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諾努客】貢寮你好嗎

貢寮的沙灘一天一天變小 
住在這裡的人都很煩惱
停建核四的機會沒多少 
未來的結果沒人知道

有一天我的朋友他告訴我
海邊的橋被大海淹沒
消失的海岸線沒人問
美麗的珊瑚礁蓋著石灰粉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你們唱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沙灘唱
我要輕輕地唱 用盡我所有能量
我們不要核電廠

沙灘上面來了青年幾十萬

我要嗨要搖滾青春又勇敢
如果大家一起同聲大聲唱
那會是多麼大的能量


《貢寮你好嗎》


(by顥中


【記者胡慕情專題報導】於是力阻核電只有一個原因:台電「厚植國力、台電與你共創未來」口號,只是對弱勢地區的再剝奪。雖反核運動陷入困頓,但「貢寮諾努客」元年,將是反核運動的新契機。


諾努客元年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指出,「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正如火如荼進行,受益者幾乎全為耗能產業。今年全國能源會議中已明確指出,耗能產業製品必須以內需為主,但現今卻變成外銷。


環保團體痛批,政府總祭出「發展能源救經濟」的邏輯強迫民眾接受電廠等鄰避設施,但對普遍大眾並無益;綠盟研究員崔愫欣進一步指出政府的兩面手法,「當民眾反燃煤,就說燃煤電廠便宜;民眾反核能,又說核能比較便宜。」崔愫欣坦承再生能源發展無法一步登天,但環團只看見核電廠是文字上的「過渡」,而無除役或停用時程。


「反核雖不是火線議題,但卻必須關注。」綠盟指出,核電廠不只危害一處,核廢料掩埋場更會衍生問題,「目前核四因安全問題必須在2012年才可能運轉,我們必須重新醞釀!」國外也有蓋好核電廠不用的例子,環團不希望核電廠及核廢掩埋場的居民,像台塑六輕進駐後的麥寮人一樣必須逃離家鄉。


一起反核去

每年綠盟都會在貢寮海洋音樂祭發起「愛音樂、救沙灘」連署,提醒台灣民眾,貢寮除了音樂祭還有核電廠。但綠盟理事長康世昊指出,海音祭因在連鎖企業的夾擊下變質,使核四廠爭議連帶在節慶喧騰與失去在地脈絡包裝下被大眾忽視。


「我們決定發起自己的在地音樂會!」綠盟執秘王舜薇說,綠盟成員羅敏儀在貢寮發行「貢寮社區報」已逐漸獲得迴響。讓人感動的是,貢寮雖在核四影響下人口外流,但仍有許多農、漁民努力發展在地產業;在羅敏儀串連下,農漁民帶著自製產品參加「貢寮諾努客」,要讓外界知道:沒有核電廠,貢寮一樣能發展。


「一切可以從零開始。」崔愫欣在諾努客元年引進鐵馬影展與反核相關的影片,企圖激勵貢寮居民,也邀請支持反核的獨立樂手到貢寮開唱,希望透過音樂,招徠更多反核生力軍。


值得一提的是,樂生療養院的院民也前來聲援。她們雖不若專業歌手而會漏拍、忘詞,但對政府以強權或利誘等方式分化居民的手法體會深刻。樂生院民改編《弱勢者戰歌》為「諾努客戰歌」─「全國的諾努客啊,勇敢地站出來,為了明天的勝利,不怕任何犧牲」,激勵貢寮居民繼續奮戰前行。





歌手吳志寧則是崔愫欣籌辦演唱會時第一個閃入腦中的名單,「因為他寫了一首『貢寮你好嗎』」。吳志寧的樂團「929」在2004年入圍海音祭,在決賽時看見綠盟擺攤聯署救沙灘。謹慎的他並未立刻參與,「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堪?」


及至他走到舞台附近,才發現真有一台怪手在核四廠施工器材擺放位置附近。吳志寧和工人聊天後才發現,原來幾萬愛好音樂者腳下踩著的福隆沙灘,都是從外地一卡車一卡車運進來的。


「我忽然覺得這個搖滾盛會之於我,蒙上一層悲傷陰影。上萬的青年在一片用假沙覆蓋、因核四廠而萎縮的海灘,開心讚頌搖滾樂與大自然的結合,這是多麼諷刺的場景!」


(by綠盟)

當我們同聲唱

吳志寧在演唱完後說:「沒想到真的在這裡唱了!」他說當自己唱出第一句「貢寮的沙灘一天一天變小」,忍不住一陣激動;崔愫欣也不禁哽咽落淚,「貢寮需要更多人關注!」


除了貢寮,還有台東達仁鄉。歌手巴奈帶著9歲的小女兒,從台東坐了6小時火車無償參與這場音樂會。巴奈頗有弦外之音地唱起《你知道自己是誰嗎》─


「所有的改變你都能承受了嗎/你也想要一個答案嗎/會不會沒有人能回答/為何總重複著矛盾與掙扎/模糊不清的黑白真假/你能不能為自己想一想/你決定輕易妥協了嗎/是真的已經無路可走了嗎/你無法讓自己的心平靜嗎/你無法讓自己更有勇氣嗎」


「一直到很後來,我才知道自己不是中國人。」巴奈意不在挑起民族情結,而是述說著原住民長久被迫流離的狀況。巴奈說,山林資源被強佔,原住民被迫流浪,「現在還要在我們美麗的台東放核廢料…」


忍著哽咽,她望著自己帶來的核廢料桶道具開起玩笑:「現在去演唱,只要可以,我就帶著它,不過,乘客一看到就會閃。」玩笑背後的故事是殘酷的,巴奈說,台東近年有許多藝術家聚在都蘭創作,「我們要的是音樂及文化產業,而不是核廢料與回饋金!」




雖在反核挫敗下,尚且沒有青年幾十萬和吳志寧一同高唱「我們不要核電廠」,但至少有數百人受到音樂感召前來。她們在炙熱的陽光曝曬下,隨著吉他聲唱和。而高歌的不只年輕人,也有滿頭花白的貢寮奶奶。


居民吳周美香認為,「核四這麼不安全,不該給它運轉。」吳周美香強調,貢寮的好山好水不能成為核四獻忌品,若能成功阻擋運轉、將核四廠區改成反核紀念園區,對貢寮來說更有意義。居民蔡昌憲也說,若反核運動能受到更多人關注,「相信在地年輕人會投入!」


即便低潮,也要前行。伴著巴奈的歌聲與浪濤,黑夜來襲,3天的「貢寮諾努客」暫告段落,但非核家園理想已重新燃起。崔愫欣期待民眾像韓國蒲安反核廢料掩埋場的《蒲安的祭典》中居民說「我是這塊土地的主人」的夢想,在諾努客元年宣示貢寮人擺脫政治力後,已開始出發。(完)



延伸閱讀:

【貢寮諾努客】無核幻夢二十年
【貢寮諾努客】當回饋金掩蓋一切
一起諾努客
環團:反核能,給再生能源機會
無視碳減量,工業局力推耗能產業
諾努客之貢寮初體驗
諾努客之我們要唱垮核電廠
核廢料放我家連署活動
核能復活 核一廠擬研役二十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