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週日中午,人還在新竹出差,和霄裡溪工作隊的隊員邊聊天邊用午餐,C忽然走過來宣佈台北轉述的消息—蘇花高起死回生。語畢,驚呼四起。想起選前大家在Twitter上樂觀地討論,蘇花高應該就此打住;但我狗嘴吐不出象牙說:「等著看,馬根本壓不住地方派系,蘇花高藍綠都要,肯定捲土重來。」


一語成讖。原本打算做完霄裡溪專題後寫蘇花高,時間並不那麼壓迫,但劉兆玄片面宣佈的速度讓人措手不及。我該稱讚他果然是練功的人嗎?週日聽到消息時沒有發作,吃完東西閃到一邊看雲、逗弄小孩,試圖讓自己冷靜一些,但空氣卻充滿雨的味道。


晚上坐高鐵回台北,得知環保團體週一要抗議、樂生週二早上抗議、收到環保署寄來的一週會議行程—週一下午西濱、週三霄裡溪、週四六輕…滿滿的行程,象徵的是政府思維從未改變。


週一行政院前反蘇花高團體抗議,臨時動員人不夠多,媒體倒是大陣仗,除了跑環保的,政院的大概也都到齊。看反對團體人少,電子媒體不斷問:「怎麼那麼少,我們人都比你們多」、「你們要人多才有代表性吧」…嗯,這還是個人頭社會。


去年一整年跑蘇花高,在政治氣氛極敏感的情況下,政院也至少會做做樣子,派人出來接陳情書。但週一那天,第一次沒人願意接,而且是在前一天就告訴反對團體沒人要接,更扯的是,政院大門拉上,直到陳情結束,門才拉開,只留不被接受的陳情書在門口孤單地躺著。


我忍不住在Twitter開罵—


非常不想寫稿。覺得很疲憊。更多是憤怒。憤怒還珍貴嗎?為什麼心裡充滿為什麼?今天蘇花高明天樂生松菸後天霄裡溪週四六輕噢都發局似乎要把關渡平原大破壞,學者都找好等著背書;還有農委會的貓熊金絲猴珊瑚礁。政客怎麼不去死好了!


中午進環保署等著聽下午西濱的專案小組,以為早上的怒氣應該平靜一點可以寫稿了。但發現我不能。盯著電腦螢幕打不出字,然後淚就掉出來。一直到下午審西濱快速道路時都還沒法平靜,結果西濱審完,有條件通過。保育類的大杓鷸很快就要不保。看彰化環盟蔡嘉陽沉重的表情,很難過。在捷運上只剩自己一個人時忍不住又哭出來。忽然覺得憤怒有屁用?政客八風吹不動。


今天一早醒來,其實很不願意(或說不忍)到立院前再看樂生院民陳情。但我得去。一去,發現立院鐵門又是拉上的,髒話忍不住飆出,現在是戒嚴嗎?居然連陳情都不准了是不是?


陳情民眾繞行立院,跟著繞,邊訪問,得知政院兩面手法分化運動,要樂青不准抗議,否則法案不給過,要是樂青配合、法案還不過,衛生署的李舜基就要跟院民磕頭。磕頭有什麼用?現在到底在演哪齣戲?篤定要拆樂生,好,也罷,憑什麼連賠償金額都一再刪減?更何況,院民爭的是口氣,是國家誠懇的道歉!


陳情團體拿的牌子,是死去院民的名字和去世時辰。其中有一個人叫黃再輝。黃再輝,搬到新院區的院民,去年樂生情勢緊張時,一度和舊院區院民衝突、說新院區很好、甚至還曾到新聞局門口罵舊院區院民害他們新院區的被社會大眾歧視怒罵…


今天才知道,黃再輝竟死了一年了。和會長詳談,才知道黃再輝跳淡水河自殺,並且他尚有兩百萬存款。不是說新院區很好、很適合住「人」嗎?會長說,其實黃再輝不快樂,新院區不像舊院區能有深入的人際互動,長年受歧視、又無人在乎,人肯定會憂鬱的。


會長對我苦笑,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要他保重。回頭看見富子阿姨,想起去年九一一她跪下為學生為警察甚至為欲拆遷樂生者祈禱,又是一陣想哭。


跑完新聞,想到明天還有霄裡溪、後天有六輕,我唸著那段經文—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我喃喃唸著,可是愈唸愈感空虛。到了時候、到了時候…什麼時候才是時候?路開了山會復原嗎?大杓鷸走了會回來嗎?院民死了能復生嗎?


我不想對世界失望。



1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加油~

匿名 提到...

別失望, 事情那麼容易的話, 早就成了, 也不需要我們來爭取了. 努力!加油!

hsin 提到...

妳的文字是很有力量的
至少讓我們這些朝九晚五關在大樓的上班族得以窺見發生在島嶼上的大小事

需要關心的地方還有那麼多
能不能逆轉所有的失望?
不知道
但我想台灣需要更多憨人投入
當然
還有上帝的憐憫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

謝謝妳當我們的耳朵
讓我們聽到了微弱的聲音
我們正努力打開眼睛
去注視關心身邊最小的弟兄

願神賜給妳滿滿的智慧與力量
累的時候
請記住有人真的是被妳感動到了
正努力學著多關心這塊土地

Yet學員
hsinyi

Barking 提到...

唉呀唉呀,廢業趴還是哪時候,嚐嚐我的獨家創意(誤)料理吧!Cheer up :)

hsin 提到...

上次妳來YET演講時
記不記得我們說要編台灣環境維基百科?
我是分到雲林大煉鋼廠這一組
(我用sinova0710這個代號)
用了很多妳提供的資料
一直沒跟妳說聲謝謝
感激

目前也編了阿里山BOT案
還沒很完整
有些資料還要再補齊
努力中...

不過
我希望也能在wikia開一個彰化西濱快速道路案
不知道你採訪到的資料可以讓我們整理放在wikia上公開嗎?
如果可以的話就太棒了
(看是要上傳到yet Gspace或是寄給我)

本來應該寫email私下問妳的
不過那天忘了抄email
只好用留言
看完後可以不用公開

yet學員
hsin

Chyng 提到...

謝謝兩位匿名以及Hsin的鼓勵;至於廢業趴要煮東西的Barking有空我會去的。

另外回覆hsin,資料本來就應該分享,才可能有更多人參與投入,你就放心用唄:)有其他資料的話,我也會轉寄給佳達的。

卡五盎 提到...

確實令人生氣
但是我暫時想到的只有轉貼去我部落格
敢問慕情大大
我可以轉載您這篇嗎?

敝人部落格
http://car5on.blogspot.com/
http://wombblocarts.blogspot.com/

感激!!!!!


加油!

Chyng 提到...

卡五盎: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公益類的就不用再問我啦:)  另,謝謝你的鼓勵。

Sksyea 提到...

加油!!! Chyng 大大

有時候因職務之便可以在上班時間看你的部落格,雖然還是坐在椅子上,但是心裡巴不得可以隨著你的文字到每一個現場去做些什麼。

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我覺得失望無力都在所難免,但是只要我們還會感到憤怒的一天,就是我們還沒有對這個世界失望,我也覺得我們永遠的不會放棄。

一起加油!!!!!

cobyyang 提到...

蘇花高的問題不在於地方派系與財團

這種指控是無助於問題的思考

無法解決東部的交通問題,就算這次又擋住了蘇花高,這個幽靈必將復活

海上高鐵為何杳無音訊?

在日本也是節節敗退,連夏季旺季也一樣得減班

昨天與洄瀾夢想的朋友開會

對花蓮人來說,一條安全回家的路,這個口號,真是難以反對

藍色狂想曲 提到...

1.群「賊」樓當有人抗議十,
永遠都是關上的,
我看了這麼多年,它永遠不會開....
2.另外,你前天罵人時,
我剛好站在旁邊。
3.星期天看新聞,蘇花高的shock也讓我X了一下午。
4.另外,杉原和阿里山的案子我想繼續追,
我再找時間跟你聊聊
5.雖千萬人吾往矣,即使只有一個人,
還是要衝到底,
我們都在你身邊,
加油!!!

卡五盎 提到...

哈哈
經您這麼一說
我還是真見外
下次改進

Chyng 提到...

skysea:
別叫我大大:~  最近前輩也才再三教我,要保有孤獨性。不是每個人都要衝到前線去,但每個人都該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要沉默。該說話該行動的時候就做,我們都加油:)

Cobyyang:
是啊,即使寫了連幾篇海上高鐵,也沒用。但我不認為蘇花高的問題在於一條安全回家的路這個訴求。安全的定義並沒有被規範出來,不是嗎?

過去地方政府訴求開路,用了相當多的理由,多半以蘇花高可以解決花蓮所有的問題,還有觀光協會口急說出的已投資一百五十億,那些利益糾葛跟道路開發必然帶來的土地增值,我覺得才是根源。

一條安全的路確實難攻。但回到安全層面來看,在於大家對交通的思維還是太單一,不願改變交通習慣,這使得蘇花公路改善、台鐵再增班,也難以完全應對。

舉例來說,在台北騎機車難道比搭捷運跟公車安全嗎?但台北市騎機車的人並未因大眾交通運輸普及而降低,不願使用,在於便利性,覺得從甲到乙地,騎車可以省二十分鐘、可以不要走路、可以隨時隨地不怕沒有車載....

世文:
在我旁邊幹嘛不叫我XD
那杉原跟阿里山可以交給你嗎,我還想繼續寫霄裡溪,哈哈~開玩笑啦,找一天去生態綠詳談好了:)

HOW 提到...

的確,衝出去很簡單,可是堅守自己的位置更是不容易。

雖然我聽到蘇花高這事的時候簡直幹到翻掉了。一直忍,一直忍著不要寫。

加油~大家都還在的。必要的時候,也都會浮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