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科四期看行政體制的出路



2009年10月30日,環保署通過爭議不止的「中科四期」開發案。此案爭議癥結,包括開發後的廢水排放、坐落區位需徵收大片台糖農地、開發後用水將剝奪農業用水等衝擊,但無論民間團體如何反對,此案仍在政治力的支配下快速審查通過。

中科四期在通過後正式動工,但2012年3月12日,新任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走馬上任上,卻宣佈這個耗資539億、預計花10年開發的重大計畫,應該重新調整。調整原因,在於當初為其量身打造的廠商友達不願投資、二是科學園區的長期用水因為國光石化開發而沒有著落。當時環保團體認為,最初開發的理由已不存在,理應撤案,但在當地政治人物鄭汝芬等人強力支持,國科會以已有一家「愛民衛材」進駐為由,將科學園區「轉型」為以「精密機械」為主的園區,繼續開發。

不滿政商壓力不斷介入,居民委託律師提起訴訟,2012年10月11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中科四期的「開發許可」一案進行宣判,判決撤銷訴願決定及全案開發之許可,成為首宗撤銷開發許可的案例。然而,因中科三期判決定讞後,行政單位仍一意孤行的結果,法院在無奈下,對中科三期案採取「和解」的協調,這也間接使得中科四期的訴訟面臨困境。

2014年6月,環保署環評大會決議中科四期開發案應進入更嚴格的第二階段審,中科四期爭議持續,最後環保署在法院協調下,接受法院認定需進行二階審查的結果。居民、環保署、中科、科技部在5月27日完成和解筆錄。其中和解條件將納入二階環評中範疇界定會議。而和解重點包括污水零排放、需進行空污健康風險評估,以及對相思寮聚落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中科四期的放流水問題,基本上延續最初通過環評時,時任行政院長吳敦義建議的海洋放流方案,一是排放到水量較多,但將影響王宮、芳苑一帶文蛤牡蠣與蝦猴的重要漁業區的舊水溪後出海。另一方案,則是排放到濁水溪後出海。

7月1日,環保署召開中科四期開發案進行第二次範疇界定,中科管理局正式提出廢水排放規劃,預計興建14.2公里的排放專管,讓廢水排入濁水溪出海,其排放點距出海口約13公里,並未對廢水零排放做出具體承諾。中科管理局的規劃引發當地居民不滿,彰化竹塘更動員六百位居民去到環保署前抗議。

當地居民擔憂,若採取海洋放流,需挖設專管,因竹塘鄉地勢較中科四期園區高14公尺,放流水須經管線加壓才能傳輸到排放口;萬一加壓過程導致放流水管破裂,或沉降於地下水中,將會嚴重污染他們種植的稻米。居民的擔憂並非無的放矢,早在2010年中科四期提出環評結論變更時,當時的環評委員林鎮洋便質疑,放流專管會經過地層下陷區,挖明管對環境衝擊大,如果遇到地震,廢水管破裂很可能汙染土壤及地下水。

除了農業可能遭受污染,中科四期廢水排放的出海口屬中華白海豚的重要棲息地,漁業署也擔憂廢水影響此一瀕危物種。而雖轉型的中科四期排除許多毒性物質未被管制的晶片製造,但漁業署也認為,儘管中科四期的放流水會經多重處理,但因彰化一帶的養殖魚業「已不能再承受任何一點汙染」,目前其開發的產業將會導致重金屬累積,建議中科四期應朝「零排放」規劃。

中科四期不是第一個被要求廢水零排放的單位,多年前友達、華映兩廠將光電廢水排入霄裡溪,嚴重影響居民飲用水安全,在桃園縣政府強力拒絕改排的情況下,新竹縣新埔鎮居民被迫接受廢水繼續留在霄裡溪,在居民爭取下,友達和華映被要求做到廢水零排放,且需於今年底落實,但迄今狀況仍不明朗。而中科三期也因爆發多次廢水排放致使魚群暴斃死亡一事,使得后里居民積極爭取零排放的可能。

無論霄裡溪或中科三期、四期,廠商對於零排放總是不肯鬆口,主要原因,在於零排放等同全數回收,十分耗資,但台灣在戰後以來因環保法規遠遠落後工業開發的情況下,生態與農業環境早已承受不起更多污染。但這幾宗開發案中,愈見居民與行政單位或少數政治人物持同樣態度,顯示相關產業的開發根本動輒得咎,面臨瓶頸。


在中科四期一案中,環團曾要求中科管理局提出替代方案,如中科四期周邊有台中工業區、虎尾基地、馬稠後基地,甚至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等,都是早已開發通過而有閒置空間的空間。而中科四期爭議八年,從通過後半年內就變更環評結論,到整個開發案大幅調整,在在顯示其開發的衝擊性與荒謬,從和解到重新進行二階環評,亦凸顯政商勢力威脅了司法作為民主體制中的防線即將崩潰。當時主導中科四期的局長楊文科被彈劾,更揭示此荒謬開發若持續進行,將回頭吞噬行政本身的必然結局。正常的開發案審查程序,其實都有「零方案」的選擇——意即當衝擊過大,即選擇放棄開發,重新回到環評體制的中科四期,或許該謹慎思考,由此退場的必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