?天底下沒聽過這種事,我徹底對你失望,潘翰聲。

9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是說把別人的議題割去當自己的東西做這是潘翰聲的強項啊,之前他也是要拿松菸大巨蛋議題開記者會,然後完全沒通知松菸聯盟(倒)跟其他長期耕耘團體,被揪出來才說太忙忘記通知,一度因此要跟他翻臉的松菸成員後來又重修舊好,他們之間不斷上演這種分分合合的戲碼很久了。

林民昌 提到...

不投綠黨只是讓希婻瑪飛洑少票,而不是少掉瀚聲的票。如果這是你的願望,我尊重。

綠黨 林民昌

匿名 提到...

潘翰聲到底還要胡鬧到什麼時候?還好我已經離開綠黨了!(今年沒繳黨費,是不是應該連退黨聲明都要遞出去!?)我為綠黨捐錢、助選過,潘翰聲跑去和民進黨合作不敢宣傳政黨票已經很扯了,這又是怎樣?支持綠黨的朋友們,你們不憤怒嗎?綠黨不開除潘翰聲,一人一信退綠黨!

林民昌 提到...

我是參與這次選舉的綠黨候選人林民昌,不是你所尊敬的運動前輩,甚至可能是你所看不下去的「在選後就消失」的候選人。

然而,我同意你所說的,也以為瀚聲的錯要他去正面面對,同時也謝謝你的批評。我只是要提醒讀者,政黨票不投綠黨只是讓希婻瑪飛洑和鍾寶珠的票減少,而不是瀚聲的票。把綠黨的票和瀚聲的票綁在一起,我認為對綠黨的不分區候選人是不公平的。

松菸 游藝 提到...

副議長任內配合市府推動大巨蛋的費鴻泰VS
反巨蛋的潘翰聲,我要支持誰?
我與翰聲不是重修舊好,
是我選擇以大局為重~
但一直重複犯同樣的錯真的太誇張~

是否可以建議淑娟姐在標題裏直接加上潘翰聲,
因為我們很想用選票還給蘭嶼達悟朋友一個公道~

游藝

豬小草 提到...

@游藝:

嗯,可是這個部落格是胡慕情的耶。。。

Chyng 提到...

林民昌:
如果你是要來扣帽子的,我也尊重。綠黨跟個人為什麼不能分開,在「綠黨終於像個黨」這篇文章中,我已經說明過了。我個人不再擁有任何支持綠黨的理由,誰來都一樣。不要說希婻瑪飛洑,就連跟我熟識的月英,或是宛如也一樣。

我從不認為靠政黨可以改變所有事情,當然也不天真到認為公民力量可以扭轉局面。講的明白一點,政黨是要拿來用的。當一個政黨不但沒有資源,沒有能力,又缺乏組織,並且讓推出的候選人消耗議題的事情一再上演,我為什麼要相信任何一個這個黨所推薦的候選人?

為什麼我無法接受「選後就消失」的候選人?很簡單,這樣要如何讓我相信,他是真正為了他所捍衛的議題出來參選?

你可以說這對其他候選人不公平,那是你的意見,但我所寫的,是我的綠黨長期以來這種忽然間推出候選人的觀察。我不會要求我的讀者一定要服從我的觀察(我該怎麼強迫呢?)如同你也沒有權力,這樣定義我。

游藝:
我不是小豬姐.......

Jasy 提到...

這是臺灣,這是政治!綠黨一出事就和黨推薦候選人切割(上次蘇花改事件一樣的論調),那還談什麼政治代理人契約?誰敢托付未來給這樣的綠黨?游先生以大局為重令我尊敬,但恕我不茍同潘翰聲!

松菸 游藝 提到...

我把兩位台灣最棒的環境記者搞混了~~
真是該死~~對不起喔~~

游藝

林民昌 提到...

我不知道我扣了你什麼帽子,也沒認為你不支持綠黨不對,更同意你對政治素人的反感。我只是要說,連你也早就同意你反綠黨。那麼,這就和文中所批的瀚聲是兩件事。
但你又意欲把兩件事當成一件事來講。但我對你這麼做也沒意見,寫文章本來就是要技術性操作讀者的認同,所以我沒要改變你什麼。
故,如前留言所述,「我只是要提醒讀者」。

nt2000 提到...

希望有關報導記者一堆集體的"震怒"
可以提醒這個不成熟的組織 幼稚的嬰兒政黨
往後行事可以更縝密成熟些

關心議題而非操作議題
關懷弱勢而非收割成果

誠如蔣勳說的
我們都可能因為疏忽而傷害到別人 道歉沒什麼大不了 (引自小豬姊)

林民昌 提到...

其次,我先前的留言是「把綠黨的票和瀚聲的票綁在一起,我認為對綠黨的【不分區】候選人是不公平的。」

這句話裡,我沒有在聲援我自己。畢竟我也沒有把握自己有勇氣和本錢選下一次,也不確認下次是否會有「選後不會消失」的議題大咖加入選戰從而不需要我再下海幫忙選一次。

但我很不希望你的文章讓「讀後就消失」的人,誤以為認為希婻瑪飛洑和鍾寶珠是你說的「選後就消失」的人選。這才是我所指涉的「不公平」處。我相信你可以清楚分辨兩者,但讀者不是。

Chyng 提到...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去讀之前我批評綠黨的文章,不管那一篇,或是這一篇,我要針對的從來不是個人,也沒有必要是個人。而是政黨。指出選後消失,或是政治素人,都是要突顯綠黨根本性的問題。所以我說你扣帽子,因為我無意去要求我的讀者投誰或不投誰,而是藉由我的政治選擇,來凸顯我對這個黨運作方式的失望。

你誤讀了我的意思

Jasy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不投綠黨只是讓希婻瑪飛洑少票,而不是少掉翰聲的票。如果這是你的願望,我尊重。」

先說,潘翰聲自己讓民進黨登堂入室搶政黨票的,他都沒有因此公開遭到這種指控,綠黨中央對此沒有任何表示,憑什麼因為議題受傷不投的人要被這樣嗆?

**

再說我很討厭這種綁架,至少它能綁的範圍是有限度的。

我之前不投綠黨(包括政黨票)跟離開綠黨的原因跟胡慕情不一樣,是內部制度、透明性的問題。簡單地說,哪有行政部主管(可以自己募款)有權力決定(兼中執委)有決定自己薪水的。更淺薄地說,哪有一個NGO在透明度不足的情況下,財務徵信被催半天,仍然落後半年以上未公開的。

要不要哪天收據沒開的時候也嗆人家一句說:「吵什麼?難道你想減少施月英的票嗎?」

什麼跟什麼。傑出社運人士變萬能神主牌就對了。

這種組織去為他背書、支持,跟為詐騙集團背書有什麼兩樣?你們這些掛綠黨旗幟的候選人應該要為選民負責,在背書參選前做好基本的檢驗吧。

再說到議題,當潘翰聲去為支持死刑的蔡英文站台時,大概忘了全球綠色憲章上面寫什麼,忘了自己寫過什麼了吧?不要告訴我他是為非核去站,以他的反核運動見識,若非有票拿他不會這樣搞。

為了消毒,後來綠黨一夥人還假腥腥地跑到總統府前質問蔡英文,這哪招?

綠黨這一年來有太多可罵之處,先隨便寫一下。

還有這些參選人其實對「綠黨是什麼」不見得熟,恐怕連黨綱跟相關制度毫無認識,只是以為自己進入進步政黨就來選。

說真的我覺得對選民是很不尊重、很不負責任的。


竑廣

林民昌 提到...

1,我有讀。常常讀。但也許這文的標題得變成「我不投綠黨之N﹣﹣潘瀚聲」。不過也不否認「誤讀」的機率。
2,我自己也很失望,尤其是我當候選人這件事。但這就是綠黨要突破的困境。也是台灣所有小黨的共同困境。不然可以問問為什麼某優質小黨只推四個,而不是四十個候選人讓大家選得很開心。
畢竟,這困境不只是綠黨造成的,而是相關法令。三餐無以為繼的獨立記者難以生存,工作人員薪資無以為繼的組織也難以生存。NGO如此,政黨如此。
把所有的幼稚歸給一群連活下去都可能有困難的政治工作者,跟寫文章罵人一樣,只要一點訓練,都不是很難的事。但要養成一批不同流合污的新世代政治人物,卻很不簡單。
有的人在這養成裡過程裡比較有耐性,有的人沒有。但沒有耐性的人裡,有的選擇別的路來改革,或是回頭以筆代刀。
最不樂見的是,有的則乾脆放棄關心。

Jasy 提到...

我講清楚好了,不然又要被質疑是針對個人。
潘要講什麼話做什麼事當然是他的自由,但身為綠黨候選人沒有自覺是很嚴重的問題,做錯事不道歉不負責更是令選民不信任!
至於綠黨呢?
沒人約束這種脫序的情況就是大問題!
我們要的政治代理人是這樣無法監督的人嗎?
中執委、中評委沒人敢出面說話,不去解決危機,
那抱歉,支持者就會離綠黨而去。

潘翰聲 提到...

潘翰聲對關心樂生運動的朋友和綠黨的公開道歉

2012/1/3

一、關於原訂1月4日舉辦的「新莊捷運通車」記者會,造成關心樂生運動的朋友感到傷害,以及對於綠黨、所有人幫忙綠黨的朋友,造成推展上的阻礙,表達深重的歉意。

二、在各種壓力之下,應當更為謹慎,不可莽撞,本人會記取又一次的教訓,銘記在心,避免犯錯,勿傷害到人的情感和組織發展。

三、本人並非不了解分段通車,而是希望從主流的論述拉回來,卻因自己欠缺完善的準備與溝通等前置工作,而造成關心樂生議題夥伴的驚懼與憤怒之擴散,深感抱歉。媒體評論者或運動參與者,會聯想到本人因為選舉而有媒體曝光需求,在所難免;但事實上目前選舉主要的資源,重於選區拜票與街頭短演的地方開拓,而非媒體曝光。其他更多衍生的評論,恕無法一一回應。

四、本人身為綠黨提名候選人,及中執委身份,對於綠黨自有相當份量的代表性,應該更為謹言慎行,對於綠黨此次選舉及未來長遠發展的傷害,主動向中評會自請處分,並向中執會成員分擔本人失誤所造成的困擾,再次致歉。

五、請各位綠黨支持者考慮之後,繼續支持綠黨政黨票,以及綠黨各區域候選人。希婻.·瑪飛洑說,她願意來做綠黨不分區,是因為1995、1996年間蘭嶼同鄉會和綠黨的密切關係;2006我回到綠黨,也是因為同一時期我在綠黨的深刻參與。「勿忘初衷」是我在選區活動中,僅次於「加油」最常聽到的,感謝所有支持綠黨和潘翰聲的朋友,時時刻刻的提醒。

潘翰聲 / 晚上十點半

熊手 提到...

首先,少一個主變電站對於捷運系統的電力供應當然會有影響,尤其在線上其他主變電站掛掉之後。只是這個影響是否會如本文引用新聞稿所稱的那麼誇張,還要再檢討。個人傾向認為不至於那麼嚴重。

捷運電聯車在完全沒有電力和動力的情況下,雖然可能會有色狼橫行,但應該不至於有使人窒息的疑慮,帶氧氣罩是嚴重了些。

如果同場加映隧道大火的話,佩帶EBDA、OBA或是SCBA這類的東西可能會比較適當。手電筒的話,看煙霧和緊急照明系統的情況,可能完全沒用也不一定。

以上明天記者會前可以參考一下。

匿名 提到...

為你鼓掌!

本來誤會你,以為你被"搓"掉.
原來是在更關鍵的時機出手.

這種黨就是要一擊必殺,打趴在地,
要不然真的政黨票過5%,
那還得了?

Chyng 提到...

我是不是有不小心刪到誰的留言?

林民昌:
有沒有辦法再投入下一次的選舉不是我的重點,而是人有沒有辦法在議題裡耕耘。我指的耕耘不是來沾醬油,而是真的能抓到議題的核心,但是很抱歉,從以前到現在,真的是少數,幾乎沒有。這是我所指出的過去我所知道的素人政治的問題。

我已經強調過了我不是針對個人,我確實連政黨票都不會投給綠黨。 如果一個號稱跟運動團體站在一起的政黨,對任何議題都是沾醬油,那跟主流政黨有什麼兩樣?我不如一面培養強大的民意、一面在主流政黨,找尋可合作的夥伴。

這完全不是道德的問題,而是現實的問題。我為什麼要支持呢?當她們沒有兩樣?這已經不是資源的問題,而是面對選民的態度,這樣清楚嗎?當政黨面對選民的態度是一樣的,那麼就現實考量,選擇有資源的黨,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綠黨要突破的不是席次。而是從不斷花錢參選以來,她們沒有突破的只喊口號的窠臼。做到這一點,才能爭取席次。否則支持者就是來來去去。

提獨立媒體記者很有趣。因為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以上

匿名 提到...

關心涉在議題裡苦者的人的價值或是關心議題本身可操作的價值

林民昌 提到...

給紘廣
1,「假腥腥地跑到總統府前質問蔡英文」是你的解讀,與我所知事實不同。如J所問,中執委中評委在幹嘛,那我就要告訴你,我們就是在花時間談論這件事,甚至早於瀚聲小英同台。沒有一個結論是放在抽屜裡說拿就有的。
2,你當然可以不投綠黨。我一直只是要指出胡慕情文中,在引用TVBS文的前後,直接把「潘」忽然之間置換成「綠黨」而已。
既沒有要來拉你的票,也沒有要綁架什麼。我自己最痛恨含淚投票這種事,所以才希望推動政黨比例代表制。
3,綠黨不是真理,綠黨裡的人才是,但人會出出進進,真理因此一直成為待追尋的狀態。因此,你雖了過去解綠黨多,但不代表了解未來的綠黨。沒有什麼組織是不成長不變化的。如果你希望綠黨長成你所希望的樣子,你可以回綠黨改造他。如果選擇離開,那麼歡迎把綠黨當成批判的對象,但「綠黨該是什麼樣子」並不能成為任何你立論的基礎。

Jasy 提到...

若是我的留言,那是我認為可能引發誤會自刪的。
慕情姊不必擔心!

Jasy

林民昌 提到...

胡慕情:
1
提獨立記者就是因為你是獨立記者,所以知道這中間要有多久路程,然後有多少人放棄。
2
「綠黨要突破的不是席次。而是從不斷花錢參選以來,她們沒有突破的只喊口號的窠臼。做到這一點,才能爭取席次。否則支持者就是來來去去。」
那麼我們就來看看另一個只提四個人的好黨他們的支持者會不會來來去去。但我得重申,這不是冷眼,而是要重申,這結果是台灣現行制度所逼現出的弱點,不只是參與其中的人的問題。把所有焦點放在參與者身上,就跟批評女星穿著暴露卻忘記沙文之眼的存在一樣空乏。
但像胡慕情你這樣完全無視政治的人,當然可以完全超越。只是,我不認為你能找得出你理想中的政黨(如果它真的是個「黨」的話而不是社運團體的變身的話)。

匿名 提到...

「這困境不只是綠黨造成的,而是相關法令。....工作人員薪資無以為繼的組織也難以生存。NGO如此,政黨如此。把所有的幼稚歸給一群連活下去都可能有困難的政治工作者,跟寫文章罵人一樣,只要一點訓練,...」

這種話拿去跟對相關爭議不熟的人講講還可以。對我這種深入過綠黨運作的人無效。

綠黨在那個變革之前的一年,一直都是尚稱穩定的。在那之後的落差,大概也有客觀數據跟文字可以比較。例如每月都會有的徵信現在變得如此遲滯。

常駐工作人員裡,翰聲跟宏林沒有薪水沒有錯(但相對而言他們的名氣會給他們常常帶來演講等收入),但是之前另外三位秘書處工作人員是有穩定薪水的。這個在過去的財報寫得一清二楚。

說經費不夠,又陸續走了3個工作人員,再請了4~5個人,又辦成本不低的大型募款活動。

的確NGO經營不易,但那不是可以脫離常軌到讓內部監督機制有嚴重缺陷的理由,反而是讓人無法信任,難以捐款的要害。



竑廣

拔尚 提到...

支持綠黨 並非特定的綠黨候選人或其成員
人都會犯錯 更何況是一個新興的人群團體
建議相信台灣未來需要有綠黨的朋友們
參與綠黨 改進綠黨 讓綠黨更茁壯
而非因人的缺失 否定綠黨的價值
那些其他政黨及政客 禍害我們社會不是更大嗎?

由於了解到文魯彬等人尋找希婻.瑪飛洑 鍾寶珠代表綠黨
的艱辛歷程 她們絕對是極佳選擇!
盼望選戰最後時刻 以大局及千萬心不死的支持選民為重
全力衝刺! 不同以往,此次政黨票快樂頭綠黨 所獲得的正面回應更多!

暫時放下一時情緒,不要傷害真心支持的朋友們,好嗎?

當然,選後綠黨也要好好檢討!

Jasy 提到...

「如果一個號稱跟運動團體站在一起的政黨,對任何議題都是沾醬油,那跟主流政黨有什麼兩樣?」我完全同意綠黨確實是在沾醬油,我不反對在運動互相聲援上需要沾,這也是臺灣不少(學)社運團體的問題,甚至綠黨自許第三勢力更有必要廣泛關心各種議題。問題是沾醬油不能沾得餐桌上髒兮兮的,這樣其他人都吃不了飯!沾醬油的藝術綠黨還得先學學。

「這完全不是道德的問題,而是現實的問題。我為什麼要支持呢?當她們沒有兩樣?這已經不是資源的問題,而是面對選民的態度,這樣清楚嗎?當政黨面對選民的態度是一樣的,那麼就現實考量,選擇有資源的黨,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潘中執委之前處理一些事情(例如中央黨部組織改造)的方法就是忽略不同的聲音,不願面對及回應,導致一些綠黨工作者或黨員離開。抑或與他黨合作,恐怕也以勝選為考量。說實話,我當然會考慮選擇主流政治人物。

Wind Hong 提到...

現在綠黨召集人不是潘翰聲,是文魯彬耶。潘翰聲今年這樣跟民進黨靠攏的行動當然有多爭議,他自己也沒有說明清楚。他的那個聲明根本沒有切到問題的核心,只是一再含糊其詞。

今天潘翰聲為了選舉去跟主流媒體的見解靠攏也就算了。文魯彬呢?野蠻心足呢?野蠻心足會不會陪著一起葬送掉?文魯彬作為召集人,怎麼容許綠黨做出這樣事情?哪今天還沒選上,還是個沒有勢力的小黨的時候,就跟你玩這種把戲,把過去大家對你的信賴當玩笑。那以後有5%,有政黨補助,有媒體發聲權以後,以前這些人的意見,會放在眼裡嗎?是不是為了更廣的選民基礎,就必須犧牲掉原本的路線?如果一個政黨連自己的路線都可以犧牲,怎麼信任他們?怎麼能認為他們能走出不同的路子?怎麼知道不會是下一個民進黨?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不分區候選人的面子上,真的是不想投給綠黨。但這票投下去,綠黨政黨票一湧上來,真的能夠達成我們這些選民原本希望的效果嗎?還是只能成為綠黨炒作新聞的資本?

林先生您要說耐性就更難理解了。今天一個政黨如果對自己的理念有堅持,認為自己走的路是正確的,認為這才是一條公義的路,那是不是應該有耐性跟社會溝通?是不是應該有耐性跟信任自己的選民溝通?而不是到處做一些看起來像是炒短線,為選舉的事情。這讓人感覺沒有耐性的是綠黨!

匿名 提到...

有意見的人為什麼不留下來繼續奮鬥?
離開的人為什麼不選擇閉嘴?
看完文章我同意林昌民的説法,
看完所有回復留言後,
我卻同意投不下去了:都還沒成氣候就自己人在吵來吵去。很失望,我是路人,是本來對社運團體充滿期待的選民。

匿名 提到...

胡慕情,你此文拿捷運局的分段通車可行來做背書,會不會太弱了一點?捷運局說現在這樣電力不會不穩,妳就相信了嗎?

有沒有更有力一點論述呢?

我覺得妳應該搞清楚,主變電站的興建不該犧牲樂生院是一件事,新莊線不需要主變電站即可提供安全可靠的運輸品質,是另一回事。

希望能看到關於主變電站之於新莊線運行安全一事的重要性到底如何,更有說服力的說法。

否則,我覺得妳對潘翰聲的批評有點過頭,不是很有道理。

匿名 提到...

To 林民昌

一下說選後就消失,一下說讀者被文章操控,一下切割,一下說綠黨,一下說耐性,一下說失望。

選民有這麼笨?而你又有這麼聰明?

Chyng 提到...

林民昌:

獨立記者這個例子,我要說的是,正是記者先在議題上取得了讀者的信任,才有了後續的資源。但綠黨這幾次在選舉的操作,是將社運當成吸引資源的口號,卻未必能將資源反饋到運動中,甚至傷害了運動,或是傷害了運動中的人,或是傷害了原本的支持者。這是綠黨自己造成的惡性循環,也是我之所以不認為候選人能夠跟黨切割的原因。黨的組織讓候選人想出這樣的花招,候選人為了拿到選票而這樣作,對我來說,這是投機,也是狡猾。當手段被當成目的,而政治領域充滿折衝,把一個候選人送進去,當他在國會裡消費了甚至讓運動折損,黨的制裁力在哪裡?

還有啊,我不是無視政治。我一直想說的是,選舉不過是政治的其中一種表現方式。我倒是很好奇大家怎麼那麼焦慮自己的一票要投哪裡?我反而認為,如果選民缺乏了監督的意志,以為選上誰就可以改變一切,那才叫無視政治。

拔尚老師:

如果不是樂生議題被這樣搞,這次選舉我本來不打算發文的。那個打算,正是看到某些候選人如月英,正,是不論有沒有選上都會繼續努力的人,所以很克制。對於綠黨組織一直以來的問題,我已經退守到這樣的程度,不是沒有私心,也不是沒有期待。然而蘇花改才多久之前的事?又來一次樂生。兩次操作手法類似,至今也沒看到「黨」而仍是候選人出面。黨和候選人如果可以切割分裂,那選綠黨幹嘛?這是我的考量,謝謝拔尚老師的意見。

2012年1月4日上午3:33的匿名:

你搞錯了重點,不要叉題。

我不是機電專業,目前為止也沒有任何人指出主變電站的問題。我只能看證據說話,在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變電站絕對會造成潘翰聲所講的後果之前,我不能抹黑他人。除非,你質疑我和捷運局是同陣線的,不過,大概也只有你會這樣想。

拿不出證據,就不該這樣操弄議題。是我這篇文章的主軸。不要岔題了。

匿名 提到...

連這樣一個言論自由都不能尊重
那還值得別人去尊重嗎?
姑且不說藍綠兩黨
說真的這樣每天在媒體上看藍綠兩黨批來批去的
就可以改變經濟狀況嗎?
就可以改變台灣在國際上的弱勢嗎?
就可以改變一些孩童連一頓飯都沒有辦法好好吃?
要投給誰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
因為會互相批來批去
其實兩邊都半斤八兩沒兩樣,不是嗎?
真的有那種默默在做事的嗎?
有!可是我們在媒體上看到的呢?
很多人都被這些言論洗腦
也很愛看
可是
頭腦清楚的人
看到最後很累也很無奈

我們都被所謂的政治手法玩得團團轉

這是臺灣的政治特色
沒有好的政黨也沒有壞的政黨
因為我們一直都在爛蘋果裡面挑一顆好看一點還像樣的蘋果

Unknown 提到...

我是一個沒什麼學問的家庭主婦,是兩個小孩的阿姆。沒有一個小孩一生下來就是完美不犯錯,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總是不斷的在錯誤中學習成長,妳不能因他在成長過成中犯錯就跟他說你不配做為一個人、你怎能當我家的小孩、這樣的小孩我不再支持你、你還憑什麼活著呢?
我們常看到這樣的驚聳標題~~全國最優的建x中學品學兼優的學生xxx昨深夜跳樓自殺~~~
通常我們看了都只覺得可惜為何想不開呢!結果發現他只犯了一個小小的錯,可是他認為以他的身份是不該犯這個錯的,父母師長同學都會瞧不起他。但有沒有人想過,這自殺的選擇是他自己,還是社會價值觀、學校教育價值觀呢?
綠黨只是一個開始想要在社會上立足的青年有著清楚的目標和理想,我可以想像精英如你們都如嚴厲的父母般愛之深責之切,翰聲這次做了一些我也不認同的事,我也曾要求要切割,但他是綠黨的一部份以綠黨來說只能緊急包紮傷口希忘它不要化膿,可是如果因一點傷口就要截肢恐怕是下錯決定而害了綠黨這有志向的好青年。不要因此而逼它跳樓!
我雖然笨拙,可能表達不清,但精英如您應看得懂,也希望妳切勿犯下人生當中第一個錯。

Unknown 提到...

我是一個沒什麼學問的家庭主婦,是兩個小孩的阿姆。沒有一個小孩一生下來就是完美不犯錯,每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總是不斷的在錯誤中學習成長,妳不能因他在成長過成中犯錯就跟他說你不配做為一個人、你怎能當我家的小孩、這樣的小孩我不再支持你、你還憑什麼活著呢?
我們常看到這樣的驚聳標題~~全國最優的建x中學品學兼優的學生xxx昨深夜跳樓自殺~~~
通常我們看了都只覺得可惜為何想不開呢!結果發現他只犯了一個小小的錯,可是他認為以他的身份是不該犯這個錯的,父母師長同學都會瞧不起他。但有沒有人想過,這自殺的選擇是他自己,還是社會價值觀、學校教育價值觀呢?
綠黨只是一個開始想要在社會上立足的青年有著清楚的目標和理想,我可以想像精英如你們都如嚴厲的父母般愛之深責之切,翰聲這次做了一些我也不認同的事,我也曾要求要切割,但他是綠黨的一部份以綠黨來說只能緊急包紮傷口希忘它不要化膿,可是如果因一點傷口就要截肢恐怕是下錯決定而害了綠黨這有志向的好青年。不要因此而逼它跳樓!
我雖然笨拙,可能表達不清,但精英如您應看得懂,也希望妳切勿犯下人生當中第一個錯

Chyng 提到...

家庭主婦你好:

這樣。那,很多小孩都是被寵壞所以犯大錯的。你是媽媽應該看得懂。

我沒有叫綠黨去死。一個黨的家長是所有社會的公民,我不投他,它不會死。事實上黨和小孩子也是不一樣的,不然大家怎麼會那麼想殺死國民黨呢?

Unknown 提到...

~~綠黨只是一個開始想要在社會上立足的青年有著清楚的目標和理想~~請不要忽略這前題。何必用極端的說辭來滿足自己,什麼叫被寵壞的孩子?自殺的孩子多半就是你這種人的極端價值觀給逼的!

Chyng 提到...

這位主婦、這位媽媽,謝謝指教。希望妳的孩子堂堂正正。

柯育英 提到...

本人一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柯育英,因不知遊戲規則,剛剛仔細看了下才知我沒選發表名字,我以為填好了資料即可~~我不叫這位主婦這位媽媽。

柯育英 提到...

謝謝妳對我孩子的期許,堂堂正正這四個字太嚴苛了!我只要求我的孩子不為害社會,也別被錯誤的言論影響。到目前為止他們都做得比我好,這點我很驕傲。

朱淑娟 shuchuan7@gmail.com 提到...

政黨不是小孩,選民不是媽媽,用媽媽跟小孩來比喻選民對政黨的態度很有趣。任何政黨都要受到公平檢視,受到任何人的批評更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yiling 提到...

柯女士您好:
姑且不論把人跟政黨拿來比喻是否洽當。那面對綠黨這個「孩子」這幾年來鬧出的一些風波,不知道您怎麼看待?或您們這些支持者有沒有試著「管教」或「導正」這些偏差行為,怎麼在綠黨內部改革、監督,好讓他們往更好的樣子邁進的?
還請您不吝賜教,讓我們這些曾經為綠黨拉票、捐款但終究選擇走人的前支持者,知道自己原來錯過了什麼樣一段可以陪孩子成長的寶貴經歷。

例如:
帳目不清,人事費沒有細目只有總數。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7547

藉由修改黨章擴權,造成權責不分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6913

把政治獻金拿來買慶生蛋糕(詳見下面留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7144

變相解僱去年在議員選舉中表現亮眼的貧窮青年選議員新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3645

匿名 提到...

根據林靖堂的臉書,記者會是選務會議決定的,根本不是潘翰聲一個人就決定的事情,或者事前沒有人知情,要用綠黨等於或大於綠黨的論述來圓場還太早,至少交待選務會議有幾個人,佔綠黨多少份量吧。不然現在就跟潘翰聲做切割,是不是掩蓋了實情?難道會議上的其他人都在睡覺?


竑廣

匿名 提到...

Chyng

這位母親的觀點很好,她也點出大家「愛之深責之切」才會在這裡發言,而你把 愛護=寵壞 卻不適當

並不是每人發言都要打筆戰

Yen 提到...

這位母親的意思是要再給孩子一次機會,
可是投票這種事情不是給一次機會,而是審慎思考後做下的決定,而我們如何做決定?

那是由長時間觀察而來所做下的決定。

Jasy 提到...

回應匿名者 2012年1月4日上午3:19

為什麼不留下來奮鬥?

去問問那些曾為綠黨奮鬥的人吧!

有人選擇不發一語,尊重綠黨決議默默離開。

有人盡力溝通折衝,情況也毫無改變只好離開。

更慘的是,選擇出面點出綠黨問題,然後卻成為綠黨的罪人。甚至沒有對外發言的人,居然莫名其妙被綠黨減薪辭退了。

這種政黨,你願意和它一起奮鬥嗎?

匿名 提到...

其實柯媽媽才是被寵壞的孩子。她叫大家閉嘴,不要再重傷她的孩子了。

柯育英 提到...

yiling:你好!
你列了一堆的網址叫我去看,我很抱歉我只覺得有趣的去看了吃蛋糕~~沒想到是苦勞網的網站可真開了眼界,原來你們這些年青人(對我來說)整天就躲在網路的世界逞口舌之利,反正互相看不見什麼話都能說!都敢說有本事當面去問馬英九核廢料無害為何不放他家做地機去問蔡英文非核家園為何要等~~~
看了很久終於看到了蛋糕帳目,我當場笑岔了氣差點跌落椅子,小孩就是小孩這點小事也好拿來說嘴,那些辛苦的工做人員過生日大伙決定買個蛋糕慶祝又如何?那也是人之常情也是苦中做樂呀!〈可見他們有多窮連個有錢買蛋糕的人都沒〉只怪我不知情,那記帳的孩子這老實,他要稍學著ㄚ扁ㄚ珍點可就落不到小眼睛小鼻子的嘴了,不過話說回來也就是這些可愛的孩子打動了我我才一頭哉進來的所以其它那些我也不需去看了。原因是那些我沒參與的事我不浪費時間!
倒是想說幾句話世事沒有樣樣圓滿,當你眼中揉進了一粒砂子妳就再也看不清任何事物。去將眼睛和心中的砂粒拿掉你會發現世界多半還是美的~~別去苦勞網了~~它名子取的不好~~又苦又勞~~再怎樣也說不出好話來~~應改為樂活網一切的苦悶會變的快樂!~~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臉書加我你一定會更快樂
也跟所有回應我的說聲謝謝~~

給所有看的~~
我們的社會傷的很重!原本我是抱持這不聽不看不關心的態度在過日子~~反正在沒多少年好活了!政治要爛就讓它爛吧~~直到大埔農地事件~國光石化事件~我接著聽到綠黨才發現台灣還是有救~因為有那麼一群年青人認真的想做些什麼~~
其實我覺得你們的出發點都是好的~~只事每個人能力都太強所以會計較很多〝美角〞但看得出都很急迫的想要一個完美的組織的綠黨,如果綠黨有你們每一位的力量,我相信它很快就會接近你們的理想~~有人提到為何不把組織弄好再提人參選~不!那綠黨永遠還是個類ngo。

要在全省提候選人才能打開知名度要進國會才能拿到政黨補助款,要有錢才能發薪水!人要做事也要吃飯,還要快樂過生日,而且不必用公款買蛋糕(真心酸)要脫離苦勞阿~~有人能無後顧之憂的做組織工作才能完善,而不是像現在一人兼數職~~難免顧此失彼~~如果所有人不幫忙投下這一票,失去綠黨台彎再難有第二種聲音。
請你們別再箇癢一個因沒有幫手累到兩眼發昏走錯路去踩到狗屎又差點跌斷腿的人,那真可惜了你們的才華。
既然沒有幫手做為黨這時也只能趕緊幫他擦洗乾淨用木條麻繩將他腿捆勞再趕他上戰場啊~~這就是綠黨的困境~~我不敢說這次綠黨定能成功,但我抱著希望,我也希望大家稍忍一下9天後投下綠黨這一票我們再坐下來算帳好嗎?~~看這態勢也只有綠黨可帶給我們希望~~請看在我這老媽媽的份上高抬貴手了!~~~我老了寫這麼多還真累~~感謝您有耐心看完~~~
但不用再回應我了我沒力氣回了!我也不希望看到斷章曲義的回應~~

匿名 提到...

綠黨裡面 還是有不錯的人
問題是 有沒有很團結?
更要記得支持者的祝福喔

綠黨就算有瑕疵 也是正常的
台灣的選擇已經很少了
難道 政黨票 要投廢票嗎

Jasy 提到...

http://imgur.com/FTeio
Wu Min Hsuan
我也要給你在某部落格的回應五百個讚

阿端先生和柯女士,挪用黨費給自己人吃個蛋糕啥時候能這樣大言不慚了阿,報這種帳還能拿阿扁阿珍為例,要不要連馬市長特別費也幫你們列舉平衡一下阿。綠黨什麼時候有國務機要費或特別費,你們敢拿這種話交代捐款給綠黨的選民嗎?

TC Kao 提到...

謝謝胡小姐的提醒:『如果選民缺乏了監督的意志,以為選上誰就可以改變一切,那才叫無視政治。』(我是很焦慮現在要如何投票。)

阿信 提到...

雖然這位柯媽媽說不要再回應
但是我還是要回應
對於
沒想到是苦勞網的網站可真開了眼界,原來你們這些年青人(對我來說)整天就躲在網路的世界逞口舌之利,反正互相看不見什麼話都能說!都敢說有本事當面去問馬英九核廢料無害為何不放他家做地機去問蔡英文非核家園為何要等~~~

這段文字完全不能認同
怎麼會不想當面文他們這些問題
是即使上了街頭去抗議還是不會有人來聽我們講話
而且以我對苦勞網的認識
這應該是在藍綠媒體之下
讓社會議題可以被關注的一個網路媒體
絕對不是在網路自爽而已

而綠黨用選舉金費買蛋糕
這件事情怎麼可以放任
這次是買蛋糕,下次會怎麼樣誰知道?

Chyng 提到...

原來大埔啦、灣寶啦這些土徵議題,都是靠綠黨救下來的?跟馬英九的說法很像嘛:「國光石化是我擋下來的。」柯媽媽,謝謝妳不想再回應。不然大家好累喔。

匿名 提到...

我是首投族,成年以前都認為台灣政治很糟,台灣媒體素質很低落,因此對這方面完全不關心。然而,成年以後卻轉了想法,認為倘若真的沒人關心,那台灣政治才真的無可救藥。來到這個Blog之後發現,台灣政治的確很糟,不過媒體素質終究有不小的標準差存在。
鑒於對各黨派不熟,也沒實際下野做研究,更不曾參與靜坐、示威...等社團活動
只想問一句
如果以政黨政治為考量,是否我們該把政黨票投給除了藍綠以外的第三個黨來試圖制衡?
當然 不是指綠黨

Paul 提到...

我只是一個選民, 我也支持綠黨, 在看了各位的發言後, 雖然我這次應該還是會投綠黨(因為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好意思)我只是認同綠黨的理念,一些內部的事情我比較不清楚,大家會因為這次事件不投綠黨, 改投其它政黨嗎? 或者就是投廢票呢?

柯育英 提到...

原來所謂的名獨立記者就這點水準!~~
第一 我姓柯,可我不是柯媽媽因我沒有姓柯的小孩。
第二〝原來大埔啦、灣寶啦這些土徵議題,都是靠綠黨救下來的?〞我文中壓根兒都沒說過
這樣的話~~所以妳別再寫文章了這樣的報導比馬、蔡政權更可怕!因為你沒有理智,所以曲解力特強!~~
第三 Jasy 說〝挪用黨費給自己人吃個蛋糕啥時候能這樣大言不慚了阿,報這種帳還能拿阿扁阿珍為例,要不要連馬市長特別費也幫你們列舉平衡一下阿。綠黨什麼時候有國務機要費或特別費,你們敢拿這種話交代捐款給綠黨的選民嗎?〞
我很沉痛的說下面的話 : 我本是個無政腐主義者,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就拿綠黨來說吧!
它本就是一群不想要有階級,純樸無私的人,想要共同為大地,為生活在這環境的生物,尋求一個自在永續的環境 !
讓所有的人活的像一個人,一個有人性的人!所以挺身出來對抗這已經腐臭不堪的政腐。
就是有所謂的政腐,才會訂出越來越多的防貪條款,而且越定越細,甚至妳出公差月經來了,也不能拿公費買衛生棉!否則Jasy
會說〝挪用公費給自己買衛生棉啥時候能這樣大言不慚了阿。〞
雖然這比喻恐怕不是很恰當但我要說的是人性 ! 是在當下。
首先 Jasy 說挪用這說法就大有問題,我相信當時決定要做這件事的大伙兒,應該是認為大家這麼辛苦工作,而今天生日的人也跟大伙一樣不辭辛勞,所以運用經費給大家加個油買個蛋糕換個心情
! 所以我說這是人之常情。畢竟蛋糕也不是禮物所以也沒圖利誰的問題,我相信大家也不是那麼愛吃蛋糕又甜又膩的,那只是個像徵就像個儀式。
我們再回來看政腐的防貪條款,條款都是防小不防大,甚至只要它行政利益上需要,就馬上發明一個特別條款!所以基層工務員整日辦事礙手礙腳,於是受了教訓之後只好每事必將所有法規條款查個清楚,他才敢辦(因每日在變),日積月累,大家都說公務機關辦事牛步、公務機關愛踢皮球、愛打太極拳,因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薪水也不會少。
那麼我們的社會就充斥著鑽牛角尖、雞蛋裡挑骨頭、一件簡單的公文可以叫一個農民跑十次還核不下來!從不體恤別人的困境,久而久之人就變成今天的樣子,人已經不像人了!~~這就是我說的社會教育,今天我受到這樣的待遇明天我坐上那個位子你就死的更難看,於是人性消失了!那麼為什麼要政腐?因為這扭曲的政腐造就了一群沒有人性的人。

好!我相信支持綠黨的人都跟我一樣認為人應該有人性!誕糕事件並非圖利任何一個個人或特定的人〈綠黨進出的人或不巧你剛好到那裡你也有可能吃一塊蛋糕〉所以我願意相信沒有人有異意,因為人應該有人性。

我非常富有我指的不是錢,我有用不完的友情所以我從不擔心我沒錢吃飯,因此我從不吝嗇花錢,跟我接觸過的綠黨的朋友都知道,只要跟我一起吃飯我一慨不讓他們付帳,因為他們的收入少的可憐,除非事先說好了有特別的因素,或比我富有的人要付帳。付一兩千元的次數我數不清。所以那兩個蛋糕又算什麼!所以我為那兩個被列為經點的蛋糕哀悼!也讓我為失去的人性哀悼!如果可以我認捐一筆慶祝費以後綠黨有任何突發興起的活動想去路口買鹽酥雞或魯味、蛋糕..........之類的請向柯育英請款,千萬別再做個傻人!天知道我有多愛這群傻瓜!!!〈眼淚不停中〉~~就是因為你們傻才可愛!!!才純真!!!~~傻~瓜~綠~黨~人~加~油!!!~~~~~~

Jasy 提到...

不好意思
我本身是黨員並參與過綠黨的志工活動
也陪候選人走街拜票過
要買蛋糕或請工作人員吃點東西是人之常情
不過名不正言不順就會遭到質疑
1.買蛋糕的人是一位候選人的助理,並非綠黨秘書處職員。據知情人士說事前沒知會就突然買了一個蛋糕這樣也能報帳?
那我是不是可以叫幾個批薩慰勞候選人送到綠黨黨部請綠黨買單?可以嗎?
2.我走街時會渴會餓,吃喝也是自己付錢阿。頂多似乎讓候選人自掏腰包請過一兩次吧。根本就沒這種報帳的慣例。
3.另外,綠黨選舉費用結餘是負債,這類不必要費用應該以公帳支出嗎?

如果好好動之以情我還可能聽得進去
扯阿扁阿珍根本就是模糊焦點
反正其他人也這樣做,這樣做就是對的?
那綠黨和其他政黨有什麼不同!?
柯女士既然身為黨員也自許是綠黨的媽媽,請發揮好監督(管教)綠黨的責任。

Chyng 提到...

柯女士你好:

(一)首先,我從沒有自認為「名」記者。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我只是一名「獨立記者」。我不知道你眼中、你心裡認定的「名獨立記者」該是什麼樣子,你要如何評價我,我沒有意見,我媽不是生我出來討好他人的。而正巧,獨立記者在我接受的媒體教育、在我實際在這個行業工作的認知裡,也不是要來討好他人的。說該說的,報導該報導的、有根據地說話,就是獨立記者要作的事。

我這樣評論綠黨,有我的脈絡。你可以不認同,我尊重你的發言權。如果我順著你的邏輯回應你,就叫做「我只有這樣一點水準」,我也接受啦。類似的情節上演很多次,你不是第一個人。蘇東坡跟佛印的故事,建議你讀一讀。

第三,我不知道稱呼你為柯媽媽你也會不開心耶。你是一位媽媽,你姓柯,就只是這樣想而已。不好意思喔

第四,灣寶大埔這些事件,是你的留言提到,喔還有國光,接著提到綠黨,才說台灣有救,一般來講,都會這樣去解讀。解讀和曲解是兩回事。不過如果你認為,是我「曲解」了「綠黨在這些事情上有貢獻」,那我跟你道歉。不過,我不會停止寫文章。畢竟我要不要寫文章關你什麼事?連總統都沒有權力要我不要寫文章,懂嗎?

最後,你可以繼續述說你如何對綠黨「愛的教育」,我不介意,大家都看到了。謝謝。

阿端 提到...

『直到大埔農地事件~國光石化事件~我接著聽到綠黨才發現台灣還是有救~因為有那麼一群年青人認真的想做些什麼~~』

變成:

『原來大埔啦、灣寶啦這些土徵議題,都是靠綠黨救下來的?跟馬英九的說法很像嘛:「國光石化是我擋下來的。」』

胡幕情,老實說我很訝異,不太敢相信這就是你所能讀懂別人的程度,也不敢相信你可以是這麼粗糙、輕鬆地簡化他人的想法、與你不同的意見,著實讓我見識到為何很多人聽到你這位大記者的大名就會害怕。

請你真的不要太過分。你如果讀不懂,你可以問;懶得讀、你可以閉嘴。

簡化就是一種污辱。就是當你看不起潘翰聲,卻把整個綠黨直接打成一個包裹來罵,明明這裡面有其它太多人你根本就不認識、明明這裡面有其他人你根本就懶得認識,那些從街道巷口認識綠黨的人、那些市場裡面一個個柯媽媽這種婆婆媽媽們,每一個還想支持綠黨的人都比你蠢、每一個還在綠黨裡的人都叫做潘翰聲。

我想跟你說,胡幕情,如你所見,綠黨當然沒有多偉大,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你也是。潘翰聲也是。

我想柯媽媽、我、和現在在綠黨裡面很多普普通通的人,沒有在思考「靠誰救下來」這樣的造句,因為我們沒有在相信這種事,自然也講不出口,自然聽到會覺得很受辱。

Jays,

先禮貌地請教您是哪位?不知本人是否認識?不需要也請不必在我的名字後面加性別稱呼了,感謝!

另外則想請教,我不知道你是憑什麼可以把我跟柯媽媽的互動和你所謂的「蛋糕事件」連結在一起,甚至轉貼過來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覺得你真的可以在別人這邊逼問我和柯媽媽蛋糕的事,然後可能可以得到任何你會滿意的答案?(那這樣其實你會直接去找前秘書長張宏林要答案)又或者你其實只需要可以使你繼續攻擊的答案?(那這樣其實我什麼也不需要回答了)

我想告訴你,在這一篇充滿恨意的文章下面,我不是、我也沒有打算要當誰的敵人。我與柯媽媽本來就認識,我想我還沒看過他能一個字一個字打這麼長的東西、看這麼多東西。所以我給他一百個讚。

從頭到尾其實柯媽媽不知道也不在乎誰是誰,誰又有什麼份量,只管一吐心中的苦口婆心,不像我這種膽小鬼,即使不同意也只敢私下默默搖頭。因此我給他另外一百個讚。

「本人一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柯育英,因不知遊戲規則,剛剛仔細看了下才知我沒選發表名字,我以為填好了資料即可~~我不叫這位主婦這位媽媽。」衝著這段我再給她一百個讚。

兩年來綠黨總是一直有很多風波,有些是綠黨內的工人們彼此爆走,有的則是外面你們都看得到的,更多的是兩則並行。在這些過程中柯媽媽居然還沒有被嚇跑,所以我想給她另一百個讚。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真的沒什麼了不起。柯媽媽雖然也是普普通通,但因為他生了一個堂堂正正的女兒和另一個堂堂正正的兒子,還養到很大。為敬這點我給他最後一百個讚。

這些理由的確很私人,但請諒解我貼在他塗鴉牆的話本來就不太具備可公共討論的性質。這樣不知您是否還滿意?

柯媽媽請加油! 提到...

其實柯媽媽砲轟馬蔡、還有他們的政黨。
但是她的行為,如同老榮民誓死效忠國民黨、老農民餓肚票投阿扁一樣。
無論大家怎麼說,她就是認定:綠黨是好黨!
所以發言請大家不要再指責她所心愛的黨了。
只是,這樣中產階級的自以為開明,如果能讓綠黨增加選票,其實正落實了政黨政治這件鳥事。
綠黨著實真像個黨阿!

Chyng 提到...

阿端:

「直到大埔農地事件~國光石化事件~我接著聽到綠黨才發現台灣還是有救~因為有那麼一群年青人認真的想做些什麼~~」確實柯女士沒有明確地使用了「綠黨擋下了」的字眼,這個部分,我已經說了,如果她覺得我誤讀,我道歉。

我在回覆柯女士的留言裡已經說明過我為什麼這樣解讀。就我自己參與並長期追蹤這些案子的觀察,這些事件能成功,跟綠黨沒有關係,或關係很淺。佳真幫很多忙,但對我來說,她是蠻野的人。月英絕對是主將,但她當時的身分是彰化環盟的總幹事。

因而當柯女士舉了這些例子,加上「台灣還是有救、因為她們認真想做些什麼」,才導致了我的解讀。如果你還是要覺得,我這樣是很粗糙地簡化他人的想法,我也尊重。如果因為我的誤讀,而讓你們這些支持者覺得受辱,我還是可以再道歉。

我對柯女士的回覆,態度確實不耐。對我來說,如果來這裡,不是要討論事情,而是要人身攻擊,或是一昧地要我同意他的意見(你不要犯下你人生第一個錯、自殺的孩子就是被你這種極端的價值觀逼的),那真的就免了。我為什麼要承受這種事只因為我寫了一篇和他意見不同的文章?

你可以注意到,我回覆林民昌,和回覆柯女士,態度是不同的。林民昌的意見和我不同,不是嗎?拔尚老師的意見和我不同,我的態度又如何?

當你使用了「我看不起潘翰聲」這樣的批評字眼,請問我通篇哪裡這樣寫?我說我對潘翰聲失望,這和看不起一樣嗎?我是不是也該回你,你看不懂可以問,不然,請你閉嘴?

在對林民昌的回覆我已經說明過,甚至在「綠黨終於像個黨」這一篇我也說明過,我為什麼認為綠黨跟個人是不可切割的,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意見。要認為綠黨不是什麼東西、潘翰聲不是什麼東西---這些都是你的意見。嘴巴上我說著對綠黨失望卻還動著筆,心意看不懂我也不勉強。至於我當然不是個什麼東西,我是人吶。

柯育英 提到...

jasy
柯女士既然身為黨員也自許是綠黨的媽媽
這又是從哪聽來的?
我從來沒有也不敢。
既然杜撰是在這裡發言的人的專長那我誤闖了。
chyng
不管妳是什麼沒體人
《"綠黨永遠別想拿到我的選票"
剛剛接到綠黨的採訪通知,立刻湧出殺人的衝動。》
用這種措詞就顯示你是水果型
你大可瞧不起我!但我卻覺得你很可憐
你說
《連總統都沒有權力要我不要寫文章,懂嗎?》
說真的我從來不認為總統有權力叫我做什麼!
懂嗎?到現在還把總統當皇帝的人。
我請你別再寫了是做功德!

阿端謝謝你瞧的起我。
別跟這樣的人動怒。
我把你的讚都好好的收著。
這些聽不懂人話的就算了!

匿名 提到...

原諒我用匿名來回覆
作為一個對綠黨失望的人

胡記者今天的行為我十分讚許
包括綠黨後續的行動也讓我重啟對綠黨的希望。

這一年來綠黨的紛擾中
潘翰聲都在裡面扮演關鍵角色
而我看到綠黨彷彿跟在潘翰聲背後
從組織改造案、到他個人支持民進黨
我看到的是一個政治明星、政黨代言人
扭著政黨的耳朵走
參與式民主、共識彷彿都不重要


我不只聽過一次別人說潘翰聲是好人
也聽人說綠黨的人們多努力

馬總統今年的選舉方式也是用強調個人特質的方式
但我們看得到馬總統的人德背後是什麼導致現在的狀況。

我相信綠黨的人們都是一群為了台灣奉獻的傻瓜
但是離開綠黨的宏林、盈萱不也是一群熱情的傻瓜?
為何他們會如此難堪的離開?

而知情者包括他們本身都不願意對外說出一切?

我不知道,或許還是傻著

作為一個知情者
看著這樣的狀況可以說有苦說不出
而看著孫窮理有幾篇尖銳的報導
綠黨卻還是盡是給潘翰聲他們那些人拉著
更讓我痛苦

而胡慕情這篇文章可以說是驚雷一響
他揭破了綠黨目前的問題
也敲醒了許多人

綠黨也終於能夠做出回應
不如往常是潘翰聲他們後面躡嚅的應聲蟲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反省
還是跟今年年初的組織改造案一樣
矇著頭等雷聲過去
但是這是一個開端、契機

我懇摯的希望綠黨能夠成為一個對知情者來說是熱情、且快樂去奉獻的政黨。

而不是今天對關注綠黨的人來說還是得告訴自己含淚投綠黨,至少我在這裡面苦悶了許久。
苦悶周遭人對翰聲的盲目支持,苦悶離開者的無奈

所以綠黨,在拿出我的信仰、理想之前
先證明自己是個可以承載理想的組織吧

也感謝胡慕情你的文章

我只能說爽還有幹
爽在你的針貶,幹在潘翰聲操作議題的粗糙
雖然我想
今次提出這樣的議題操作的人
應該跟上次蘇花高剃頭都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想法吧

匿名 提到...

綠黨1/5的官方公告很有誠意,初次展現了一個黨對自家候選人應有的約束!

但回頭去看,潘翰聲的1/3的公開道歉內容實在是空泛至極呀!根本看不出他是在道歉什麼…

如果覺得自己沒錯,那何必道歉?
(難道只是因為好多人罵唷~迫於選舉形勢的壓力?)
如果覺得自己有錯,那到底是錯在哪,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更有趣的來了,潘翰聲一面對外公開道歉,另一面讓競選總部的新聞聯絡人,先在自己臉書上痛加抨擊樂生是用低俗的方法綁架弱勢政治人物...又批評胡慕情的"爛文"是"傲慢自大無比的自我中心主義"...最後還說什麼要在選前要先忍耐忍耐,選完再來打趴她~

唉唷~好一場黑臉、白臉的好戲~
真不知道上面這些說法,跟潘翰聲的公開道歉,哪一個比較接近競選團隊的內心想法…

當然啦…要說競選團隊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這也行啦…
任何一個人,就算他再怎麼核心,意見都不能代表其它人跟團隊…這說法我也算能接受啦…

但無論如何,還是希望說出上面那些話的人,你內心的想法要不要快點多透漏一下呢?

不要問什麼都說要等選後啦~這樣沒意思啦

匿名 提到...

"今次提出這樣的議題操作的人
應該跟上次蘇花高剃頭都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想法吧"

樓上講的是淡水小GG王鐘銘嗎?

yiling 提到...

阿端:

胡那段描述是否過度簡化或扭曲潘翰聲或綠黨要攬功的心態,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反應激烈,潘不是第一次作這種事。2010他選市議員,文宣上面大刺刺地將松煙巨蛋列上,前後文脈絡讀來儼然反松煙是他主要成就,早就引發過批評。他對運動一貫的沾醬油,或前面有人講過,潘利用松煙議題開記者會,但「不慎」沒通知道所有相關團體,底下留言的潘或遊藝都沒反駁,已是證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3730

柯女士:
您對競選經費可拿來買蛋糕的解釋,差不多跟馬英九特別費買黛安芬內衣、阿扁拿童書發票來報帳一樣寬鬆。我非常樂見綠黨支持者終於願意以檢驗兩大黨的標準來看待綠黨,而不是只會哀號外界對綠黨的檢驗特別高道德標準。請記得把這種對三黨一致性的標準頭尾貫徹哦、

綠黨的官網經費帳目已經大半年沒更新,之前公佈的帳目則大有問題,兩種版本差過一個零之多,請問您的看法是?希望您別用嬰兒太小不會作帳來回應我。

你如果有時間在這裡崩潰,還不如去看看你前面不願意點入的我所提供的連結,逃避現實不等於現實會自動消失,你掩目不看的那些小錯,總有一天會回過頭來反蝕你的美夢。

陳韋臻 提到...

後來每次想到綠黨,我就無法忘記一件事:

事情回推到當時與綠黨候選人走在街頭,當時與綠黨青年軍接觸沒多久,身上只有七百元的我,掏出了五百元投入募款鄉,也確實收到政治獻金的收據;而後,當我在苦勞網上看見綠黨報帳的細目後,我才震驚地發現,我捐的五百元,竟然買不了王候選人的半個蛋糕。

這是我說的:我不會是綠黨要的支持者。我沒辦法每次跟綠黨的人出去吃飯都堅持不讓這些"很窮"的人不付錢;沒辦法覺得大家很辛苦所以可以用這種黨的經費去買蛋糕慰勞自己;沒辦法假裝這件事不會讓我想到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沒辦法覺得錢捐出去之後自己沒有監督或失望的權利;沒辦法理解那些認為這件事一點都無傷大雅的黨與黨支持者的邏輯;更沒辦法忘記當初訪問時,聽見聲稱要奪權的綠黨青年口中說出:"如果這次選不上,我們就直接在淡水搞一個農業公社,讓大家看見這種生活是真的可能的。"然後在選後直到現在又要選第二次時,依然沒有任何的實踐消息,卻持續出現令人心碎又錯愕的組織運作狀況。

綠黨裡還是有我認為是朋友的人,也有很早以前在街頭就認識的人們,但是,政治選擇、政治實踐以及政治參與,在我看來與私交和情誼無關,而是一種人民對自己政治權負責的態度,問題在你要養出什麼樣的黨,而不是什麼樣的黨讓你被動地挑。

青年奪權到底是什麼?如果在奪權過程中,操作的策略正是敵人的步數,組織的運作是敵人自我合理化的邏輯,甚至在過程中不懂反省只懂得自憐自艾甚至反擊指控,在我眼中早已成為自己敵人的樣子,唯一能說讓人震驚的就是:這種"轉型"的速度未免快速到令人瞠目結舌?!

Jasy 提到...

行的正做得正就不必怕別人批評

我只是不認同柯女士的意見而已

誰是我要攻擊的對象? 請不必自己揣測對號入座

張前秘書長也已經離職 這種事情留給其他人去向他問吧 我也不想去追問了

就這樣

阿端 提到...

胡幕情,

關於我使用了一些批評的字眼而並非你的本意,這部分的確是我的不對,為逞一時口舌多講了的話,我在這邊跟你道歉,也希望收回這一段話。

我某種程度來說,非常同意政黨不能與人分割,只是我不太理解你對月英、佳真、翰聲之間誰是綠黨誰不是、誰做的算數誰做的不算,這中間的邏輯。我感覺實在很模糊。如果我問你覺得文魯彬是綠黨或不是?月英是上屆中執委,彰化環盟所有的努力綠黨當然插不上邊,但好像除了人力這一種資源外也完全沒有別的了。(連人也很少)我想了解對你來說,在這種情況下,綠黨怎麼樣身分的人做的怎麼樣的事情,才能算在綠黨頭上?壞事的部分當然是很容易一體承擔直接加上來,很容易想像假設王鐘銘白目當然是可以算,大家本來就該一起挨罵。但,誰的一點點的努力才可以算上來?

以我自己做例子好了。我是黨員,前年反國光大遊行我參與的部分請問能算數嗎?又,我既不是中執委,去年也因感情因素離開工作與會議,但430遊行我個人做這一些些還不至算沾醬油的努力,請問可不可以算在綠黨頭上?

至於原先跟柯媽媽兩邊對話的連結部分,我看到了你的回應,感覺在這種時候還能溝通到一些關鍵,我會特別珍惜。謝謝。


yiling,

我只是希望釐清「綠黨有正在主張大埔國光石化都是靠綠黨救的。」這一點,畢竟這個部落格是很有影響力與相當專業的地方。我會控制不要太激動,謝謝你的關心

綠黨沒有在做這樣的暗示,我們說的事情是我們個別在自己的位置上本來就真的會關心的事情。

至於過去潘翰聲在選舉中主張巨蛋功勞的事,說真的我當年一點也沒有參與過巨蛋議題,我實在不瞭解運動脈絡和他的想法,我實在無話可說。但我這一邊至少可以給你一個肯定的答案,我和一些我比較熟識還沒傻掉的朋友,都是真心的不相信、不同意有什麼議題可以宣稱「只靠誰救的」。

(我只能想起一件事,就是我看過前腳我們還在開反指紋建檔的行動會議時,後腳呂秀蓮一句話就解決了。)


Jays,

前秘書長宏林的確是離開了綠黨,不過在那之前他對蛋糕事情已經有很完整的說法並公告了。這是我說該去問他的意思啦,並不是要你真的去打電話給他,而是認真的、不是推卸責任的,這件事情確實應由決定可不可以報帳、決定用綠黨還是選舉費用明細的秘書長來說明,他才是最知情的人士,而不是壽星或有吃到蛋糕的義工。

雖然無從得知您是哪位、剛開始怎麼會提到我,但無論如何,希望你不要生氣。

Chyng 提到...

阿端:

對我來說,運動本來就不是「光靠誰」就可以前進的事。它基本上是一個共同捲動的過程。我兩次批評綠黨,都不在意指「綠黨不是運動的主體所以不能發言」。而是運動中,本來就會有主次團體,主要團體熟悉所有脈絡、知道什麼樣的舉動可能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作為聲援團體,在對這個議題發言時,它本當徵詢過主要團體的意見。但是蘇花改沒有,樂生也沒有。這種分寸的拿捏,在團體裡基本上是常識,更別說是政黨。

我的觀察是,綠黨為了要讓自己有別於國民兩黨,相當強調自己「長於社運」;但為了在選舉時,凸顯出自己和兩黨不同,而可能廣獲選票,它選擇的是,不深耕某一議題,而出席各種「進步理念」的聲援場合。

運動中,本來就會需要聲援。有時候聲援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事,許多受過綠黨聲援的朋友,也是真心感謝著綠黨。樂生是、灣寶是,但那依然不構成一個政黨,為了獲得選票及曝光度時,就可以不顧這些原本運動主體人的感受的理由。

因為那所帶來的後果及代價,不是聲援者需要承擔的,講得更坦白,就算有意承擔,通常也是承擔不起的。我一直在意的,是這件事。我的憤怒,也來自於這裡。

黨,是一個又一個個人組成的,所以會需要黨紀,會需要組織來管理,在個人以黨之名,做出行為不當的事,可以處分。個人所投入的、付出的,除非以「個人之名」進行,否則理所當然回饋到黨的身上,因為他是政治代理人,他所代理的,是選民所認同的這個黨的「價值」。

我並沒有不想要一個進步的、力持環境的、正義的理念的黨進入國會。即便是小黨,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但當它在進入國會前,就可以為了增加曝光度,去爭取它心中「珍貴的一票」,要我如何相信,在「當選=政治永續」的前提下,未來,綠黨的候選人,不會在社運團體未知情或不願意的情況下,被當成黨的談判、折衝籌碼。畢竟,政黨心中「珍貴的一票」的選民,不盡然是持有共同理念的人。

這件事,我覺得它必須被思考。必須被不溫情的方式挑剔、批評。

其實,我本來沒有那麼憤怒,是一直到樂生會長說綠黨不願意拿下她的名字時才抓狂。「採訪通知已經發了不能改」,拿去騙院民可以,拿來騙記者,未免太扯。

綠黨取消記者會,或許是「真的覺得不對」,但從樂生保留自救會和綠黨連絡上,一直到綠黨取消記者會,過了好幾個小時。在這過程中,我所知道的是,院民拒絕出席。說是揣測也好,但這個原因導致記者會取消,對我來說,佔的比重很高。畢竟潘翰聲雖然道歉了,綠黨也發出公告了,可是,有親口向院民說嗎?有向樂青說嗎?樂青連潘翰聲要取消記者會,都是透過有人到孫窮理的臉書看到的,或者是透過我及苦勞網那裡收到的取消通知知道的。

我曾經是票投綠黨的人。那一年,我投給文彥,因為他支持樂生保留,因為我認識文彥,因為他有參與。潘翰聲第一次出來選立委,我寫了報導。甚至日後他每一次參選,我幾乎都做過專訪。不只他,曼麗姐也是。

在台塑大煉鋼廠案審查期間,我訪問潘翰聲,刻意地提醒他,可以從他財經的專業及一個政治人物的高度去談這些事,而非重複真正經營這些議題的人的話,那顯得空泛。每個綠黨候選人,一定都有他的專業,為什麼要廣沾醬油,說一些自己其實並不瞭解的話呢?我是這樣慢慢地降低對綠黨的信任,畢竟,不建立自己的專業,進去國會到底要做什麼呢?

大概是這樣。

劉佳蕙 提到...

我只是一個一般上班族,偶爾關心一些社會議題轉寄一下文章,這是我能做到的小事。而這次的選舉我還是會宣傳綠黨,在政黨票上還是會選擇支持綠黨。

前述討論比較清楚看到綠黨的一些狀況,譬如帳目不清、對議題沒有深入了解下的記者會、疏忽了尊重原來的運動主體等問題,很支持胡慕倩和其他發言批評的人所做的提醒,我也因此更清楚綠黨的狀況。

但不同意因此否定整個綠黨。
我認為沒有一個政黨或組織、甚至個人是十全十美,所以才需要彼此提醒,至少目前我看到的綠黨是有關心社會議題的,所建議的候選人也都是有理念和在特定議題耕耘過的。這在台灣的政治環境中是多麼難得與重要。因為對綠黨有這份期許,所以大家才會容易這麼失望。

有沒有可能,所謂真正的對一個團體的支持,不只是支持,也包括監督? 我們要送綠黨進入國會,增加另一個聲音,但同時我們也要持續監督綠黨!因為希望它更好。我覺得「希望它更好」這份心意很重要,因為這讓批評變得更不是單純的指責或放棄,而是積極的改變。

走社運的人如果走到最後只是不斷的指責他人未達到理想,不斷的解構直到好像不再有任何東西事物值得相信,那這樣路只會越走越窄,除了憤怒我們會一無所有、彼此越離越遠。回到初衷,社運的目的不就是更多的彼此認識和溝通嗎?

以上,小小的意見。我也會持續監督綠黨,也希望綠黨能盡快好好公開募款徵信。

匿名 提到...

綠黨不要永遠 做那種一小戳人"取暖"的媳婦

真的要選 請努力破5%吧

與其在網路上打屁 不如出去拉票吧

綠黨每一個選區政黨票 有動員嗎?

沒破5%
只能繼續取暖

沒破去年市議員的2.5%
下次支持者 恐怕會完全稀釋掉

阿端 提到...

胡幕情,

感謝你大半夜認真的回應,有些地方比較釐清了,某些心情我也能確實有共鳴的感受。

我認為政黨這一種組織,就是參政與選舉的工具,它要有能力發展政策來面對我們正在關心的議題。小小的環境少少的人,或許會讓綠黨的工作者有自己好像是小團體的錯覺,但我想經過這一年,我們對綠黨的期待和檢驗早已經是一個更高的規格和標準,綠黨肩賦的公眾期待,也早已不僅僅是只有理念和立場而已,組織制度完備、人,都是獲得信任的重要條件。(但從結果的現實效益來看,無論是過去秘書處和中執委的組成運作,又或是改變後現在的規則與模式,都有各自的問題和困難,未來只針對發展制度性的檢討方案,恐怕還是很難完全的。)


選舉不是戰爭,政治不是輸贏,從政也不必只能是一生的志業。社運也是。一個家庭主婦可以進議會花四年改變城市的營養午餐,然後就回去繼續當家庭主婦。這是我比較願意相信的事情,因為大家都是需要人生的、都需要能先好好地活下去。

這兩天很傷心,想起上一次選舉我做的最後一波文宣,有兩句大標語:「我們沒有大看板,我們有大願景;我們沒有財團加持,我們有你的理想撐腰」,對照今日句句點滴,倍感切實。

我也覺得 yiling 說的很好:「你掩目不看的那些小錯,總有一天會回過頭來反蝕你的美夢。」理想和美夢確實是重要,但只有這些絕對是不夠的。


阿端

Jasy 提到...

阿端

綠黨秘書處確實有對蛋糕事件做出說明,不過因時日已久搜尋不到任何資料,因此恕無法提出秘書處澄清說法對照(我已經翻遍許多綠黨公告)。在此資訊有不正確之處,煩請指正!也歡迎你提供當時說明。

Kathy 提到...

環保議題常被政黨用來作為爭取更多政治利益的籌碼,或背投機政客操作成為"愛台灣"的空洞口號,真正的環保訴求往往只能局限於學術論述和草根抗爭,輕易地被國家機器以"國家經濟發展與全民福祉"之名,被正當的邊緣化‧

對權力的追求可能會改變綠黨,也可能會改變綠黨的候選人,但現實是,台灣的土地正義仍迫切需要在國會擁有一個發聲的平台.

王鍾銘剛剛才貼出本月徵信告示,競選經費尚差9萬多元,包括積欠的房租,潘翰聲前兩天在fb貼出徵求腳踏車公告,剛剛才又貼公告徵求,因為只募到三台....

對於一個資源與經費嚴重不足的年輕政黨,我希望他們是不會犯錯的聖人‧給予建設性的建議,可以幫助綠黨更成熟但是號召大家搞垮它,對台灣的環境保護與土地正義,到底有甚麼好處呢?

Chyng 提到...

Kathy:
我哪裡號召大家搞垮綠黨了?

匿名 提到...

你沒有要搞垮它,但想搞垮它的人都用這篇文章大肆宣揚。

Chyng 提到...

匿名:
所以,這是我的問題嗎?

阿超 提到...

親愛的朋友
你的文字提醒了我們一些事情
謝謝你!

加油!!

阿超 提到...

親愛的朋友Chyng:
謝謝你的文字提醒了我們一些事情
縱然總有些不同聲音或眼光
但你的努力我們有看到

謝謝你!!

匿名 提到...

我想每個人有共同的目標 希望活的健康快樂 環境也健康 但有時候我們會忘記這些的重要性 如果綠黨的力量能茁壯並佔一席發言權 提供大眾不同的觀點 幫助我們想起重要的事 作比較正確的決定 那會很好

祝 快樂
史玲綺

匿名 提到...

胡記者:

你這篇文能影響有限
要像朱宅神那樣打廢死才有用

Chyng 提到...

匿名:
我和朱學恆的目的不同,謝謝。

匿名 提到...

作者: WilsonKao (魂兮歸來哀江南) 看板: KaoriAshuan
標題: Re: [張看] 綠黨永遠別想拿到我的選票
時間: Mon Jan 9 07:22:26 2012


潛水有點久,第一次在這邊發言,太過放肆還請小宇板主海涵。


對於這一串事件,我是這樣想的:

代議政治的限制是,因為代議者的腦袋不是你的,所以不可能要求他的行為
跟主張「完全」符合你意(除非自己出來選,而且還不考慮政治交易導致的
折衝)。因此,無論你票投哪個政黨、哪個候選人,勢必都要選一個比較不
爛的──意思是,主張跟你最相近,然後沒有戳到讓你最不爽、無可妥協的
點(以胡慕情來說或許是樂生,以我來說是愛滋跟兒少情慾),然後行有餘
力,不斷地去要求、監督你投的政黨/候選人,跟其他人拉扯,試圖把它們
凹成你想要的樣子。

我們很容易把投票看的太簡單也太重要(到可以決定一切):畢竟這是公民
課教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權力中最輕易操作,也最有「賦權」的意味的
行動。然而,我們如果回頭檢視從考慮投給誰,到後續的監督的過程,一直
都是極端痛苦、漫長的。換言之,我們面對的現實是:總是需要抱著失望、
咒罵、苦痛跟淚水投票與監督。我甚至會說,這就是代議政治的原罪。


(終於說到重點了)在這景況下,胡慕情說出對綠黨的失望與放棄,我不認
為是不妥當的:根據前述所說,綠黨這次戳到她最不爽的點,而至少她誠實
交代她的情緒、考慮與掙扎;而所謂「胡慕情這樣說會打擊綠黨讓不少人放
棄投綠黨票」的論點,或許是事實,但是,我想指出的是:這論點所指涉的
對象,很遺憾地或許沒意識到,綠黨因為受到代議體制的限制,一定是不等
程度地令人失望,抱著失望與憤怒投票與監督才是必然;胡慕情因為戳到她
不可妥協的點,那「我自己不可妥協的點」是什麼?我能不能期待綠黨去維
護這點?而胡慕情的文章,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除了對於議題(樂生)的曝
光以外,更把這原罪給暴露出來,逼人去面對這個始終讓人不快的問題。

我完全同意要做到監督跟持續關注議題是非常非常困難、累人的,為維持生
活所忙碌可能就累慘了;然而,這或許是綠黨這類政黨,胡慕情這些努力的
人(以及各種批判,不管是議題或是像這次的批判)存在最重要的事情:讓
我們不會當做這些議題不存在。

所以,我自己的回答是,綠黨看起來最有可能可以維護我最在意的事,所以
即使讓胡慕情暴走的這段過程讓人非常不快意,即使她因為這樣決定不投綠
黨,我也只能頭痛地、抱持著疑惑與失望把票投給他們(而因為我不是胡慕
情,沒有經歷過她的歷程,所以我不覺得我能評論她什麼)。然後,盡我可
能地監督它們、跟周遭人宣傳我的政治理念(如上所說)還有關注的議題─
─這並不與投票給任何一政黨有所衝突的。

而這時我剛好可以一起回答,為什麼我這次無論如何會想投有效票而不是廢
票,或不去投票:廢票被我理解成,不支持特定候選人(可能因為不滿意)
但還接受這個選舉制度及其產生的結果(雖然在不管投票率的制度下沒差)、
不去投票則是對於選舉制度有效性的質疑。然而,除非不走代議制度的管道,
我似乎只能選一個比較可以凹成我想要的樣子的候選人/政黨。綠黨這次是
我的選擇,胡慕情因為戳到她的點所以不投綠黨,我想也沒什麼好說的;最
怕的是沒有體認到代議政治的原罪而下政治決定(無論是投票或後續監督),
這就可惜了。

Henry 提到...

不管怎麼樣的不成熟或有爭議,我認為不公平的政黨票制度下讓小黨(不管是不是綠黨)衝出來是有必要的,把政黨票不投或是投給大黨是一種浪費。要大黨去公平正義關懷弱勢不是靠他們的不分區立委就能作到,大黨內多數的利益團體代表才決定一切。

匿名 提到...

一個黨要為他們黨員的行為承擔政治責任的~~支持蘇花改的人留

匿名 提到...

阿朗壹帶來的環團與民眾對立
不知道胡記者如何看?

關於這種對立帶來保住阿朗壹
不知道胡記者如何看?

如果當初蘇花改用這種對立擋住
不知道胡記者覺得好不好?

匿名 提到...

綠黨昨天,或著說選後對於潘翰聲的問題處理上不是被動,而是說鄉愿。

出了問題的人還是可以選中執委,然後他依然被視為「有做事的人」即可原諒,綠黨自己在理念之間的取捨真的可笑。對付自己人就可以不管平常批判的勞基法。擁護自己人就可以不管政黨本身決議。

你的文章應該會成為一種路標,或著說一個里程牌,告訴我們綠黨距離完全墮落還有幾公里。

至於成功,潘翰聲或許會成功,但是不是綠黨會成功。每年都會折損人怎麼成功?

匿名 提到...

最新訊息提供參考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7145#comment-34906

匿名 提到...

現在局勢真的是清晰了!

在蘇花改和樂生院兩件事情裡,格主堅持壓下基進作法,所以看看現在...

反蘇花的人通通改口說"其實我也不反,要的是監督",然後加進現在蘇花工程去"監督"了!

樂生更有趣!之前說機場不影響,現在又說"新莊捷運延伸桃園",不是自己打嘴喔!是埋伏筆埋得很用心!

胡大記者這兩招高!那些想做基進作法的人,算是栽得徹底!

Chyng 提到...

匿名:

你在講什麼,看不懂。

陳志彥 提到...

其實支不支持也沒差啦
一個不到5%的小黨 我不懂為什麼可以吵成這樣
與其讓一些人在玩小圈圈遊戲
不如去拼門檻席次 讓綠黨往成為一個能夠受人民監督的大黨邁進
到時候在吵還不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