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來人往樂生院



艷艷好天。


今天是2011年8月3日,距離上一次,樂生療養院來到工程會,也是熱陽高照的2007年9月11日,即將四年。


從2005年一路抗爭到2007年,經過不分藍綠的抗議、陳情、見識各部門推托嘴臉後,樂生遇見了2008年的總統大選前哨戰,爭取到了前行政院長蘇貞昌指示工程會協調樂生保留相關事宜。於是四年多前,院民和抗爭者來到工程會,找當時的主委「吳澤成」。爭取保留樂生和捷運雙贏的最佳方案。


在那之前,揭發貓纜弊案的工程師王偉民,已經指出樂生地層含有大量的地下水,會產生極高水壓;樂生沒開挖前,地下水壓能被土方壓制、壓力平衡,「但一旦開挖,就會產生滑動!樂生和捷運都會毀掉!」



為此,院民和抗爭者先到台北市捷運局抗議,當時負責對外發言,如今已經退休的前捷運局北公處副處長方壯勵只出面講了兩句無關痛癢的話就走了,於是引發激烈衝突。樂青丟了雞蛋、中天等電視台只抓衝突畫面、內容胡報,這事從可怕的地下水壓變成地下道的奇怪議題,沒有引發重視。而工程會吳澤成隨後非常人盡其名地做了所謂—捷運繼續挖、樂生保留39棟、10棟異地重組的「無責成530方案」。


當時工程會副主委顏久榮的名言是:


「王偉民工程師依然覺得有問題,那不能說,他們一直覺得有問題,我們就不動工,畢竟政府已經花了很多錢。」



於是捷運繼續動工,我家附近副都心的建案終於開始動工並且快速興建;而樂生則被分為「續住區」與「非續住區」,原因是捷運局說:「嗯,開挖捷運,樂生一定會裂喔。」所以,非續住區不得住人。


圍籬一片一片架、房舍一棟一棟拆,在2008年12月3日,一樣是美麗晴空的見證下,把院民一個一個搬、一個一個趕進捷運局認定的「安全房舍」。


12月3日之前,已經過世的院民呂德昌,自願住進反省室,只要求捷運局修好所有房舍;12月3日那天,只剩院民藍彩雲在舊院舍死守抵抗。但她還是和另一位高齡院民林卻住進了反省室下方的怡園。那天之後,藍彩雲原先居住的「火車棟」貞德舍拆了。藍彩雲也開始病了。現在的她,少了一隻腳。


2009年6月和8月,我收到樂生聲援者的訊息樂生裂了。2010年8月9日,公視製作人吳東牧,到了樂生一趟,跟著王偉民,拍下樂生院的裂縫。當時捷運局對裂縫的做法,只是用水泥補起來,並且維持「我早就有說會裂啊」的說法。強調續住區不會有問題。


8月10日,聲援者重啓抗爭、到了台北市政府。她們指出,續住區已經有裂縫,但卻沒有得到任何正面回應,捷運局只說,會重啓調查。


8月19日,裂縫不但擴及呂德昌和藍彩雲的房舍,而且上午補、下午裂!這時候捷運局開始緊張,也緊急停工。捷運局當時一度表示不願意受訪、態度不佳;最後雖然受訪,對裂縫一事表示「超乎預期」,但依舊強調「安全不會有問題」、「沒有停工,只是暫時沒有施工」。


8月27日,裂縫持續擴大。引發樂生院民和聲援者,在8月31日再度前往台北市政府抗議,要求捷運全面停工、釐清裂縫持續擴大的原因。


但是捷運局依然沒有正面回應,甚至指責我在8月19日訪問時對捷運局「裂縫超乎預期」的摘錄「不正確」,原因是:「捷運局最先提出的530方案保存範圍只有6棟,6棟之外的保存線都不應住人!」言下之意,目前超過捷運局當初說的6棟保存方案的房舍,出現裂縫,都是「活該」。不過,捷運局表面上還是強調,會請大地技師工會重啓調查,調查報告出爐後「再說」。


然而,報告都還沒出爐,工程卻又開始動了。逼得樂生院民和聲援者,在10月11日,再去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對於動工的解釋竟然是「有些數據要邊做才能邊收集」,但對於施工的工法,也就是在樂生院的地層裡打地錨的這件事,捷運局自己坦言:「沒有辦法固定地層。」


但捷運還是繼續挖、挖、挖、挖個不停!


今年4月,捷運局委託大地技師工會作的調查報告出爐了。王偉民指出,報告中明載,目前捷運局使用的工法,是「短期」、「開挖完成前」才有效。而這些工法要有效,還必須配合捷運局現在每天在樂生院不斷把地下水抽走、維持地下水在20公尺深以下,才有用。而事實上,裂縫並沒有因著大地技師工會聲稱短期有效的工法就停止龜裂,它們還是擴大中,不停擴大。




距離2007年9月11日將近四年的今天,院民和聲援者又來到了工程會。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抗爭者但少了一些院民因為死了、同樣的疑惑、不同的訴求、不同的接見者與官員,不過,竟然還是同樣的回覆內容。



工程會主秘吳國安先是說「我們和院民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他還說,政府是一體的。


但吳國安隨後卻說:「這是捷運局的專業和技術,你們應該去找捷運局」、「捷運局的上層機關是台北市政府」,工程會只介入「跨部會的協調」,並說,「這不是踢皮球,這只是政府在分工。」



從2010年5月至今,已經一年多了。樂生院民找了捷運局一共六次;找了台北市政府,一共三次。甚至,在捷運蘆洲線通車時,都想盡辦法傳遞給馬英九知情。地下水壓的問題,卻和四年前一樣,被無視、被置之不理。


記者會開始前,我拿著小相機,去問候藍阿姨,誇她當了自救會新任理事。看著我她問:「妳有來過我們院區嗎?」我說有的。藍阿姨笑著說不好意思,人來人往的她記不得。我說:「沒關係,人那麼多才好,代表還是有人在持續關心樂生的問題。」


記者會後,我存疑。

沒有留言: