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蓋的事,沒有不顯露出來的




明明知道輕薄的糾正文沒有用,我卻不爭氣地在得知消息的時候振奮了一下。但很快的,在打了幾通電話之後,就回到現實來了現實是冷靜的草爸在Twitter上說的話:「開發的人有福了,因為你們必得地土;弱勢的人有福了,因為你們必得監院的糾正案。


打電話給捷運局、文建會、台北縣文化局。起初,沒有任何人回應,即便我殷切地交待,「不管多晚,請在開完會後致電給我,否則就沒有你們的說法了。」我想維持,非常虛無的公正客觀報導原則;但事實是,這些人連敷衍都不願意。因為他們知道,只要說謊就好了;記憶,只停留在願意記憶的人的腦中。


往常出面回應的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出國了。我問捷運局北工處的秘書,工程進度狀況能問誰呢?電話那頭秘書用甜美的聲音回覆我:「請找工務所主任吧。」請問他怎麼稱呼?「姓施,施主任。」可以請問全名嗎?「施勇伸。」


秘書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我還呵呵地說,「噢,施勇伸主任啊,好的,謝謝。」當時心裡有一股奇異感,但說不出是什麼。直到不斷不斷地聯絡他,他卻都沒有接任何一通電話時。我才突然爆怒地想起,人生中第一次威脅被告,不就是來自施勇伸嗎?


當時在寫樂生的砂石專題,在主流媒體跟著炒新聞時,我有那麼一瞬間,覺得事情有所轉寰。當然,畢竟是過於天真。主流媒體不會認真的,至少,不會在樂生這件事上頭認真。一貫的消費,不論抗爭或是動人的故事。於是,施勇伸否認他是「工務所主任」,即便當初我帶著一雙沒有瞎掉的眼,進到議員李文英的辦公室,目賭她的助理將簽有「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名字的文件拿給我,而我紀錄下他的說法。但他依然否認自己是主任。


當時被迫道歉
而我一度以為,是這樣的疏失讓砂石疑雲的討論無法衍伸。


在經過數小時的等待後,終於等到文建會的官員開完會回電。文建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主任王壽來在電話那頭抱怨。用著一種氣急敗壞、被誤會而焦慮委屈的語氣為自己服務的單位辯駁。王壽來說,樂生院從完全拆除,一直到保留41%,一直到現在的保留四十棟、九棟拆遷重組而其中只有十五棟可續住,是文建會的功勞。王壽來還說,樂青甚至跟文建會道過謝!更讓我不能忘的是,王壽來說,歷任文建會主委都致力於解決樂生爭議。


哦,是嗎?文建會會不會太善忘?五年多來,只有「完全拆除」算得上是文建會唯一「自己提出」的方案。其他的備案,都是民間團體提出,透過政治壓力,逼得「應捍衛文化的主管機關」,不得不妥協地參考民間團體提出的可能性,並在其他政府單位中斡旋所得。


確實,樂生院的阿公阿嬤、樂青等團體,曾向文建會道過謝。但文建會要不要這麼愚笨?道謝,是為了給台北縣文化局壓力要它們審議古蹟;即便這道謝是真誠的,難道文建會忘了樂青抨擊你們的次數遠比道謝多嗎?是不是忘了曾有顆羊頭送到文建會門口?是不是忘了無數次的靜坐?是不是忘了「文建會硬起來」這樣的吶喊?是不是,就連自己說過的「我們無法介入」都忘了?


至於歷任主委,除了陳其南之外,可以告訴我,誰曾真正為樂生踏出一步?尤其是可惡的翁金珠,她自己不都傲然地撇下一句「我是看守內閣,不可能再有任何作為」,然後就跑去當立委了嗎?(噢,或許她現在又會說,國民黨一黨獨大我無法作為,所以回彰化選縣長好了!)


而讓人想遷戶籍的台北縣啊,讓我窘困地感嘆自己為什麼是台北縣新莊市民,為什麼可以在議會殿堂中這樣理直氣壯地說─


文建會92年函覆「尊重縣府之決定」時,並沒有任何團體或個人提出將樂生指定為古蹟之申請。隔了1年多,才有台北市北投生態文史學會申請,當時已決定採拆遷重組方式保存。



要說謊,可不可以等我們這些都還記憶著你們粗暴行為的人都不在這世上了再說謊呢?拆遷重組的方案明明就是不到兩年前決定的事,誰可以告訴我,我們與官僚是否真正活在同一個社會、同一個時空?


你們真的好糟糕。糟糕到沒有詞語可以形容。
但我們會記住的。
並且也請你們記住:「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



延伸閱讀:
樂生保留自救會、IDEA Taiwan、青年樂生聯盟於監察院糾正案聲明

11 則留言:

Hao-Zhong Wang 提到...

真的,我們都會記住,但對於那些不小心忘記了官僚惡行的人,總得有一些東西來喚起他們的記憶。

下星期應該會有去文建會╱台北縣政府的行動,要求立即召開審議。

星期天會有進一步確認的訊息,再通知你唷,加油!

Chyng 提到...

你們也加油:)
16與18號有中科的會議,如果可以,希望不要衝到 ...|||

阿釗 提到...

我從How的部落格連過來的

樂生,一直是一個在我腦海裡的議題,但慚愧的我從未付諸行動去做些什麼。

這篇文章我會記得的~也記得這些人的姓氏與樣子。你們的努力與堅持真的好驚人 ^^~ 我想,我得多擺脫一點才米油鹽醬醋茶的生命,才可能比較會有勇氣


我是How研究所的學弟 金刀^^~

Chyng 提到...

金刀:

不一定要站到前線去的。對阿公阿嬤來說,最需要的是陪伴。甚至於這麼多年來,我覺得那些站上前線去抗爭的,也只是想要陪伴而已。讓阿公阿嬤知道,我們和她們在一起。樂生現在成了施工現場,更難進入,在裡頭也更不舒服,阿公阿嬤更需要大家去走動走動、問安、閒聊。若現實生活如此束縛,能夠暫且做到這樣,其實也就夠了啊。

shinwin 提到...

有些人對監察院的糾正案感到振奮,
我卻是感到心情惡劣...
該彈劾的不做彈劾,
只有一個等同於監察權的「建議案」的糾正案,
哇哩咧!監察院與行政法院的官官相護,實在是不惶多讓呀...
其實這樣的發展,我的心情是相當差的...
包括拖了五個月的「假處分」開庭,還有一堆官員的官腔官調,曾經有一股衝動要在夜黑風高的晚上潛入院內,偷一些「建材」出來...

至於文建會,我早就不抱期望,
這些人所做的努力就是打嘴炮而已,
尤其當我近年開始多跑文化線的議題時,更是有深深感受...

看來,還是別期望官方了,
用自己的力量保護文化,或許是目前的我能想出來最實際的工作吧~~~

Chyng 提到...

世文:
賣阿捏共啦(拍) 話說,我也有想要搬建材的衝動XDDD

shinwin 提到...

年紀一把了還憤青,
見笑了~~~

Chyng 提到...

世文:
不會啊,無感才不是好事咧。而且,你這一點很可愛啊,哈。

yyykk 提到...

請問,可以借轉中興保育社嗎??
我會附上原網址的

Chyng 提到...

yyyk:

公共議題都歡迎自由轉載喔:)

yyykk 提到...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