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吧,樂生的朋友們





其實,一直希望消息是假的。或是,這不是什麼複雜的地下水層問題,只是下水道危機。2007年,所有人(媒體)都把工程師王偉民提出的樂生質疑當成保留抗爭的棋子。當時,認真地相信這件事,花了好多時間盡可能聽懂複雜的工程問題,但2010年的如今,我多希望這真的只是不入流的手段。


可惜的是,事情似乎愈變愈糟。當樂生開挖、房舍開始產生驚心動魄的裂縫後,一度還是相信著捷運局的「專業」。某程度心中還是願意信任,畢竟,捷運機廠、樂生全毀,牽涉的不是只有硬體或文化這樣的事,而是人命,一條一條人命,撐過無數次迫遷、被囚禁又被錯誤對待的,樂生院民的命。


所以去訪問捷運局,尋求它們的保證。畢竟王偉民的說法太駭人、畢竟樂生這麼坎坷地走到這一步,難以想像還有更壞的情況。捷運局也給了似乎合理的解答─續住區正因安全才叫續住區,非續住區裂是正常的,但我們保證它們不會崩塌。


因此儘管訪問中捷運局對於樂生對工程所造成的麻煩依然感到輕蔑,強調「以前做捷運從沒有人質疑我們」卻避而不談機廠如何從溫仔圳來到樂生、一面說著「這都是政治決定」…已經不太生氣並能好好聆聽、確認捷運局說的每句話,只因為需要保證,需要捷運局斬釘截鐵保證住在這裡的院民能毫髮無傷。


事隔一周,事情卻變了樣。續住區裂了。這裂縫持續擴大。得知消息後前往樂生,遇到捷運局北工處工務主任施勇伸與大批工程人員、台灣省大地技師,他一見到我,臉色一沉,腳步迅速地離開一語不發。不回應「不是說一切都在掌握中嗎」的提問,對於監測是否出了問題也緊閉雙口。直到下午似乎平復了心情、得到授權,他才能在電話裡對我說明。


而這說明讓人驚心。當前一次訪問時他說,經過北市大地技師工會、多家顧問公司做過透水試驗後,數值沒有多大變化、捷運局是以較保守(意即更安全)的方式施作工程,在續住區裂了後他卻說:「我們當初也是相信顧問公司,但現在我們還要再做確認。」所以,找了台灣省大地技師工會,然而,台灣省大地技師工會與確認530方案可的台北市大地技師工會幾乎是同一批人。


剎那間感到諷刺無比,當外界以為「捷運樂生可雙贏」的530方案已經解決了問題,卻在捷運真正開挖後才知道:光抵擋迫遷這件事本身,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鑰匙。




記得關於樂生開挖,過於豐沛的地下水是否會因此壓力失調而像換氣的鯨魚噴氣那樣把樂生、新院區與捷運機廠一起噴走,在工程會、市議會辦了幾次公聽會,沒有結果。王偉民質疑透水係數錯誤、若捷運局按此施作設計將會產生安全的問題,承包工程的顧問公司坦言試驗錯誤,但據聞捷運局北工處長吳沛軫一句「不用怕,他們聽不懂!」周功台就此否認。


於是眾望所歸的捷運開始挖了。每天,坐公車經過幸福與思源路口時,都會看見路口的圍籬上寫著「幸福站」。思源路一整條壠山林企業開發的建案如雨後春筍冒出來、頭前國中操場旁那塊總被我們戲稱會有歹徒躲在裡頭的芒草原,也都鏟平成為建地了。最麻煩的總算解決了啊,樂生。



但怎樣也無法覺得開心。就算幸福站離我家走路只需要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心裡卻記得那些裂縫像蜈蚣、像毒蛇,那麼擔心它們的擴大。因為院民們告訴我:「我們不要搬。」


剛出院的呂德昌阿伯變得很虛弱了。原就削瘦的他在癌症與腳痛的折騰下顯得更弱不禁風,走路更加不便,連說話都更加不清楚。八月中去找他時,他領著我和E進去房間看他床頭旁的裂縫,補過的痕跡那麼清晰,如此駭人。我問呂阿伯擔心嗎?他沒有回覆,只數落著捷運局這樣補強是不行的、說著才補怎麼又裂了…


「呂阿伯,如果真的很危險,我看是不是要先搬?」他沒有回我,卻說:「新大樓現在開始在整修,把原本一間大的變成幾間小的;」他喘口氣,繼續叨唸:「他們早就準備好要把我們都搬過去,我跟妳說,我不會要搬的。」


幾天後,呂阿伯甚至跟樂青說:「我覺得那裂縫不要補了,要給人家看是怎麼裂的!」


這話是埋怨,但不是賭氣。如果,陪過這些院民走過每一次的迫遷,眼見警察如何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公權力如何指使數百名警察攻堅,拿電鋸鋸門、破窗,把藍阿姨從貞德舍逼出來,讓她連回到貞德舍上廁所,都必須在眾目睽睽下脫下義肢證明她真的有傷─院民不會想再搬的。染病之後她們失去自尊,原以為社會已經民主、不再輕視漢生病、能有同理心尊重她們時,她們才發現,幾十年過去原來一切都一樣的,「為了社會」、「為了國家」,她們就是該死。院民不會再想搬的。


這麼簡單的道理要怎麼說才懂呢?她們是用生命換尊嚴,要怎麼說才懂?




雨漣、Cobain、How週六回樂生,她說阿添伯那天哭了。阿添伯對她們說:「以前樂生後山竹筍非常好吃,但送到山下沒人敢買,因為覺得上面都有痲瘋病菌,大家覺得樂生的一草一木上都有著痲瘋病菌,不能碰。現在捷運局來要開挖了,這些病菌就不見了。」


我們有那麼需要鏟除樂生院民嗎?


豪宅已經建設了,分段通車也可行了,還有需要鏟除樂生院民嗎?


捷運局受訪時說:「如果按照我們原本的方案(樂生全拆),根本不會有什麼裂縫或安全的問題。」但這信誓旦旦的發言,卻是在捷運局原以為「正確」掌握樂生地層的情況下,那時候,續住區還沒有裂。如今,續住區裂了。王偉民判斷:「若全部都挖掉,恐怕才更慘。」


想起捷運局北工處前副處長方壯勵曾有的坦承:「當初捷運機廠五個方案,我們是不選這裡的,因為這裡不適合。」地層的變化、狀況,人類是永遠無法正確探知的。人類永遠只能透過模擬的情況推測,希冀工程技術可以補救。但這是賭,倘若,我們不知道、所謂科學的證據是假的,這就是一場終輸的賭局。




樂生院續住區的裂縫是個警訊。如今,捷運局打算再度搬遷院民,顯示情況已經危急。但王偉民說,只要回填土、不再開挖,暫時不會有事。爭議的風頭已過,只要暫停施工、分段通車,花半年時間好好正確地釐清地層問題,一切都還有可以挽回的機會。


唯一的問題是技術官僚的面子。但天秤的另一端是樂生院民、迴龍醫院的病患、捷運施作人員的性命,以及如我一般的新莊人,是否必須承擔更加延長的通車時間。


我們在等專業回歸專業,而非服膺政治。


這個星期二早上九點,八月最後一天,讓我們一起站在台北市政府前,向捷運局的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喊話,請它們正視過去的錯誤。只要退一步,所有事情都可能圓滿解決。就差這一步。就差你的參與。


回來吧,樂生的朋友們

3 則留言:

林林 提到...

很喜歡妳寫的文章
有種別於其他網誌的特殊氣息

剛開始只是喜歡妳的詩
慢慢的 看妳文章是我的樂趣了呢

Chyng 提到...

林林:

這評語真讓我訝異(因為居然是從詩開始的),有一種虛榮感跑出來,哈哈哈。謝謝你:)

摩摩地卡 提到...

想請問8/5行政假處分開庭的情況如何? 有判決嗎?
(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9677927 該部落格無法留言, 故於此詢問)

如果台灣世曦公司當初抽水試驗確有錯誤, 捷運局又一再罔顧工程師王偉民的質疑, 是不是也可考慮對台灣世曦公司和捷運局提出民刑事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