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暖暖



(照片:雨漣)


在生命裡,有些日子,記得比和情人共擁的數字還牢。比方415大遊行,比方530方案,比方1203迫遷貞德舍…。其中一組數字,是1220


三年前的1203,超過五百名霹靂小組粗暴地進入樂生院,迫遷院民藍彩雲。樂生大門被封鎖,台北縣政府架起圍籬,我們曾經以為,樂生就要毀了。


1203迫遷日來臨之前,院民和樂青,曾經一次又一次地,在冷風中,於衛生署前靜坐,要求時任衛生署長的葉金川,接見她們,希望衛生署捍衛樂生院民的人權。


一天又一天的等待,「接見」院民和陳情者的,始終只有警察。葉金川甚至在走後門,被陳情者撞見時,失控地對她們大吼:「夠了!夠了!你們夠了!」然後,武力,讓樂生院的土地,房舍、樹木、天空,以及院民身上,深刻地感受到政府官員「夠了」的力道


那幾天,看著院民在冷風裡陳情,穿著陳舊的衣物,沒有手套,有些則沒有帽子,幾個朋友,一時起意,在網路上發起了「樂生暖暖」的活動。我們募集帽子和圍巾。在短短幾天內,竟然收到了難以計量的帽子和圍巾,質料都很好,寄來的那些不認識的朋友們,細心地挑選柔軟的布料,有一些,甚至貼心地寫了鼓勵的小卡片,希望院民,繼續走下去。



(照片:雨漣)


我和雨漣,分別去把這些暖意收回來,和一群朋友,借著剛開張沒多久的生態綠咖啡店的空間,在那裡包裝,看著卡片, 一直哭。然後,在1220,我們把這些圍巾和帽子,分送給無論新舊院區的院民。


那一天,覺得很幸福、美好,甚至感受有神的存在。


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我來說,如果,如果真的有神,於我就是善的集結。一直深信,是社會小小溫暖的集結,讓樂生走過一個又一個年頭,直到現在的,第七年。但是現在的樂生,像風中殘燭,迫遷告一段落,工程卻來驚擾,如今的樂生,正在走山中。


2007年,為了向社會大眾說明,樂生和捷運並不衝突, 一群部落客發起了百元登廣告、救樂生的活動。成功地讓社會大眾,知道樂生保留的真相。但樂生牽扯的利益畢竟太大(看!新莊捷運到底要耶誕節還是選前通車?)這些利益,使得原本有更好的保留方案的樂生院,被捷運局強制殺價成了現在大家認識的拆遷「530方案」,但這項方案,因為捷運局對地層資訊的掌握不足,使樂生面臨走山危機。由於工程問題太複雜,主流媒體興趣缺缺,樂生院民,不得不,再一次登廣告,向大眾說明目前樂生的危機。




20111215日,蘋果日報願意折扣,讓樂生刊登半版廣告,向社會各界表達「新莊機廠即將走山,樂生院呼救」的訊息,樂青也在文化界人士的協助下,有機會在總統馬英九,到世新大學接受文化界提問的時候,將這張珍貴的廣告親自交到馬英九手上。馬英九當場表示「聽到了、會處理、必要時會召開跨部會協調,以處理走山問題。」


這張珍貴的廣告,雖然有蘋果日報的善意折扣,但對財物窘困的樂生保留自救會來說,還是很大的負擔。廣告費用的支付日期,即將在15日到期,但是還有13萬的缺口。


三年後的1220,樂生院民,需要小額捐款的暖流。誠懇地希望,有更多人能和以前一起關心樂生院的朋友,一起寫下新的「樂生暖暖」的歷史:



如果你是生活費不多的學生,請加入樂青的「反樂生走山」運動行列,參與抗爭行動、回到校園宣講,讓更多人知道樂生的走山危機;如果你已經是上班族,因公無暇參與抗爭行動,希望你能以小額捐款,支持本次樂生在蘋果日報刊登廣告的經費,以及接下來在其他三大報刊登廣告的行動。
目前廣告金額尚缺13萬左右,將委任中華民國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出借帳號,並由秘書處協助處理會計收款事宜,每筆捐款均將開立正式捐款收據,最後明細也將完全公布,以昭公信。(在此一併感謝OURs全體工作人員與理事長黃瑞茂教授拔刀相助。)

捐款辦法:
本活動一律不對外收取現金捐款,請勿將捐款拿給來路不明之人士。
郵政劃撥: 戶名|中華民國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帳號|1622-4584 


活動聯絡人:陳同學 0988-728-647

24 則留言:

小皮 提到...

這種活動有什麼意義?(攤手)

除了自嗨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

把錢灑到大海裡

要樂生的方式就是要清楚精準

就是三隻小豬嘛

停工回填這種事情就是要政府下令做啊

馬騜在位根本就不可能

小英早就為樂生道歉了

要不然你告訴我還有什麼機會

三隻小豬的投資報酬率絕對比無效的登廣告有用

HOW 提到...

我們正在進行我們的三隻小豬。事實上,2007年,我們一天內就籌到了好多小豬。那時候,行政院長是蘇貞昌,準備選總統;行政院副院長是蔡英文,現在要選總統。

Chyng 提到...

How我打賭你的梗小皮不懂XDDDD

給小皮:
先把眼睛帶出來,再攤手。看不懂就想酸人,無聊不無聊?要我告訴你,現在樂生會岌岌可危,民進黨也有參衣腳嗎?誰在期待馬英九或蔡英文?我期待的是一般民眾。不過當然,不包括你。

認真提問 提到...

我真的不懂紀錄樂生為什麼不能使用紀錄片,文獻,研究報告。。。一定要佔一塊地?這塊地的價值在那裡?我從外表看不出他歷史(我的坦白,我沒進去過,看到大門現代化的題字我就沒動力去理解)。對我台灣的每塊地都有他的記憶,這又不是白海豚不能轉彎。而你認為重要的東西,對新莊人是種傷害。試想五十年後 wikipedia 又會怎樣紀錄樂生事件?新莊人的記憶又是怎樣?如果你願意,我會回來關注你的回復。謝謝

提到...

請問一下:

劃撥時,需要備註捐款是給樂生的嗎?
(如果我用轉帳的,OURs如何確認該款項是給樂生的呢?)

Chyng 提到...

瞇:
對耶我都沒想到這問題,要不要你問一下那個負責人咧?因為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對不起>'<

認真提問:
我覺得你沒有很認真提問因為你沒做功課。好好地去把我有關樂生的文章全部看完再重問。

Chyng 提到...

認真提問:
對了先告訴你,我就是新莊人。

Chyng 提到...

瞇:
我幫你問好了!目前給那個帳戶的捐款都是給樂生的,1/5之前都是專戶喔~

匿名 提到...

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一定要活著才可以,明明就可以用拍照、攝影、寫一篇文章記錄的方式來紀念你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請問你為什麼不今天就去死呢?你活著的價值在哪裡?我從你的留言看不出來。(我是不認識你啦,不過看你寫這種留言我就沒有動力認識)對我而言台灣每個人都有他存在的價值啦,不過人的生命也應該跟白海豚一樣會轉彎,提早結束又有什麼不可以?你自以為厲害、從不深入了解就亂發的謬論,對居住在裡面的院民也是一種深深的傷害。

試想五十年以後大家怎麼討論今日的新莊人?台灣人對新莊的記憶又會怎樣?我倒是不用等你回來回覆了,我一定會花一輩子的時間來努力鬥爭,證明你這則留言的錯誤、殘忍、無知與過時。

認真提問 提到...

@Chyng:
人看文章是會有偏見的,我承認我沒看全文章,你基於你的偏見,我基於我的,即使我看完了我還是會問:爲什麽不能用紀錄片取代土地保留。So 不能直接回答 WHY 嗎?我是很認真的好奇想知道爲什麽。畢竟,你要把你的想法散佈給不支持/沒意見的人才有它的價值,而這些人通常也有我們自己心中的 Blog,我們並不需要掃完你的文章草可以問問題吧?(不過如果你還是堅持要看完,mm Fine,我想我能理解)

另外,你是新莊人,我也是哦。所以我也是代表著某部分新莊人的心情(或是大部分[有點猖狂啦,不過應該是不支持樂生or只想通車的數量])

@匿名:
你説話的方式只會讓對於想知道這事情的人,對於樂生的支持者貼上標簽:不合我意,就說人____的不良溝通者。你有想過爲什麽政府會在選舉前是宣佈新莊綫通道輔大而不是保留樂生?(暗示想通車的人比較多吧)但是出來表明和你意見不一樣的人少(不想被辱駡吧?)so,我可以反駁你的立論,但是就不要在這邊吵了吧。

認真提問 提到...

啊,對啦,除了問"爲什麽..."之外,我還寫了些話。那部分是有點心情,如果讓主題(爲什麽不能...)偏了,我感到很抱歉。我應該專注我的問題的。

Chyng 提到...

認真提問:

我還是一句話,你並不認真。如果你「認真地」去理解樂生的問題,就不會說出用紀錄片也行的這種話;如果你「認真地」去理解樂生保留的問題,你就會知道通車跟樂生保留並沒有關係。你有提問的權利,但沒有人有義務回答你。我開這個部落格是想溝通沒有錯,也試圖想讓更多不支持的人理解,但這件事不是唯一的價值與目的,我想你可能也不會瞭解:光記錄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目的。

我不為別人的生命負責。你輕率的提問,讓我感覺,你處理生命的疑問(如果這真的是你的疑問)時,你是習慣把問題丟給別人的。那麼容我嚴格地說,這是活不出自己的。甚至,你連最基礎的尊重別人都不懂。誰有義務為你解答?就連你媽都沒有責任為你解答。

而也容我提醒你,別輕易地說別人帶著偏見講話---這是很嚴重的指控,我在這裡所寫的每一句話,之所以理直氣壯,是因為有事實根據。你呢,你的根據在哪裡?

新莊人不是什麼了不起符號。只有當像你這樣的人來提問的時候,我才會說我是新莊人。我以為人生中,社會裡,是有什麼東西比這符號更重要的,是有比通車短一點時間更重要的,那正是你可以這樣輕易質疑別人的重要價值:自由、民主與人權。保留樂生,是這樣的層次。

我言盡於此,希望你一路好走。

認真提問(被判定為不認真) 提到...

@Chyng 我想我應該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我只想說:如果諸多的紀錄片可以保留某部分的價值和歷史,沒有道理樂生不行。

在我的生活中,不管是商業決策或是一個設計,沒見過處於弱勢的意見會說:你不認真,沒聽進我的意見,你不負責。所以我無法理解我為甚麼一定要認真的,而不是你說服我“紀錄片不夠”的理由(而且,我猜拉:恐怕我沒接受你們的看法前,我都不夠認真)。

“別輕易地說別人帶著偏見講話”,我聽進去了。不過我不認為你我都沒有偏見,這段話的前一段,你很輕鬆的寫道:“你輕率的提問”,你知道要來提出問題是有多少考慮和長久的疑惑嗎?而且預知會被貼標簽?你又怎麼透過三兩篇文章瞭解我的人?怎麼知道我不是在我的戰場上努力?

段末,你問我的根據。我的根據:我上下班個要塞一個小時以上,我看我父母有需要也要跟我一起塞一個小時,我們都以為忍受過了挖捷運的灰暗期過了,會有個 Happy Ending ,可是仍然繼續塞。所以我消逝的時間和生命,我父母的疲勞,其他新莊人的人權,是不是比較沒份量和價值?當你打著自由、民主與人權這種高尚的名號時,請注意另外一半的人也是有相同的權利。

依照古人的偏見:見微知著,你很輕易的幫我斷定了一些事情,你確定你不帶這偏見?去分享你的觀感?(事實上我認為只要是有個人意見的事情,都是有偏見的存在)

小故事:A:新裝線為甚麼只通道輔大。我:樂生。A:甚麼是樂生?

說完。我走了。不過很謝謝你沒像匿名一樣一口就否決了不同的意見

嬋兒 提到...

我今天也匯款了
(也是想了一下前都會給樂生嗎?所以自己就擅自註明“樂生捐款“了)
我覺得有些事情啊
別人不懂沒關係
我們懂得的就先做啊(是說我也沒做什麼啦)
那種互相撫慰(拍拍背)的溫暖感覺
也都只有自己最明白的喔

別人不懂沒關係
真的
樂生的阿公阿嬷們懂得
妳拍拍他們的背
他們拍拍妳的背
乖喔~
乖孫
樂生暖暖

Chyng 提到...

認真提問:

所以,樂生的紀錄片你看過了嗎?樂生的口述歷史你有買嗎?所以,如果你家是為了捷運興建所帶來的房地產利益還不是一般人的通車權益要被拆,你不想被拆而死守卻要被武力迫遷,你也會很開心嗎?

如果你的生活圈裡真的如你所說沒見過弱勢說「你沒聽我意見你不負責」,那你的生活圈真的很小,你真的超需要樂生被保留來開闊你的視野。

老實說我看不懂你在講什麼,問別人問題前先做功課有那麼難嗎?如果你不知道核心是什麼你怎麼可能求得答案?我從來沒有要求每一個人都要支持樂生,那是每一個人的選擇,但是態度是一回事。你把兩件事情混淆在一起。選擇沒有所謂認不認真,懂嗎?

你不選擇支持樂生我也尊重你,那就是你的自由。雖然我調侃你不認真提問,但相反地我的回覆,可是認真地認為你認真在提問,或者說,我已經提供了你解答的途徑但你還是不願意去看。既然不願意去看,代表這問題對你一點都不重要,那麼我,有什麼理由,要浪費我的力氣再說一次?

更嚴重一點講,當你也沒有想要去尊重樂生院民的人權的時候,你的通車人權又有什麼必要要被尊重?理解本來就是互相的、需要互動的,當你說出紀錄片就好、說出白海豚轉彎(你是真的不知道這是荒謬的笑話嗎),就已經顯示了你只有偏見。

我還是老話,你的提問在我數百篇關於樂生的文章裡,我全部都提過、回覆過,你這樣的提問,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後一人,我是依我的經驗作判斷,你要說是偏見也好。但我可以這樣肯定地說,來到這裡看到你的留言的人,想必都不會覺得你是認真地在提問。

我是在樂生的議題成長的。但我不是被動的,而是主動的。這世界沒有什麼不勞而獲的事。你的小故事,對我來說只顯示了這種人的悲哀,因為他不知道,人不是單獨活著。當一個人對周遭冷漠,並以為全世界都有權力為他解答,他也只會得到冷漠以待。

匿名 提到...

你以為你說這樣我就會怕嗎?你不支持又怎地?你是新莊的大多數人?請問你是台灣的大多數人嗎?你敢說全台人民多數支持拆樂生?你以為新莊以外的人們怎麼看你這種為了自己少幾分鐘通勤時間支持拆樂生的新莊人?人家只是不說而已,你可以繼續猖狂,歷史自有公道。

最不屑你這種態度,以為弱勢(或為弱勢發聲的人)就該無條件地討好你、回答你那白癡到你姥姥家的問題、哄得你開心?

我挑明了說,就算我客客氣氣地回答你,你也只會持續那拿些白癡問題來羞辱我與其他樂生支持者而已。

你沒有繳稅給我,你也沒有投票給我,如果你希望被取悅,請你買一張票去看歌星的演唱會。

有誠意的發問我會回答,事實上多年來我回答樂生問題不下數萬次,但是問得像你這麼隨便又輕浮的還真是沒幾個。

提問結束 提到...

我很不爭氣的被你送走又回來看。這次我有耐心的看完你的文章,至少是樂生的 Tag。我看到了你記錄的歷史,但是我仍然沒有找到答案。我想也就是這樣了。

至於你不懂我在說什麼,我並不意外,畢竟你活在你的小圈子也太久了。

我原本再給自己一個思辨的機會,不過應該結束了。

提到...

了解,是專戶。

謝謝回覆。

gthreeliu 提到...

版主,對不起下面講的話很長,但其實有點提問君刺激到,還是希望他能看到。太長的話直接刪了吧,不用通知,不好意思。

嗯......其實我對於樂生,因為長期的不了解,其實是從來不敢去置喙,對於自己一直都用一種遠距離、甚至是漠然的態度去看這件事,其實是有些慚愧的,這是心情並不是針對院民,因為我不了解,所以也無法做任何的價值選擇,這是一直以來,個人對於大多數不能或是還未理解的事務採取的態度──不懂,就不該評論。

這位提問者真是讓我嘆為觀止,原來還真的有人可以對自己的無知、以及因無知造成的偏見有自覺還可以理直氣壯。

我想那位提問者或許會覺得,我就是不懂,所以才問啊,但其實就像是很多人討厭那種網路上或是現實上不自己去試著找答案,就理直氣壯的到處問人,以自己勇於提問為傲、但事實被網友們的熱心寵壞的人,完全忘了除非完全沒有管道可以得到答案,否則別人沒有義務花時間和精力替你找答案、解答。

回到問題上:「紀錄樂生為什麼不能使用紀錄片,文獻,研究報告。」樂生有紀錄片、文獻和研究報告,而且還不少,往骨狗一丟就會有一堆資料跑出來,就是因為這麼容易得到資訊還問,顯現出了提問者的輕率態度,這個真的不是你告訴我說問之前做過多少心裡掙扎才發問就可以說服人的......會這樣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沒興趣,另一個是懶,但取得資訊是這麼的容易,所以實在不用再辯解......很高興後來提問者表示自己去找了資料,接下來就是價值判斷的問題。

不過提問者在得到答案之前就已經有了負面價值判斷了,這是另一個看起來很輕率的理由:
居然因為一個地方「看起來」不像自己認知中的古蹟所以不想去了解、明知不了解還能判定這地方沒有保存價值?明知不了解還能說是「傷害」?你明明不清楚啊?如果只要承認有偏見就表示自己認真理性願意思辨,所以有資格下判斷,那對思辨的誤解還真大......我想提問者最大的問題在於,把誠實和理性搞混了。

「這塊地的價值在那裡?」這是個價值判斷的問題,而且是頗為主觀的,我想整個運動的中心就是在爭執這件事。歷史和文化上的價值或許因為立場不同而有爭議,這是可以討論的(前提是討論者必須了解事實才有意義)。

另一方面對於院民的價值其實非常簡單,只要想今天你從小住到大的家突然要被徵收/都更,不管是因為房屋老舊要蓋捷運拓寬道路甚至工業區,一紙公文下來告訴你短短時間內得搬走,有幾個人能接受呢?這也是現在土地徵收條例在討論的問題;對於老人家來說,補償是一回事(補償公平與否都是問題),生活環境、習慣的變動往往會帶來相當的恐懼,每一個老人都希望死在度過大半輩子的「家」裡,住慣雞犬相聞鄉下透天厝的老人家搬到都市和子女同住,有親人照顧依靠適應不良比比皆是,不要講住要老人中心的,何況這些是長期被社會孤立老病的老人家,能夠想像他們心中的不安恐懼嗎?就這點,他們的抵抗就是可以想像和理解的,就像成千上萬因為自己家園要被徵收的人們一樣。

我其實現在還是不知道院民該不該走,但是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和威權體制最大的差別就是尊重,在於不該因為多數(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多數)就犧牲少數,很多時候多數並不代表正當性;好歹我們也是會提人性尊嚴的國家,否則跟對面也沒差別了。

Chyng 提到...

gthreeliu:
我很高興這個地方能有這樣子的討論,謝謝你:)

憂心者 提到...

其實「樂生保留」運動從2007年5月30日起已經可以改名叫「樂生、新莊機廠保留」運動,因為它像皮膚與肌肉一樣無法分離,因為當時自救會專家就已預測530方案必然失敗,樂生、機廠都會倒楣。

樂生舊院區+捷運機廠+迴龍醫院依序從高處林口台地下來,由於機廠持續開挖,如果哪天上方舊院區往下滑首當其衝機廠會遭掩埋,而迴龍醫院有可能傾斜,所以當災難發生時並非犧牲少數人生命或利益換大多數人行的方便,而是必須付出極大犧牲且機廠重新選址的代價。

有人問沒有「可行」替代方案嗎?當然有!2007年自救會透過專家建議從捷運迴龍站走地下從新莊中正路轉樹林中正路,捷運機廠就設在樹林,有幾個好處:
1. 都市面貌-原本規劃樹林中正路未來要走高架,換成地下都市發展前景大不同。
2. 樹林發展-樹林區捷運可提早建設提早完成,樹林發展更可提早啟動。
3. 經費節省-新莊機廠2007年重新發包增加30億經費共近60億,這些經費用來破壞樂生一整座山,卻換來無法完工的夢饜,但如果拿來延伸到樹林應該也夠了。
4. 工程可行-現在新莊機廠面對高水壓、斷層、順向坡高難度,2007年就有專家斷言不可能完成的結局,但若從捷運迴龍站走地下從新莊中正路轉樹林中正路,幾乎不需徵收民宅及私人土地,更不用破壞好山好水,工期更可確保時間。
5. 文化保留-樂生院若不遭破壞,規劃成文化園區(國外均如此),因為有捷運到達,配合大批綠地山林聚落,未迴龍地區也可創造文化財。
政府一直用少數人破壞大眾利益來轉移施政錯誤,要不要做個有智慧的百姓就看自己。

匿名 提到...

可不可以請問一下現在捐款狀況大致如何?缺口還有多少?之前一忙就忘了上郵局一趟,希望還來得及。

Chyng 提到...

匿名:
不好意思,因為我沒有經手錢,所以不知道款項,不過1/5之前都還可以捐。樂生好像有打算再登一波廣告,所以應是還不足的,謝謝你~:)

Stanley 提到...

版主妳好,

樓上提問朋友所提的問題中,有點到一個議題: 人權

稍節錄這位朋友的原文如下
段末,你問我的根據。我的根據:我上下班個要塞一個小時以上,我看我父母有需要也要跟我一起塞一個小時,我們都以為忍受過了挖捷運的灰暗期過了,會有個 Happy Ending ,可是仍然繼續塞。所以我消逝的時間和生命,我父母的疲勞,其他新莊人的人權,是不是比較沒份量和價值?當你打著自由、民主與人權這種高尚的名號時,請注意另外一半的人也是有相同的權利。

類似主張似乎常常出現在樂生議題,尤其是由新莊當地人提出的論點中: 樂生人有居住的人權,新莊人也有不塞車的人權

那我想提出的是,什麼叫人權。
根據wiki查到的世界人權宣言:
http://zh.wikisource.org/zh-hant/%E4%B8%96%E7%95%8C%E4%BA%BA%E6%AC%8A%E5%AE%A3%E8%A8%80

應可清楚解釋人權的定義。僅提供版主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