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是最危險的顏色



台北市長選舉結果出爐,候選人連勝文落敗、「白色力量」柯文哲當選,加上藍綠版圖大翻轉,許多選民喜極而泣,稱其為台灣真正的光復、民主的實踐。此時此刻,唯有平時緊盯各項政策的朋友們不敢大意,甚至大膽不諱表示:「大選過後,妖魔鬼怪都將出爐。」果不其然,白色榮光一日消退。精確來說,白本來就難以長久存在。白是危險的顏色:看似純潔,實際上,什麼顏色都可恣意沾染。

當選後的柯文哲,對北宜直鐵、捷運由南港延伸至基隆、雙北生活圈(淡北快速道路)的打造,乃至於桃園航空城的再推進都有所盤算。這些政策,早在柯文哲當選前即多有爭議。選前,不少選民對其寬容,認為應給柯文哲多點時間了解政策,如樂生療養院,如文萌樓。但這些涉及市政發展、城市文化形象,甚至交通公共工程安全的議題,我們並不見柯文哲在當選後對其深入研究並做出理想反應;相反的,柯文哲所碰觸且強力推促的,全是與土地炒作前置基礎相關的重大開發。

這週以來柯文哲的發言再一次給我們啟示:無論藍綠,統治階級對社會發展的想像都極其薄弱。而這樣的薄弱想像,一旦缺乏監督與遏止,將不只是成就部分地皮炒作者的金錢利益,而是將進一步剝奪我們賴以維生的環境資源,留下一攤爛帳。

大選過後,經濟部水利署召開水情會議,會中指出,台灣西部地區水情將持續吃緊,十二月一日起,新竹縣市、苗栗縣、台中市(含北彰化)及台南市實施第一階段夜間減壓限水措施;新北市板新地區及高雄市也會在八日加入實施一階段限水。在此之前,桃園縣、新北市林口區則早在十一月就實施第一階段夜間減壓供水措施。根據水利署統計,當時石門水庫三個月的累積降雨僅為歷年同期平均33%,降雨情況不佳。

在2009年莫拉克颱風過後,研究氣候變遷的學者都一再提醒,全球已進入旱澇分明的年代,缺水問題會愈發嚴重。尤其台灣的地形特殊,水庫又多有淤積,即便大雨降下,儲水量也不見得理想,就算水源豐沛,也會因濁度過高而無水可用,上述情況,桃園地區居民長期以來應體悟甚深。

水,是所有開發計劃最重要的評估基礎。無論工業區設置或都市計劃擬定,都必須通過經濟部的用水計劃評估。在桃園航空城這個案例裡,經濟部水利署雖然同意了用水計劃,並通過營建署區委會的審查,但此用水計劃的評估準則卻幾乎不存在:水從哪理來?有沒有水源?若無可新增的水源,未來如何移撥、會損及哪些人等,這些問題都未被在區委會清楚釐清。

根據水利署在「石門水庫供水區整體水源利用」報告書中,以及桃園航空城計劃在環保署進行的政策環評報告書分別指出,大桃園在航空城完成開發的2031年用水需求是 150.1 萬立方公尺,然石門水庫的供水量,只有135.4萬立方公尺。若要滿足桃園地區未來的用水量,必須借用取新店溪水的板二計畫、中庄調整池和海水淡化廠每日各提供 3 萬立方公尺水源才能達成。

然而板二計劃的開發,是因板橋新莊人口不斷增加所進行的取水計劃,其開發目標,是為了供給台北縣,而非桃園縣的用水需求。水源的乾坤大挪用,顯示了整體調度與對資源認識不清、掌握不足的嚴重缺失。值得注意的是,水利署也清楚指出,儘管上述供水來源都可滿足,石門水庫本身將來也會因持續淤積而降低供水能力,未來可能得持續開發新水源。

新水源哪裡找?方法之一是調撥農業用水。然根據水利法規定,「民生用水優於農業用水、農業用水優於工業用水」,且調撥應出於緊急而非常態。讓人詫異的是,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對此調撥手法並無異義,甚且認為「航空城特定區開發後徵收農地後空出的水即可利用」,這樣的想法,似乎忘記農委會正努力降低休耕比例、以達總統馬英九希望提高糧食自給率的政策目標。

除調撥農水,便是新築水庫或回水再利用。數年前台灣面臨嚴重缺水問題時,曾訪問具水利專業的前內政部長李鴻源,他明白指出,台灣適合興建水庫的壩址早已用完,剩下規劃中還未興建的,其實都潛藏使用年限不久的問題。

為了應付石門水庫的淤積,水利署規劃在大漢溪上游開發高台、比麟水庫,這兩座水庫一旦開發,不只侵吞新竹山區生態,也將嚴重影響泰雅族人的生存,形成族群的剝削與不正義。至於回水利用需要高成本,一般企業幾乎不願投資。

這些問題若在「正常」的行政程序裡,航空城特定區老早就應該被否決。但為了選舉支票,政治力強行介入,航空城終歸以興建第三跑道的名義,圈住4600公頃的土地。新科市長鄭文燦勝選後,雖先表達對航空城「審慎評估」的意見,但在與柯文哲私下會談後,已直接表態:「航空城計畫是國家重大建設,須繼續推動,但要公正、透明,保障民眾參與和地主權益,讓炒地皮的疑慮降到最小。」

鄭文燦「讓炒地皮疑慮降到最小」根本空話。

其發言轉譯成白話套入現行土地徵收制度,叫做透過區段徵收與市價補償「保障參與地主(地皮投資客)權益」;然這完全違背統治者進行開發應審慎考量必要性、公益性等原則,簡單說,仍是持著「模糊不清的『重大建設』」之名遂行私利。

長久以來,重大建設幾乎等同「高投資」的建設與選舉支票,至於建設本身是否真能帶來社會的進步、推動其所預估的目標,從未有清楚的評估標的。航空城特定區的開發引擎,是希望借由第三跑道的擴建帶動航空服務,進一步擴展飛機維修等相關產業,但在立法院公報103卷第二期的記錄裡可以明顯得知,擴建跑道根本無法達成交通的空口白話目標。

在這份記錄裡,前台灣農村陣線研究院許博任質疑,根據監察院發佈的調查報告指出,香港機場的面積和台灣差不多大,且跑道數同樣是兩條,但香港的客貨運量卻是台灣現行客貨運量的兩至三倍。按此規模,台灣的客運貨量照理應有至少50%以上成長空間,興建第三跑道及貨運站並無必要。民航局長沈啟也在回覆中明確表示,「基本上台灣的跑道只是飛機在地面上起降而已,真正比較大的困難在它升空,台灣的空域因為軍方還有本身狹窄的地域,一起飛之後,我們的空域就受到限制……」換言之,客貨運量不能提升,並非設施不足,也論證了航空城特定區的開發宗旨自始至終無存在必要。

「方向不對的話,再怎麼快都不會走到目的地,價值、願景要先確立下來,剩下的是細節的處理。」、「政治有那麼困難嗎,找回良心而已。」、「文明國家就是落實社會基本價值。」上述這些,是柯文哲投入參選後受訪所說的話。許多選民深受感動,至今仍深陷華麗辭藻的餘波裡。

但赫爾曼.梅爾維爾曾在《白鯨記》裡這樣寫:「正因白色難以捉摸的特質,其概念一旦脫離和善的聯想,而與恐怖的事物結合,就會把恐怖推向至極。」打倒權貴連勝文,正因我們想借由選舉逃離某些恐怖的物事,但如今挾著白色榮光崛起的柯文哲,走的路實與權貴無異。若選民依舊耽溺,不願正視純善語言背後正偷渡惡念,那麼我們將永遠難以脫離選擇爛蘋果的遊戲,也將難以掙脫不斷箝制我們邁向美好、平等生活的看不見的大手。


4 則留言:

Luis Tseng 提到...

我想應該是要解決松山機場遷移問題,轉而支持整併開發航空城,但用水問題勢必朝向回收水方向,而這塊也是台灣應該但著墨最少的一塊,因為水費在使用成本上幾乎是0%。

Chyng 提到...

Luis Tseng :

您好,謝謝回覆。柯支持航空城的前提確實是為了松山機場遷建,然正如我文中所提,第三跑道的興建沒有必要,它無法提高貨運量,而目前兩條跑道已足,且還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餘裕可提供運輸。松山機場的遷建是否要與其(這裡指的是跑道興建)扣連,尚可討論,但柯這裡所指的航空城卻是包括特定區的興建,這就有浮濫圈地的問題,以上。

Lonelone 提到...

煩請作者抽空去看看及回覆您這篇文章在獨立評論@天下網站裡的讀者留言,若只在這裡回覆讀者提問,不覺得太寂寞了點?謝謝。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7/article/2173

Chyng 提到...

Lonelone :

我去看過了,但不認為需要針對人身攻擊或看法的不同做任何回應。我寫柯文哲不是要談柯文哲。而是談他欲碰觸的議題,及對選民的提醒。我的文章寫得很清楚。也做了示範:我如何看待一位候選人。但顯然讀者沒有讀懂,或不願意讀懂。而從留言來看偏向後者。

選前我寫過關渡平原開發,因為他提過;選後柯提北宜直鐵、提桃園航空城,因而我談這些事。我在乎的是議題。議題牽涉到選民實際的生活,實際的生活就是我們的政治,參與於我不是選舉,而是得去認識這個議題,分析它的問題,對候選人的擁護是很末端的事。以上說明,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