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大度堰公聽會前

(大度堰將供水給國光與中科 by彰化環盟)


國光石化蓋不蓋還在爭論、中科四期友達還在觀望要不要投資,為提供國光石化及中科四期水源的大度攔河堰卻要在明天舉辦地方公聽會。決定南下採訪,下午回顧了以前寫的環評新聞,不看還好,一看有氣─其中「水利署強調,大度堰的水質不佳,國光石化雖是企業,『但也是使用者,它需要的話,國家能有的資源我們要做合理有效運用』」這一句,真的是看幾次火大幾次。


其實大度堰的開發,中水局一直很為難。有多為難?只要參與過環評的都知道,水利署這種單位,通常都是被大開發案壓著找水源的可憐蟲,大度堰本來不在水利署的規劃中,但因為國光石化被逼到彰化來,迫使水利署得為工業找水。


要水不是「上帝說要有光,就有光」。不論蓋水庫、蓋攔河堰,要看場址、要看水量、要看對生物的影響、要看水質、要看引水路線…這些複雜的問題,讓前水利署署長吳憲雄都忍不住跳出來說大度堰「根本做不成」;可是中水局怎麼說─「只要有條件通過,什麼都可答應」,這麼卑微,就知道水利署承受多少壓力。


問題是,大度堰過不過不是條件交換就好了的事。先別說大度堰開發後到底帶來哪些衝擊,要知道,土地和水幾乎是人類賴以維生最重要的兩項自然資源,但如今為了工業開發,水和土地卻幾乎免費奉送。台灣是水源嚴重短缺的國家,卻為了高耗水產業剝奪一般人民和生物的用水權益,完全忽略「沒那個屁股,別吃那個瀉藥」這句粗鄙卻有力的俚語所要告訴我們的:有多少自然資源,做什麼樣的發展。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各區域需要進行規劃的重要原因。而隨著過去台灣過去無限制的發展,政府也還算有良心地提出「永續政策」,也就是,該暫停一下現在的盲目開發,來看看手邊還有哪些資源可以做什麼事,好好地重新規劃的意思。


於是,若從這些計畫來看,大度堰根本是一個違背所有上位計畫的政策,現在送環評審查,根本只是跑程序─所以,大度堰才會初審就立馬進二階、進二階立馬又過了範疇界定會議、只開一次說明會…這樣的公共行政程序,要毀掉中部重要的大肚溪跟野生動物保護區,鄉親啊,這樣對嗎?



(被蹂躪的大肚溪 by彰化環盟)

翻開大度堰環說書,我們來看看中水局如何美化這個開發行為。環說書第五章中中水局這樣說:開發行為之目的,是遵循「新世紀水資源政策綱領」指導,將河川下游未利用的回歸水開發為工業用水新水源。


一行字好像就把事情交代完了,但若去把「新世紀水資源政策綱領」中的八大項策略措施好好看一看,就可以清楚知道,這八大措施中,僅第五項提及「推廣回收再生利用」,但其詳細內容,也並非將「未利用水源開發給工業使用」。


在第五項的策略中,經濟部都已經明確表示要推動「深層海水利用與人才培育」、「溫泉保育推動」、「促進民間投入海水淡化」、「建立合理透明水價」等內容,唯一與「再利用」較相關的,只有第一項,也就是「籌建水再生利用資源模廠、積極推動水的再生、再利用及再循環使用等科技研發」。


但大度攔河堰是什麼「科技研發」啊?不是嘛?就是已經落伍很久的水泥工程思維啊,哪裡有符合「水再生、再利用、再循環等科技研發」內容?而在這項「回收再生利用」的措施裡,經濟部不都已經清楚表示應該「促進民間投入海水淡化」?但在環評會議中,當環評委員跟中水局這樣建議、給它們台階下,中水局卻說:「此案牽涉含政府的開發案件,基於行政一體、責無旁貸。」政府的開發為了誰?中科四期是為友達這間私人公司,國光有中油的投資,但還是民股為多;更何況,促進民間投入海水淡化跟政府開發有任何扞格之處嗎?


再看環說書第六章關於開發與上位計畫競合的部分,中水局先是提出了「台灣中部區域計畫(第一次通盤檢討)」,表示大度堰的開發是符合中一通中對產業規劃因應而生的內容;接下來,又提到「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表示彰化縣在永續環境及永續產業等領域提出四大目標、十五項策略後,因考量彰化地區沒有湖庫等水資源設施,「開發新水源及合理使用水資源仍為其根本架構」,而大度堰正是新的水源開發。


看起來好像也蠻有道理。但是讓我們再回到「大度堰的水要給誰用」的這個問題。大度堰提供八十萬噸的水源,其中四十萬噸要給國光石化使用、中科四期則需使用十六萬噸,兩者加一加,已用去大度堰快三分之二的水


但在中一通裡,針對彰化地區的工業規劃,並沒有提到科學園區。若要發展工業,應「以都市勞力型及地方資源型工業為主,因彰濱工業區之開發使本地區工業發展規模大幅擴充,未來將成為本區域之重要工業發展帶。」中科四期最後之所以得以順利在彰化開發,是因營建署在中部區域第二次通盤檢討計畫中,強行變更了原被列為農業發展區的二林。但無論如何,大度堰指開發水源是因應「中一通」的說法,完全錯誤。


退一步來談國光石化這項重工業,發展也有其附帶條件。在中一通裡明確表示,工業區位的設置原則是「用水量大之工業宜設水資源豐富地區」。但國光石化設在哪裡?設在大城這個地層下陷嚴重區域,可見大度堰為國光石化的開發,也違背了中一通的原則。


那麼「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又如何呢?在「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中,分別提到彰化應朝觀光與科學園區發展,但這兩項政策在本質上就已互相競爭。在這項計畫中第二節所主張的永續環境的領域、目標與行動策略,第一項明白指出「要減少高耗水產業的比例並避免過度集中」。但國光石化是不是高耗水?是。中科四是不是高耗水,也是。而它們分別位於二林、大城,有夠巧,剛好是鄰居


(我喜歡的水鳥之一:東方環頸鴴 by彰化環盟)


從這裡,更可以清楚知道,大度堰的開發完全不符中一通與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的精神。就更別提在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中明確表示:「加強大肚溪口野生動植物的保育」、「加強河川生態保育」的內容。


是。大肚溪是一條流經台中與彰化的重要溪流,是全台第六大河,也是彰化除了濁水溪外另一條重要河川。這條溪光供應福馬圳(彰化)與大肚圳(台中),就至少灌溉了三千公頃的農田;而台中三分之一的海岸平原與台中盆地,也都引大肚溪水灌溉。但長期以來,大肚溪卻承受著來自台中各地區的污水,在台灣灌排根本未分離的情況下,農田完全被污染。


事實上,在彰化縣永續發展策略計畫裡面已經非常明確地指出,因境內河川水源不豐,排入的民生、工業與畜牧廢水「又遠高於河川稀釋自淨能力」因此水質普遍不佳;而吳憲雄與彰化縣政府也都在環評會中清楚表示,大肚溪每年乾季有六十至八十天取不到水;綜合兩項資訊來看,要嘛大度堰取不到水,要嘛取到了水,卻讓水更少、加重河川自淨負擔,讓農田污染更加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中科一、二期的廢水是排入筏子溪的。而筏子溪是「大肚溪的支流」。寫到這裡,是不是想起另一條溪霄裡溪?這代表科學園區開發後,並不只有新埔居民吃了科學園區廢水灌溉出來的作物。


雖在霄裡溪污染案爆發後,原本將廢水排入筏子溪的中科、一二期廢水,未來已確定要改排入大肚圳下游。但這只是減少了了廢水灌溉的問題,未來這些水一樣會排入河口,反而更直接影響大肚溪口的野生動物保護區。當上游將水攔截,也就代表枯水期時廢水濃度更高。而我們現在有辦法明確掌握中科廢水的內容物嗎?很抱歉,並不能。


一條河從來不只是一條河。改變一條河,事實上是改變了繁多生命與消滅各種可能性。從工業開發以來,水利署一直是找水角色,卻從未面對必要性的問題。大度堰因著國光石化等案進二階,是水利署的最佳練習題。水利署掌控了攸關永續的生命之鑰,能不能振作?明天的公聽會,將見分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