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諾努客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

我們非常懷念過去適合人生存的島嶼
如今這個島嶼宛若一片千瘡百孔的破衣裳

我們只能望著島興嘆

只能坐著望島興嘆

我們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死亡深淵
請為我們撥開一點空隙

留給我們一線光芒

讓我們如藍天的飛魚閃爍跳躍


(1995年6月1日「反核廢 驅逐惡靈宣言」)


1970年,台灣第一座核電廠成立,原子能委員會1974年以欺瞞方式決定蘭嶼為核廢料掩埋場;達悟族人發起抗爭,卻換來政府一句「不放蘭嶼放哪裡」的回答;台灣電力公司雖宣稱核廢安全無虞,但卻爆發管理疏忽,導致核廢外洩的危機。


多年來,環保力量不斷與政府能源政策搏鬥,政府依然堅持興建核電廠。今年4月全國能源會議,專家學者與環團皆因核電會衍生核廢問題而支持再生能源發展,行政院長劉兆玄卻在爭議聲中宣佈:「核能是過渡選項」;甚至早於3月就公告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澎湖縣望安鄉東吉嶼為「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候選場址。


台電公司表示,科技與時俱進,核廢已有安全完善防護措施、獲選的最終場址將得到50億元回饋金,自3月起便積極在地方進行溝通宣導。長期關注核能問題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指出:台電在媒體及地方宣傳中,刻意減低核廢料的真正危害。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執秘王舜薇表示,台電對人口稀少、資源不足的鄉鎮,總藉「協助地方發展」之名,提出大量回饋金吸引民眾接受,實際上卻是用重金買下地方世代的污染權。


澎湖欲發展觀光博奕,東吉嶼已大力反彈核廢進駐,促使澎湖縣府祭出文資法,將東吉嶼列為自然生態保留區;雖然經濟部否認,但台電澎湖區營業處卻證實已停止公投推動計畫


走在南迴公路上,「南田」的告示牌顯而易見,但這卻是連台東人都鮮少造訪的村落。拐彎進入拓建中的台26線,便是南田村。南田是排灣聚落,幾乎無發展,因台26線拓建,道路泥濘不堪,房子沾染塵土、失業的居民聚在門口喝酒,宛如死城。

(村落與泥濘的路)

(南田海岸)

南田村本有古道與自然海岸線交疊,海岸上的南田石紋路更因自然刻劃山水風景,深受中國、日本等國外雅石專家喜愛。當地居民希望台26線貫通以發展觀光,不過2007年環團反對拓建,「因為核廢場址就在這條路上!」屏東環盟理事長洪輝祥擔憂,拓建後的台26線將成運送核廢之路。
(拓寬的台26線)


(未拓寬完成路段與拓寬完成路段交接處)

(工程效益空白的台26線拓寬工程)


如今,環團預言恐將成真。居民張先生說:「沒想到核廢場址真的在南田。」探詢核廢事宜,居民都低調地說:「不要談這個。」居民透露,台電雖辦過座談,但當說明「什麼是核廢料」時,卻支吾其詞:「好像是醫院製造的廢棄物吧。」因為長久缺乏資源,在台電高額補償金吸引下,有60%居民願意接受核廢進駐。


為抗議政府處理能源問題的粗暴態度,綠盟日前發起「核廢料放我家」連署活動,希望喚起社會省思核廢料衍生的社會正義和環境問題。王舜薇說,政府最愛談「使用者付費」原則,「核廢既然安全,都會區用電量比南田村、東吉嶼還多、又有回饋金可拿,我們應該張開雙手歡迎核廢料進駐!」


這項連署除獲環保人士響應,不少年輕學子也支持,台大大學新聞社更全體加入。「去年我們也做過類似行動」學生表示,支持行動是想讓政府知道「學生都懂的事,為什麼政府這麼蠢?」


大新社員章雅喬說,大新社曾針對許多環境議題下鄉採訪,去年2月,大新社到貢寮返回學校後,聽聞前中研院長李遠哲說「核能是未來趨勢」,引發學生組成台大「追求卓越,容納核廢」行動聯盟做出反彈。


章雅喬說,政府根本無法保障核廢安全,與其犧牲弱勢生命安全,不如讓台大校園成為核廢料堆放場,秉持「追求卓越、容納核廢」的精神,讓台大成為世界第一座擁抱核廢的教學示範大學。


因台大原分所有一立排寫著「諾貝爾獎得主專屬停車位」,學生認為,李遠哲做為諾貝爾得獎學者,應對能源問題有更細緻的考量,邀請塗鴉達人BBrother設計噴漆,把廢鐵桶噴得像核廢料,半夜運置在李遠哲的車位上表達抗議。



一群台東在地學生也組成「台東美又美」聯盟,到各部落奔走宣傳,呼籲民眾重視核廢問題。「台東美又美」聯盟成員田裕銘是台南大學國語文學系二年級生,他說,永久低放射性廢棄物貯存場將放置一百萬桶核廢料,南田村很多人不清楚核廢料是甚 麼,也不知道公投是全台東人都可投票。


學生認為,如果台電只宣傳核廢料的好,「那我們就要說明核廢料的惡。」田裕銘說,事情不可能只有好的一面,核廢場址 是否要設在南田,需要提出台電沒有說出的真相來討論。


「台東美又美」聯盟有十多位成員,她們上過3天研習課程了解台東原住民文化,也曾浮潛欣賞淺海珊瑚礁,實地走過鄰近南田村的阿塱壹古道。浮潛過程中,看到只有在課本才會出現的美麗珊瑚礁,田裕銘深受感動;行走阿塱壹古道後,更能體會原住民當初從屏東遷移到台東的過程。


因為走過,所以了解。這是台大大學新聞社學生支持反核的原因。章雅喬感慨良多地說,下鄉調查時,她以為自己可以非常「中立」的解讀20年反核歷程,但卻發現自己無法承受居民長久以來承載全島的核能苦難和折磨。


當初台電在未告知民眾土地用途情況下,徵收廣大土地就動工興建核四,聲稱核四建廠有利當地人就業,但當地人卻只能做臨時工或搬運工,唯一興盛的是租屋業和便當店,核四廠對面的7-11永遠都有核四員工上門光顧。


章雅喬指出,當核四正式營運後,建設包商不會留在貢寮,只剩下核子反應爐和少數台電工程師,「到時候貢寮人何去何從?靠什麼營生?」章雅喬訪問 到一群貢寮的高中生,發現年輕人根本不願到核四工作,年輕人說:「太危險了,有輻射。」電廠營運後,可能會全家搬走,這反映多數年輕人的看法。


從核電廠興建及至核廢料最終貯存場,台電宣傳美好一面,但王舜薇指出,核廢若非高危險物質,根本不需評估場址地質、水文;但現實是,政府無法保證完全零風險的核廢處理方式,核廢選址只突顯政府錯誤思維。環團指出,興建核電是為提供高耗能產業所需,政府應重新檢討產業結構和能源政策,否則永遠都要面對「核去核從」的問題。



核安事件表

1 則留言:

戀戀東清灣 提到...

台電的種種行為與說詞其實都是跟美國的能源部與奇異公司學的。我念書的Utah沒有核電廠,而美國政府卻把全國高強度的核廢料全都丟到這個州一處只剩下不到500族人的小部落。

我參訪過這個部落,課堂上也請當地反核團體的人分享經驗,當地部落的人也想跟我們交流,只可惜我們台灣這邊的意願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