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能為中科三期做什麼?



昨天休假,在家讀資料,手機傳來短訊通知,本來懶得看,但在房裡玩貓的妹自動遞過來,打開後愣住,傳來簡訊的是彰化環盟的月英,簡簡單單幾個字:「最新消息!中科三期法院裁決環評無效。


跳出收件匣再點進收件匣,確認了幾次才不可置信地叫:「幹!真的假的!」后里鄉農業與環保協會理事長廖明田的那雙手映入腦海;也想起二○○八年七月,到后里和農民談她們的狀況時,她們無奈又氣憤地說:「我們看不懂環評書啊…」


那時候,中科三期已經動工並有部分廠商營運了。環評結論本要求「營運前」進行健康風險調查,但進駐的廠商瑞晶電子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營運。直到當地議員高基讚爭取了兩百萬經費,健康風險評估才開始進行。而雖環評結論要求,健康風險評估結果若對居民有顯著不利影響,「廠商必須無條件同意停工」,但即便后里鄉各村抽驗55歲以上居民共68人的血液進行重金屬與戴奧辛分析,戴奧辛超過30標準值的15人佔22%、另外4人也超過28標準值,且也爆發砷污染,但依然沒有停工這回事。


我記得農民個個愁眉不展地說:「好好的家、土地,葡萄和花都不能種,連人都不要活了。」


工業率先進駐,就是周邊土地炒作的開始。這是后里農民的第二個惡夢,除了土地健康被污染,還想進一步將非都市土地擴編為都市土地。台中縣府雖在計畫中提出發展田園農莊、遊憩農業等內容,但中科進駐後,農業發展已被腰斬。土地再變更,根本是要農民再死一次。


幸虧,中科特定區的計畫未過;彼時,環團與律師也開始協助居民打行政訴訟。二○○七年六月時居民提起訴願,卻遭駁回;她們再拚,上訴到高等行政法院,司法還了居民公道,以「中科三期開發案未進入二階環評與辦理健康風險評估」等理由,判決環評無效。當時真是振奮人心,但只有一瞬間;不久後環署很「硬斗」地再上訴,然後纏鬥近兩年。終於在周四,最高行政法院判決確定:環評無效!


握著手機,回復鎮定後立刻撥電話給C大叫:「我跟你說一個好消息!」不約而同地想著「中科四期或許有轉寰餘地」!掛了電話躺在床上傻笑,但不久後卻激動地哭了出來。邊哭邊開msn丟訊息給阿梅,跟她報告這個消息,她立刻說「明天來做!」我們都知道這個判決的意義,在這個時刻,究竟有多重要。


和阿梅一直祈禱,「該給環境一些鼓勵了吧」?邊哭邊想像后里農民得知這個消息不知道有多高興;去年底相思寮祈福晚會時,防制中科污染自救會發言人詹德健抱著這麼多年來她們一路從抗爭到司法的各種書件及中科開發後的影響,對相思寮居民報告,他說:「我們還沒放棄!」比氣長,不信公義喚不回。但也擔心,行政系統得知這個「頭殼抱著燒」的消息,不曉得會出什麼奧步?或是終於反省認錯?

撥電話給律師詹順貴。詹律師說,定讞後,環署就不能再上訴,也就是中科三期的開發將無效,核發的開發許可也應該撤銷,接著就是重做環評,且應進入二階環評審查。

掛電話後打給環署綜計處長葉俊宏,他在接我電話時,明明就知道這件事了,但卻跟我說:「還沒接到判決書,不回應。」並且大概是我太興奮了一時沒說清楚,把最高法院誤說成高等行政法院,但之後再對葉俊宏說了兩次正確版本,他還是說不知道、不回應。


今天到土城彈藥庫聽各科學園區、工業區、都市土地開發受害者的心聲,參與中科三期開發案的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和詹律師都到了,再次講起中科三期。


本全老師接獲消息時人在捷運上,猶豫很久要不要撥電話給廖明田。「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講很大聲。」我笑了出來,很能明白本全老師的意思,記得本全老師這樣形容參與中科三期開發案的心情─


最後一次環評時,我很早就起床了。睡不著,拿香拜拜,因為覺得這案真的擋不太下來,覺得做得還不夠多;我太太發現我起床,走出來問我「怎麼了」。然後我就忍不住,痛哭流涕。


第一次聽本全老師講述這段心路歷程是在他的研究室,聽了好難過。每個重大開發案都是這樣折騰人的,而協力的團體或學者,所承受的遠比當地居民還要少、還要少。本全老師說,中科三期「行政程序不正義」,還好有司法還給居民一點正義,但仍「為德不卒」。


因此我們這樣期待:環保署應該醒一醒。依本全老師的說法就是,「環保署要從中科三期這個案例學習,不要再當『清道夫』,把居民、環團從開發這條大道上『掃掉』!


但就在傍晚離開土城彈藥庫,連上網收信後,環保署卻寄來這樣一篇澄清稿(或是鎮定劑?),首先一如昨天我和W在猜環署接下來的行動時,W說「推給前署長張國龍」;所以在稿件中看到張國龍三個字並沒有太意外,但接下來出現的名字真的讓我想昏倒─徐光蓉、詹順貴、李根政、周晉澄、文魯彬…環保署說─


雖然本案審查時曾有媒體報導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關切及環評委員文魯彬表達抗議的消息而受到社會關注,但環保署仍對本案審慎審查,特別是當時環評委員會有多位環保團體成員如文魯彬、李根政、徐光蓉、周晉澄、詹順貴…等擔任委員,積極參與審查,在多次專案小組及環評委員會議過程中,已針對本案各項環境議題充分討論,以表決方式通過本案,並於審查結論中作成嚴格之要求,包括爭議之健康風險評估議題,要求「如評估結果對居民健康有長期不利影響,開發單位應承諾無條件撤銷本開發案」,相關程序及審查均公開、客觀並以多數決方式決議,最高行政法院判決環保署敗訴,環保署表示不解。

顧不得居然要為這種荒謬的新聞稿浪費我的手機錢,當下分別打給根政老師和詹律師,根政老師聽到以後,雖然說了很多評論,但最具代表性的,應該就是一連串「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就是哈哈哈。環保署繼大發工業區、中科四期環評女士列傳後,再創一篇經典文!


拜託!被點名的人,當時全部、通通、完全反對好嗎?


把張國龍拉出來幹什麼?再把蔡英文介入這件事講一遍幹嘛?九成九是想說「通過也是前朝政府爛透了官商勾結」;至於通通把反對的人列出來是想講什麼?「這些人真是奇怪,審查通過的是你們,現在來告的又是你們!」這樣嗎?


可是怎麼不像根政老師說的:既然都要點名了,何不把當初誰贊成、誰反對的名字全部公佈出來?當時環委共有八位學者,反對與贊成比例是八比二;但最後結果卻是十比八(或十一比八,有點忘了),因為官派委員全都投贊成票


詹律師直言,拿當時反對的委員背書、對外又宣稱要等收到判決才做回應;但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主文都出來了: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與詹XX等6被上訴人間環境影響評估法事件,不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6年度訴字第1117號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文:上訴駁回。 上訴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完全不理解。若要等收到再回應,新聞稿是發來塞記者信箱嗎?主文每個字都寫那麼清楚,環署不是最愛講「依法行政」,怎麼不立刻告訴社會,你該怎麼行政


和苦勞網的陳寧坐捷運回家時在沙盤推演,想,「愛惜羽毛」的署長沈小毛會不會在收到判決書後下令勒令停工、重做環評。詹律師和本全老師都說環署不太可能,畢竟一停工,代誌就大條了。大條不只因為已經有業者在喊國賠(真的很機車,當初會過還不都你們給的壓力!),還包括經濟日報報導的:


中科后里園區七星農場環評敗訴定讞,恐導致建廠中的友達第二座8.5代廠(L8B)勒令停工,不僅千億元的投資因此泡湯。友達新產能若無法及時開出,台灣在全球面板市占率與競爭力會跟著下滑,並導致面板二度缺貨,韓廠受益最大。

友達有兩座8.5代廠,第一座8.5代廠(L8A)位在中科三期基地,至去年底的產能已提升到4至5萬片玻璃基板,由於市況太好,L8A從去年底的淡季以來,一直以滿載產能在運轉,也由於今年面板景氣展望佳,促使友達加速建造L8B。

位在中科后里基地的L8B,目前外殼的主體工程已建設的差不多,該廠預定在8、9月時移入機器設備,規劃產能為5萬片玻璃基板。友達本周還在與設備商討論,希望能提前一、兩個月裝機,以迎合下半年的旺季需求。

若是L8B因為環評因素遭勒令停工,將對友達產生重大衝擊。因為L8B是友達今年唯一的新產能,主要是應付32吋至55吋的液晶電視需求。尤其在大陸液晶電視買氣不墜之下,32吋是最缺貨的電視面板,友達的供貨,可能受到影響。


這意味著友達很可能就此堅定去中國的決心,雖然友達員工都說,友達本就不會進駐中科四期。


但也因為代誌這麼大,難保不會想方設法找洞鑽,畢竟友達在中科后里基地的主體建設已差不多,若要趕在下半年大量生產,此時友達去中國也來不及了。所以,我很惡意(悲觀)地想,環署應該還是會「依法行政」地喊出勒令停工,但是廠商可以不管地繼續營運,反正,環署最愛罰錢了嘛,而且,中科三期開發單位也是中科管理局,罰罰罰、連續罰,也都是納稅人的錢,誰叫你們(人民)愛告呢?


然後,環評重做就重做啊,要進二階就進二階,範疇界定會議一樣可以每周開一次會,像國光石化一樣三週就解決;缺乏健康風險評估是不是?沒關係,資料早就有了,雖然有戴奧辛那麼高,可是,反正也還釐不清是不是中科害的啊。不就一貫這樣?健康風險只要講到罹癌率,就是居民窮、居民生活習慣很差。至於實質審查,絕不會像最高法院纏訟兩年這麼久,依環署在中科四期的好效率,三個月要過也沒問題!


環保署,我都幫忙想好了(聘我當主秘吧,啊?)。做這些事,肯定比發文給供水供電單位要求它們斷水斷電讓廠商不能營運簡單得多,對吧!

20 則留言:

Chyng 提到...

轉貼與友人對這件事的討論如下:

W:我覺得比較糟糕的是,如果真的停工,包括台灣政府、經濟政策、廠商布局、環保議題的社會觀感(特別是中產階級支持度)、城鄉對立、藍色憤青、綠色憤青等等亂七八糟一堆東西全都會受到實質傷害。而這其中只有憤青的精神會勝利。

當然停工還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但是是一個會有很多爛攤子的選擇,而我不覺得有多少人會在這些爛攤子背後找出真正該負責的政商結構。

H:說實在話,既使是抱持著看好戲的立場,但都對接下來的發展憂心。這一下子環保以及最單純的(程序)正義(相對其他來說),會瞬間複雜破表

就這點而言,如果有人要說樂生一點都不具進步性,我徹底同意。樂生不過是大結構下的一個小結構出了毛病,但中科三期還評這件事,可以說是會搖動整個大結構的判決啊。這個判決捅了一個超大馬蜂窩/.\

後面誰來主導論述才是更重要的。接下來不是事實的論戰,而是競爭論述的主導權戰爭啊。

我覺得這件事直接摧毀的是環保署本身。怎麼想,廠商都會掌握洗版的能力,而國科會將因此而取得和經濟部抗衡的能力,而其他的管制將蕩然無存(就是回到國科會球員兼裁判)

我:確實有可能,尤其在部會確定整併的情況下。環評的否決權聽說已經要全部拿掉,但還在龜;這次事件若廠商壓力大,難保不會加速進行;到時候各開發核可權利就會回歸到行政部門本身。

Polo 提到...

看到本全老師拿香拜拜那段真的有被感動

加油加油!!

主流媒體(聯合中時)都在鼓吹經濟建設重要, 中科三期不做台灣會倒, 是不是有那位老師可以投書媒體把前因後果講清楚,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看到Chyng寫得這麼棒的blog文

馬政府很明顯是會依法行政的, 但是看到經濟部反駁監察院中油A錢75億的作法, 就知道肯定會用"走流程"的方式霸王硬上弓地讓三期再次環評強行過關

不過總之是有了一個新的出路, 為台灣人民感謝你們大家的努力!

匿名 提到...

中科三期還另外牽涉到到中科特定區都市計畫, 強徵一千多公頃農地, 嚴重破壞農民生計與生態

正如文中廖老師說的, 政府不應扮演清道夫角色, 為資本家掃除農民, 不然必定會報應再選票上

k 提到...

最高法院 ( 誤 )最高行政法院 (正)

Chyng 提到...

k:
啊,謝謝勘誤~

匿名 提到...

楊文科直呼不可思議,並立即成立危機處理小組,與行政院國科會及環保署聯繫。楊文科指出,友達后里建廠一旦 受阻,他擔心也會衝擊友達在中科二林園區的4,000億元次世代面板廠投資意願,對我國光電產業全球競爭力,無疑是一大打擊。

那這麼一來, 不是正好為中科局與卓伯源解套了, 反正AUO本來也不會在中科四期蓋廠. 中科三期四期乾脆一起廢了, 連中科特定區也不需要設了, 真可謂台灣人民皆大歡喜的大事

匿名 提到...

有人可以告訴我這份判決的字號嗎?
我想去下載下來閱讀

ASITY 提到...

昨天聯合報已經有一篇文章用「產業損失競爭力會輸給韓國」攻擊停工了。

ASITY 提到...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1/5382662.shtml 產業開發論述已經開始醜化這次判決了

Chyng 提到...

Polo:目前老師們有在思量了,謝謝你的建議。希望這次的衝擊效應可以往好的一面而非更敗壞的狀況:)

匿名一:是啊,強徵土地愈來愈嚴重,在各地不斷上演,手法也都一樣,該是有些壓力。

匿名二:是不是解套我不那麼確定,相信在這樣的產業政策下,友達三期出走確實會有蠻大的衝擊;中科管理局希望「根留台灣」我覺得應該是誠心誠意的:P 可能爽只有爽到卓伯源,反正他的目標是土地增值利益。現在就怕他先對相思寮下手為強。

匿名三:我也很想讀判決XD 但聽說判決書還沒製作好,只有主文公告出來而已;屆時有消息再告知。

Asity:謝謝您提供的資訊:)


btw,各位,可以讓我知道你們是誰嘛?也太多匿名了吧XD

PipperL 提到...

產業損失競爭力會輸給韓國?

這個蜜蜂窩一但被捅,的確痛的不只是環保署、中科業者。還有中產階級、股民等。

不過該痛的還是要痛,與其要政府當「清道夫」把民眾和環境清掉,那不如真的好好痛一次把正義這件事情搞好....就算是程序正義也好。

競爭力這回事,有時真的很像是失敗者的藉口。

驍驥 提到...

資本家目標是賺錢。

政府目標應是國家整體競爭力,只會幫資本家賺錢不等於競爭力。

人是國家根本。

能力不足的企業為了獲利會對待員工如敵人般的事事操控。

能力不足的政府若為了幫助企業獲利也將百姓當敵人般的對待,那真是台灣一般中下階級人的不幸。沒有了健康快樂的中下階層的人,漸漸的將會是台灣整體的不幸。

政府的角色不同於企業,我的結論是政府能力不足。

Polo 提到...

誠如版主友人W所言深層結構問題

產業發展不是零和遊戲, 沒有人希望產業空洞化及外移, 包括環保團體. 但是我們需要思考損益兩平的問題, 今天企業投資也會思考損益, 國土開發國家政策難道就不需要思考嗎? 我們要得是均衡的經濟發展, 不是前蘇聯軍國主義國家那種岐視性剪刀差式的經濟發展. (犧牲非工業利益, 發展工業)

再者, 政府沒有能力造成產業出走, 不是環保團體的問題!政府粗暴地通過環評再先, 擅自答應廠商建廠再後, 導致現在要停工要遷廠. 應該懲處的是政府蛋頭公務員吧? 中科公務員這麼失職, 現在捅了這麼大簍子, 國科會都不需要給予行政懲處嗎? (廠商建廠不是也需環評嗎?為什麼旭能及AUO在三期有爭議的情況下依然可以取得建照? 這個版主幫忙解釋一下不太了解前因)

另外版主說的強徵土地, 下會期產創條例應該會比照馬主席說的硬起來, 硬要過, 所以未來一年可以預期以各種理由強徵土地, 圖利資本家的事件會越來越多, 畢竟政府是以資本家視角, 還是老百姓視角治國, 已經是很明顯的事了, 看了版主的相思寮記事, 這些未來事件應該不難預測.

Polo 提到...

中科三期更連結中科特定區開發, 把居民安置在工業區周邊, 還是高度汙染的工業區旁, 宣稱是田園農莊, 這應該只有台灣會看見吧?

為什麼台灣政府眼中總是充滿著土地開發的念頭, 就只因為地方大樁腳大金主喜歡炒地皮嗎?然後就要強徵在當地生活的農村居民的土地, 來遂其所願?

「我們的島」科技之夢裡村長說的很明顯啦, 村民都反對我身為村長, 我只能反對阿!!在地人很明顯反對嘛!!

看到片中有一位阿嬸, 無奈又開心地笑著說一年買兩咖冰箱, 真的深深體會到台灣農民的樂天知命與內心質樸, 因為我們好欺負, 所以專門欺負我們?

政府實在沒道理只為資本家服務?!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科技之夢
(我不知道能否貼youtube連結 大家自己去查吧)

匿名 提到...

或許所有問題的背後就是選票!?
選舉需要大量資金,
金錢到底是資本家多?
還是農民多?
雖然民眾有選票可以制衡,
但台灣的選舉文化無需多言.
慶幸的是台灣選舉文化比以前好多了,
但應該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環境與經濟議題的拉扯總是讓人搞不清楚,
加上台灣政治氛圍與公務體系的文化,
更加讓人模糊.
感謝詳實 快速 精闢報導.

所有的政策就是要能攤在陽光下受公評
台灣才能進步
加油

onewang 提到...

長久以來就不斷的在關心有關於中科三期、四期的案子,而有關於光電廢水的生物急毒性我本人也有在尋找相關的資料,無奈這方面的訊息實在太少,不過看到目前的進展真的令人欣慰,知道製程的人就知道,光電製程所產生的廢水有幾樣重要的副產物,而這些東西在目前的放流水標準是無法檢測出來的(放流水僅針對COD、TOC、T-P、T-N、SS...)但是實際上對於水中動植物的影響還有一樣很重要的指標就是TDS,試想在廢水僅經過生物處理或是化學處理後,還是有大量的離子態污染物排到承受水體,而每個月的收費採樣也只針對以上的實驗項目作分析,至於急毒性這方面而言,我想採樣單位也沒有實際的做過,而廢水處理商針對這方面是否有研究過,那更是值得關切,不知道Chyng或是其他先進這邊有無相關生物急毒性的資料可供參考?我目前僅有看過一份嘉義大學受友達委託作的一份生物急毒性報告,不過報告中顯示出該廠的廢水並不會對生物族群產生衝擊,我想這是值得多加研究的~

林書帆 提到...

你好:請問關於戴奧辛汙染的部分,有確切根據是來自中科三期廠商,而不是焚化爐嗎?謝謝。

Chyng 提到...

書帆:

這就是廠商規避的理由。因為空污並無範圍,很難界定。

林書帆 提到...

唉唉...所以有人要說"明天失業餓死的人比幾年後「可能」被毒死的人重要"也很難反駁囉??

Chyng 提到...

書帆:

它們大抵就是這樣論述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